“高启强”五音不全被上千万人围观,歌声后藏着K歌软件的狂飙江湖

涂梦莹
2023-02-03 13:39:18
来源: 时代周报
k歌软件狂飙后降速

2月1日晚,开年爆款剧《狂飙》大结局落下帷幕,但饰演高启强一角的演员张颂文,却在另一个平台意外“出圈”。

“高总,这是在白金瀚包厢唱的吗?”“强哥,唱得真好!我可以应聘强盛集团吗?”在全民K歌软件上,网名为“张先生”的账号关注暴涨,相关微博词条更是阅读量高达数千万。

该账号主人正是张颂文。“黑帮老大”独唱了160多首歌,五音不全却饱含深情的反差人设,迎来剧迷们调侃,还有人戏谑“全民K歌下载量连夜飙升”。

张颂文在《狂飙》当中的造型/图源:剧集截图

凭借演技火了一把的张颂文,又意外带火了唱歌软件。

实际上,在线K歌平台战事也是一场狂飙江湖。

从最早入局的唱吧,到先后踏入赛道的阿里、腾讯、网易云音乐,再到后来者字节跳动、快手等,都一度投入抢滩布局线上K歌市场。

但近些年,在线K歌平台正面临用户流失、营收增长瓶颈的挑战,部分平台甚至走向关停。

2月2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线K歌市场规模有限,已经到达天花板,难以找到发展机会。“行业已是昨日黄花,不再是创业发展的优势赛道,看不到重新再来的机会。”张孝荣说道。

在线K歌,真的已经不是一门好生意?

K歌一哥争夺战

这几天,随着《狂飙》大结局的落幕,剧迷们的追星现场,已从视频网站转移至全民K歌。

“看了《狂飙》,买了《孙子兵法》,下载了全民K歌app,还想吃猪脚面,想去江门、台州游。”这是近期大多《狂飙》剧粉的心境。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点开张颂文的K歌账号,热情网友们发现张颂文全民K歌作品多达160多首,包含翻唱《听海》《贝加尔湖畔》《那女孩对我说》等经典华语流行曲。

截至2月2日,张颂文全民K歌账号粉丝涨至17.1万,热度最高的歌曲为《听海》,甚至成为全平台热门作品榜第一,播放量近50万,引发无数用户刷榜送礼。

全民K歌官方甚至紧跟热点,新建了歌单“张颂文K歌唱单精选”,紧握这场流量红利。

不过,哪怕没有这场意外的流量,全民K歌在唱歌软件同行中,各项经营数据也都是压倒性的TOP1,称为“江湖大哥”不为过。

倚靠腾讯音乐的全民K歌,可以说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上线仅三年时间便拿到4.6亿的用户量级,并扛起腾讯音乐营收大旗,蝉联国内“在线K歌”分类榜单榜首。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1—10月,中国在线K歌App中,全民K歌平均月活在1.3亿左右;其次是唱吧,但月活仅为2000万。

但如若回到2012年,早年的唱吧才是江湖主角。

早在互联网巨头们涌入前,唱吧就开启并引领了线上K歌的潮流:2012年5月创立,上线首日平台注册用户便破10万,上线五天拿下苹果App Store中国区总榜第一,风头正劲。

2017年前,唱吧以平均一年完成1轮融资的速度扩张,最大一笔公开融资高达4.5亿元,主持人何炅、汪涵、谢娜均是其明星股东。

“刚上大学那几年,正好碰上了线上K歌的热潮,在宿舍里天天玩唱吧,还转发到QQ空间求点赞。”曾是线上K歌资深用户的Lydia(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身边的同学朋友,手机几乎都有唱吧的App,像是除了聊天软件之外的另一种社交方式。

巅峰时期,唱吧一度估值43亿元,搅动了在线音乐行业原有格局。

但出尽风头的唱吧,全盛时期却没有坚持多久。

2014年,全民K歌正式推出市场,仅用短短3年的时间,就稀释了唱吧所积累多年的月活,此后坐稳线上K歌“一哥”宝座。

这与全民K歌背后倚靠的腾讯音乐加持相关。据唱吧创始人陈华透露,唱吧上线之初,同样从腾讯导流,有50%的用户都来自与QQ互联,但当全民K歌推出市场后,唱吧就失去了流量导入。“我们没‘干爹’,它有‘干爹’,综合优势太强大,没得比。”陈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

“线上音乐市场一直有很强的社交属性,线上K歌属于很好的切入口,这是之前很多资本想要争抢的原因。”2月1日,资深音乐行业人士张韵乐(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拥有社交优势的平台或巨头,自然会选择入局,这是“兵家必争之地”。

图源:图虫创意

全民K歌狂飙后降速

在线K歌的确一度是“风口上的猪”,引各家布局。

如细数江湖成员,主要分为三大类:一类是独立的在线K歌平台,如较早成立的唱吧;一类是音乐巨头布局落子的产品,如腾讯音乐的全民K歌、阿里音乐的鲸鸣、网易云音乐的音街等;另一类,则来自互联网后起之秀的强势搅局,如字节跳动、快手分别推出的抖唱、回森等。

激烈竞争加速了市场规模的“狂飙”。据《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至2019年,在线K歌行业月活跃设备数已达2亿。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行业用户规模已突破10亿人。

用户规模增长,但唱K软件的商业故事却不好讲。

早期,发展桎梏来自于音乐版权。“很久没有用唱吧了,我已经卸载了App。”Lydia坦言,如今,自己会优先选择全民K歌,里面的歌曲比较全,偶尔还会充充会员。

“大量的音乐资源需要合法授权,这限制了在线K歌公司运营的范围和资源。”有音乐行业资深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无疑,拥有海量音乐资源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版权上更具备优势。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还深谙音乐社交玩法,直播打赏、给创作者刷礼物、会员增值服务等等,都是信手拈来的增收模式。

以张颂文“张先生”的全民K歌账号为例。短短几天,张颂文K歌账号排名前列的作品播放量暴涨,登顶热门第一的翻唱作品已有高达百万的“鲜花”礼物。

图源:张颂文全民k歌账号

看上去,唱歌软件如能解决版权难题,再加上社交消费属性,这套商业模式已趋于成熟。但近年来,哪怕已坐稳行业“一哥”宝座的全民K歌,却仍难掩业绩下滑的趋势,狂飙之后迎来降速。

去年11月,回归港股后的腾讯音乐,在财报中透露了全民K歌的最新近况。财报显示,2022年Q3季度,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服务收入从2021年同期的49.2亿元下降20%至39.4亿元;同时,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6%至740万。

此前,社交娱乐服务一度是腾讯音乐的支柱业务,业务比重一度超过了70%。这项收益主要来自全民K歌的虚拟礼物和增值会员,但如今,这项核心收益逐渐呈现下降趋势。

唱歌不如刷短视频?

腾讯音乐首席战略官叶卓东曾在2022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坦言,腾讯音乐的全民K歌和直播业务月活都出现了下降,原因之一是短视频行业的竞争。

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2半年大报告》,截至2022年6月,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总时长占比近三成,其中,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观看直播用户比例已提升至88.3%和87.4%。

简而言之,更多人选择用刷短视频来“杀时间”,而不是在线唱歌。

以张颂文账号为例,其翻唱了上百首歌曲,发表频率最高阶段集中在2020年2—11月,常连续数日接连上传作品;但到了2022年,张颂文发表作品的频率明显降低,有时甚至相隔好几个月。

其最新一首歌曲《听海》,就发布于2022年10月,距目前已有4个月。

事实上,就连短视频平台所布局的唱歌软件,都无法抓住用户。如,字节跳动的“抖唱”,快手的“回森”和“小森唱”,均未起太多水花。

图源:图虫创意

行业竞争中,已有选手选择黯然退场。

2022年9月,网易云音乐旗下的K歌类APP音街发布关停公告,从上线到关停,音街APP仅用了两年时间。此前,阿里旗下“鲸鸣”同样因业务调整,于2022年6月终止运营。

但行业“老人”唱吧还在努力。

这些年,唱吧不断调整方向,竭力挽回用户。自2014年,唱吧选择与KTV品牌“麦颂”合作,进军了线下KTV,到不断开拓“副业”,入局手游、硬件以及直播等。

针对唱吧的营收,陈华曾公开透露,主要来源于软件的打赏以及小巨蛋等硬件产品的利润,两条营收线的比例基本持平。

2月2日,时代周报记者在唱吧淘宝旗舰店发现,唱吧旗下硬件产品涵盖麦克风、话筒支架、数据线、降噪耳机等。其中,销量第一的是名为“唱吧小巨蛋”的产品,售价459元,月销达5000+;但除麦克风外,其余类目产品销量一般。

“在线K歌行业近些年的发展中,能够明显看出唱吧转型的瓶颈。全民K歌不断围绕社交,推出新的产品和功能,但唱吧仍未找到合适的商业路径。”张韵乐惋惜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探索高端生活电器经营新模式,红星美凯龙&建发轻工共创潮电荟
2024年泰国风情节在京开幕,天丝红牛以多元能量助力中泰文化交流
平安居家养老与三亚护理职业学院达成合作,产学携手共建居家养老新标杆
激活夏日经济潜力,进一步释放内需活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