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富士康员工:“假期到初十,我有点后悔”

陈熊海
2023-01-29 20:30:15
来源: 时代周报
这里的很多人,三年来第一次春节回家。

这两日,是深圳富士康年后开始招聘的日子。可今年春节期间,与热闹的旅游景点相比,深圳富士康旁的城中村,显得过于冷清。

大概是这里的很多人,三年来第一次春节回家。

大年初二晚8点,被称为清湖新村的城中村,原本数百家店铺的街道,仅有20余家开着,如同星星散落在漆黑的夜空中。这让20多盏灯,被衬托得异常明亮。

一排小吃店中,仅一家开业 陈熊海摄

非春节期间,富士康旁城中村小吃店的景象 陈熊海摄

制造业的假期,比许多人想象的更长。

定居

从深圳地铁4号线清湖北站C出口步行700余米,便来到清湖新村,因为紧挨着一旁的富士康龙华厂区

深圳富士康有两个厂区,分别在龙华与观澜。20年前,龙华不少地方还是一片荒地,富士康在此建厂,如今,龙华已发展为深圳人口中的“宇宙中心”。

清湖新村,有200余栋村民自建房,平时约十几万人居住,大多数为富士康员工,因此这个村通常被视为富士康的第二个“宿舍”。但与春节期间景点的人流如织不同,清湖新村在这段时间里,像一座空城。

大年初二晚上8点,一家生活超市早早地便拉闸歇业。平日,这里的自选快餐店晚上11点仍然食客盈门,如今,一条街上,仅有一家自选快餐店营业,就餐者寥寥。

晚上8点多便准备关门的生活超市 陈熊海摄

清湖商业广场是村内最热闹的地方,这个夜晚,还有数家连成片的中型餐馆正常营业,尤其以湘菜为主。这个特征契合深圳外省移民主要来自邻省湖南、江西的特征。

一排营业的店铺,以中型餐馆为主 陈熊海摄

徐娟(化名)一家人自2008年在此开了一家湘菜馆后,将近2/3的时间春节没回家。用她的话说,老家一年没人住,刚住几天习惯了又要走,拖家带口,太麻烦了。

因此,从开店至今15年,徐娟仅有5年左右春节返乡,其余时间均正常营业。

不过,和去年春节相比,今年店里的生意差了许多,仅相当于去年一半。徐娟直言,除夕夜营业额有五、六万元,其余时间每天仅几千或过万。

“前两年春节,人们不方便回家,倘若平时回去,许多亲朋好友也未必能凑巧见面,但是今年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往家里跑,就是想着和大家团聚一下。”徐娟说。

徐娟店里的员工构成也是如此。因为员工大多数是家族亲戚或同乡,往年,有不少员工春节也跟着徐娟,挣三倍工资。今年,店内大多数员工都已返乡,仅剩一两个人,徐娟一家人便需亲自上阵,炒菜、服务。

对她而言,春节期间开店关店各有利弊。

不开店,租金照交,还要负责员工吃住,能省下的成本有限,这是弊端,尤其是今年年春节留在村里的人不多,所以成本压力更大。

有利的是不管在哪里,都要做一日三餐负责家人吃喝,“把店开起来,不回去的员工还能帮下忙,最多就是辛苦一点,能赚一点是一点,“徐娟说。

定居,往往是这一带餐饮店春节仍旧营业的重要原因。

50多岁的李丽(化名)开店比徐娟还要早一个年头,她丈夫和儿子都在深圳。夫妻俩开了一家陕西面馆,之前在别处开店,去年搬到清湖新村,这也是附近几家店中唯一营业的餐馆。

一片漆黑中,两家小吃店点亮的灯光 陈熊海摄

“老家太冷,开店这些年只有不到5次春节回家,其余时间都营业,”李丽说,今年厂里(富士康)八成的人都回去了,春节生意不好,每天营业额只有一千多元,相当于平时一半。

相对而言,春节期间类似面馆一类的快餐店受到的影响似乎要大一些,这和客源有关,对快餐店而言,大部分客源为居住在城中村内的富士康员工,而饭店则不限于此。

“富士康员工晚间分批下班,从6点到10点的都有,因此饭店一直开到晚上12点,”徐娟说,店内食客除了富士康员工外,还有附近做生意的小老板、物流人员、市场的消费者等等。

她期盼着,春节过后,大多数富士康的员工返工,生意能稍微好一些。“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坚守

这是孙伟(化名)在外过的第3个春节。

2020年春节他回家后,这三年来春节他再没回过家。

12月中旬,他看到富士康招聘小时工的广告,想着过年期间不回家,可以赚一笔钱,可现实确未能如愿。

“当时招工的工价是24元/小时,算高的。我当时想,富士康这样的大厂春节期间不会放假,加上加班费,这两个月可以赚不少钱。结果没想到,自己所在的生产线从1月17日(腊月二十六)便开始放假,一直到1月31日(正月初十)。”他说。

如今想来,他对来富士康这一决定有点后悔。

孙伟来富士康前,工资不低。据他所述,他之前在深圳沙井、光明一带一家小厂工作,该厂主要生产线路板,他每个月有6000多元工资。但小厂大多放假时间早,他所在的工厂1月初便开始放假,且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月,自己在这期间没法赚钱,因此来到富士康。

孙伟和其余5位工友同住一间工厂安排的宿舍,每天仅需交纳10元住宿费。他们同时进厂,这段时间大家都放假了,都没法工作,现在宿舍仅有他一人。

孙伟的宿舍,就在清湖新村内。和孙伟一样留守在富士康的工友,晚上大多喜欢到清湖新村一片不大的社区广场上闲坐,或打游戏、或聊天。这里,以及清湖商业广场门前的台阶,也是富士康工友晚上闲坐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像这样的地方,在清湖新村内还有几处。

坐在小吃店门口桌椅上的众人 陈熊海摄

孙伟不满20岁便出来打工,如今过去数年。“今年不想回家,主要是家庭原因,”说到此处,孙伟也不愿多言。

他说,在龙华富士康厂区工作的工友约有上万人,今年春节,厂里也只剩几百人,绝大部分都回家了。在他的印象中,1月20日(除夕前一天)开始,街上便没什么人,店铺也几乎在这一时间关门,似乎他们就是为了挣我们的钱而存在。

虽然春节期间村内没多少人,但孙伟觉得,即便是今年春节,清湖新村也比往年自己在沙井、光明那边的小厂周边人气更旺。“那边晚上几乎没有店开门,这边至少还有一点开着的店铺。”

这是因为,龙华富士康所在的片区,已经更靠近服务业集中的深圳中心城区。沙井、光明一带,则是深圳制造业集中的片区,不少工厂连片分布,服务业并不集中。

孙伟计划在富士康干到2月中旬,之后回到原来的工厂工作,“现在干小时工,工资一个月只有4000多。回到原来的工厂,更熟悉,工资也更高。年后找工作的人多,富士康的小时工工价也要更低了。”

制造业发达的区域春节“空城”并不是个别现象,时代周报记者春节期间曾到访过深圳、东莞多个工厂集中的区域,不少地方整条街无一家店铺开门。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服务业集中的购物中心,人声鼎沸。而旁边的城中村,有时与其仅隔一条马路,便人可罗雀,形成明显反差。

制造业与春节所代表的他乡与故乡,貌似是两条平行线,难以相交。

从今天开始,工厂附近的大街上也将陆续贴上招工广告,竖起招工牌子,迎接这些从远乡返回的候鸟。

“富士康招募”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信息显示,富士康放假时间从腊月二十七持续至正月初八,正月初九富士康正式开工。一家人力资源中介提供的信息显示,深圳富士康正月初八开始招聘。

候鸟归来之时,岭南也将春暖花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跨界白酒后又卖零食,“烤鸭第一股”全聚德结束三年连亏,等来的却是跌停
股价应声跌停,归母净利润下滑超90%!昔日PE大佬九鼎投资,正被房地产拖累
聚焦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首批70家龙头和专精特企业聚集雄安中关村园区
“吉利公子”入主ST澄星首份完整年报出炉 业绩亏损逾六千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