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春节:“泰漂”三年的95后终回家团圆,夫妻越南务工多年为翻新老家房子

梁春富
2023-01-21 16:25:34
来源: 时代周报
现在,没有比回家过年更重要的事情了。

“我们终于回家过年啦!”2023年1月19日,林健对时代周报记者开心地说道,而就在几个月前,“回家”还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当得知广西口岸取消入境后全员核酸和集中隔离后,林健立即预约在凭祥友谊关口岸通关,打算带着妻子回家过年。1月10日,林健和妻子从越南河内市出发,坐了三个小时的长途客车赶到友谊关口岸,不到两个小时顺利通关,“盼了三年,终于能回家和爸妈吃上一顿年夜饭、一起拜祖祈福。”走在回家路上的林健,声音里满是雀跃。

农历春节临近,家是每个中国人内心最深处的牵挂。自1月8日起,“乙类乙管”相关管理措施落地,像林健这样的海外游子纷纷踏上返乡路。据国家移民管理局分析评估,预计2023年春节假期,全国口岸出入境人数日均将达到6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增长约2倍,是2019年同期的32.7%。

突然收到能回家的消息,也让一些人措手不及。一毕业即远赴泰国务工的张欣,原本计划着今年春节期间和同事再去芭提雅逛逛海景,放松心情。但2022年年底,得知中国防疫政策调整时,她一下没反应过来,“本来我年底已经和爸妈通过电话,说今年大概率又不回家过年了。后来突然听到‘放开’的消息,我有些愣住了。”过去的三年,她数次计划回家,都没能成行。

张欣来不及多想,立刻定了1月10号曼谷直飞昆明的机票。同事提醒她,还没和公司确定好假期时间,先别着急订票。张欣心急火燎地找领导请假,但由于手头工作繁多,她的出发日期推迟到1月16日,当天也没有直达昆明的机票,最好的选择是先落地南宁,再转机昆明,这要多花上七八个小时在路上。

即便如此,她还是开心的,因为现在,没有比回家过年更重要的事情了。

95后姑娘“泰漂”三年

家住昆明的张欣在云南上大学时,学的是泰语专业,“我那时候对泰剧很着迷,就想学泰语。而且当时中国和东盟国家贸易往来很密切,像泰语这样的东南亚小语种在我们云南也算是热门专业。”

依托地缘优势,广西、云南与泰国东盟国家联系紧密,因而泰语专业在东南亚地区更吃香。2019年,时年23岁、刚毕业的张欣便被一家在泰国的中国企业录用,从事现场翻译等工作。初至泰国,张欣到哪儿都觉得是新鲜的,酸甜辣的泰国美食、骑着大象结婚的新人······但新鲜劲儿还没过去,便赶上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

2020年的春节,是张欣来到泰国的第一个春节。即便不是遇到疫情,张欣也没有回家过年的打算。在张欣看来,留下可以和更多的同事熟悉熟悉。而令张欣始料不及的是,疫情延续了一年又一年。从没想回家,到翘首期盼回家,张欣和她的朋友们经历着一次次地盼望,又一次次地失望。

2021年春节前,张欣坐不住了,到处找朋友帮忙买回家的机票,几万块的高价机票也顾不上心疼。但张欣同事劝住了她,“我的假期没那么长,按当时的情况来看,入境人员落地需隔离很多天,回乡之后还有可能被集中隔离,年过不上,那回家还有什么意义呢?”

思来想去,张欣最终还是留在了泰国。这三年,每每想家,与父母通视频和电话是她唯一能解乡愁的药方。2021年初,张欣跳槽到另一家在泰国的中资公司,目前在公司下属的一座泰国工厂任职,主要负责对外事务。厂里中国人不少,两广、云贵地区的同胞居多。每逢过节,大家也都会聚在一起,聊一点家中琐碎,做一些老家美食。

而2023年的春节,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张欣回家团圆的步伐。知道女儿要回家过年,张欣的父母也忙碌起来,准备火腿、鲜花饼,打扫房屋,铺新的床单、被罩。

曼谷机场里,中国游客的身影也多了起来,不少是拖家带口、结伴而来,张欣拖着行李箱赶着去安检时,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举着手机拍短视频发给家人,一边转着圈一边笑着说,“泰国机场,中国人好多喔。”

张欣的心里也在盘算着,过完春节就把父母带来泰国旅游。

回乡后想翻新老房子

林健也已经三年多没有回到广西老家了。他在越南务工多年,开过中餐馆,也跑过物流,现在和妻子在河内市的一家工厂打工。

刚来越南时,他经常跟着亲戚在越南、中国来回跑,“早上直接开车到越南,中午还能回来嗦个粉。”林健介绍,友谊关口岸和东兴口岸中越边境最大的两个通关口岸,友谊关是陆路边境口岸,直通公路;从东兴口岸出发,跨过中越大桥,就是越南北边的芒街市。

但是疫情这几年,友谊关口岸和东兴口岸不时处于关闭状态,通关有时还需要预约,跑陆路运输的货车也比以往要少很多。

“一开始是想做货运的,从国内运电子产品到越南,又从越南运水果到国内。我老婆比较喜欢家乡的口味,所以在越南的这几年大部分时间是我掌勺,很少到外面吃。”林健笑着告诉记者,货运生意时好时坏,林健琢磨自己喜欢做饭,索性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中式快餐店,就做点家乡特色的老友粉、干捞粉等等。不能回家的每个节假日,他会招呼朋友来聚餐,打个边炉、炒几个热菜,再来点酒,就很满足了。

1月10日上午,林健和妻子赶到友谊关口岸,由于通关需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他们提前一天到医院做了核酸。当日中午,他们提着行李进入边境大厅,跟着人群来到边境口的小门,拿着护照排队办理入境手续。林健回忆道,通关的基本是回家过年的中国同胞,还有人举着小红旗,很高兴的样子。

友谊关景区 图源:图虫创意

坐上口岸的接驳车后,林健按耐不住地兴奋。他不断和妻子念叨着,回老家后要和亲朋好友聚一聚,“按照老家习俗,除夕夜要点大红鞭炮,初一要祭祖求平安,初二要走亲戚……”

下了接驳车来到车站,林健和妻子加快了脚步。因为迫不及待想在第一时间见到家人,他们买了当天从南宁回老家的汽车票。大大的行李箱里,有他们给父母和亲友带的越南特产,“这次回家,我要亲手给小辈发红包,再也不用微信转钱了。”

受疫情影响的这几年,林健有过几次机会回家探亲,但害怕自己一回去,如果正好老家出现了病例,那自己就会成为“全村最有名的人”。林健和妻子在国外打工也攒下了一点钱,但直飞国内的机票一个人要一两千块,回一次家要花上四五千元,林健不舍得。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想留点钱翻新老家的楼房。”

作为广西最大的陆路边境口岸,友谊关口岸的国际道路客运业务和物流运输业务得以全面恢复。从1月8日起,友谊关口岸和浦寨、弄尧通道开始实行原车车主直通模式,全面取消跨境代驾模式以及口岸分级分区管理、闭环管理。

通关政策调整后,不少物流企业联系车队司机补换新的驾驶员出入境通行证,一批又一批的物流货车从友谊关口岸发往越南等东盟国家。从1月8日起,友谊关口岸每日出入境车辆在1200辆次左右,基本回升到疫情前通关水平。

“现在放开了,想等来年和朋友一起考察一下,看看能不能重新在越南做点小生意。”林健盘算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