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三年的广州花市,有何不同?

阿力米热
2023-01-21 14:53:42
来源: 时代周报
花如海人如潮,年味回来了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的生活轨迹。往年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攒动,各种小吃玩具的吆喝声,伴随着花市提前收市一并消失。

时隔三年,随着防疫措施的持续优化调整,久违的广州传统花市迎来了开张的时刻。行花街、买年桔、挑对联,终于,那个熟悉的广味新年要回来了。

两年没来花市摆摊的周先生,也迎来了年前最忙碌的时刻:开市前一天(1月18日)他将自家院内一千多盆年桔悉数装车后,从顺德北滘镇出发,赶往广州白云区花市。

直到半夜1点多,他才将场地布置好,把最后一盆年桔安稳地摆在了货架上。再过不到8个小时,这些累累金黄、殷实饱满的年桔就将以最新鲜的模样亮相花市,供前来选购年宵花的市民选购。

图源:图虫创意

对广州人来说,这或许是过去几年来最热闹、艳丽的一个春节,甚至有人会说:终于,真正的春节回来了。

这些感觉正是花市带来的。而花市也不仅仅买卖鲜花,更像是过年的前奏,像一条引信,等烧尽了,除夕就会像烟花一样绚丽地到来。

新的一年要从“花”开始

广州的别名,是“花城”。

由于地处亚热带和热带的交界处,气候较为湿润,这里的自然环境对花草生长非常有利。在各地都是看雪的岁末年初,广州却植被繁茂,争奇斗艳,其数量之大、种类之多,令人眼花缭乱。

在这样的条件下,“过春节买花”的习俗也就慢慢形成了。根据资料的记载,广州花市已经有超过两百年的历史,清代笔记《广东新语》里面提到:广州花贩,每日分载素馨至城,从此上舟,故名花渡头。而这,正是年宵花市的雏形。

迎春花市是一种源于花卉的文化遗产,也是独具岭南特色的民俗景观。2005年,广州市民投票选出迎春花市作为广州城市名片之一;2021年,广州“春节(行花街)”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延续至今,迎春花市已成为广州最亮丽的城市名片之一,逛花市成为人们的新年保留项目,而花市的摊位也在不断发展,从本地年花、年桔到全球奇花异草,再向年宵品、工艺品、文创产品扩展,也处处体现敢为人先的开拓创新精神。

这些熟悉的情景,今年终于重现人们眼前。农历年廿八(1月19日),花市开锣的第一天,本以为不少人都回家过年了,没想到上午十点伴随着醒狮队的阵阵锣鼓声,市民们纷纷穿梭在蝴蝶兰、石马桃花、盆桔、水仙花等琳琅满目的摊位之中。

花市又回到了“人挤人”的模式。

花市上络绎不绝的人群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 阿力米热/摄)

在这些逛花市的市民中,他们有人是为了过年仪式感,想给家里增添节日喜庆氛围,也有人是为了情怀来,主动追寻一波回忆杀。

由于疫情原因,已有两三年没有逛过花市的陈女士,听说有今天花市开放,早早地就带着孩子出来逛花市、尝美食、看非遗。在他们看来,总觉得逛了花市才像过了年。

“花市终于开了,特意带孩子到这里感受下家乡年味,孩子出生到现在已经五年了,这也是第一次带他出来感受过年花市的喜庆氛围。”陈女士说道。

全家出动逛花市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 阿力米热/摄)

除了市民沉浸在喜悦气氛以外,商贩们也正笑意盈盈地忙碌着,亮堂的嗓门不时吆喝几句招揽生意,双手不停地整理着货物。

年味儿,从这熙熙攘攘、热气腾腾的烟火气中升腾。在于商贩们的交谈中了解到,以往来逛花市购置年宵花的大多是中年人,但今年,不少年轻人也都对照着手机里的照片来找他们购买特定的花品种。年轻人正逐渐成为购置年宵花的主力,也更偏爱稀有品种。

选花的过程中,在广州生活多年的“老广”们相对来说会更注重“讲意头”的传统,在选花的过程中也会更偏向于传统的、有着固定好寓意的花卉。

如年桔、桃花、水仙、百合等人们非常熟知的传统年宵花,在“老广”们心中依然占据着春节必买花卉的前几名。而对于更多本地年轻人、来广定居的“新广州人”以及游客来说,每年春节买花一般主要挑好看的。

虽然在选花过程中各有喜好,但今年花市重开的消息一出,无论是摊主还是普通市民,都对这场年前的“嘉年华”充满了期待。

正在挑选蝴蝶兰的市民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 阿力米热/摄)

烟火气回来了

或许是因为刚开市第一天,不少群众还持有观望心态,周先生卖了一天的盆桔过后,发现生意没他想象中的景气。

今年的花市重启后,周先生花了3000元租下了三天的摊位,今年的价格与往年相比,相差并不大。根据他的回忆,三年前年来白云花市摆摊时三天的价格在2800元左右,但当时一盆年桔能卖50元左右,今年的价格只定在了35元。

按照周先生的描述,虽然花市开市第一天人流量不少,但花的价格比往年更低了。

“2018年我第一次来到来白云花市摆摊,在当时三天内共卖出去了4000多盆年桔,仅仅是开市的第一天就能赚一两万元。而2019年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三天才卖了600盆年桔。因为差太远了,到今年我都不敢拿太多的货过来。”周先生说道。

今年,周先生从自家的农田里拿了一千多盆年桔,等到第一天收摊仅仅卖出去三百多盆。在他眼里,今年摆花市的目的不在于赚钱,而是在于重拾烟火气和年味。按照他的话来说,自家种的年桔卖出去就算是赚了,也不差这几天。

周先生和他的年桔摊位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 阿力米热/摄)

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00后”摊主小月的身上。

去年研究生考试结束后,小月就经常外出做兼职,也曾在路边摆摊卖过鲜花,虽然没赚多少钱,但家里人也觉得摆摊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因此看到“广州白云发布”微信公众号上的招募信息后,小月和家人便想再试一试,用另一种身份体验这难得的年味。

作为花市新人,拍板定下一个摊位小月还有很多要问题要考虑:卖什么?成本多少?会不会亏本?去哪里进货?这些问题,小月当时在花市办理登记的位置上犹豫了两个多小时,都没做出决定。

旁边有花市摆摊经历的卖家劝她:“大学生摊位1000块3天的租金水平,随便卖点什么都能赚钱。”小月听罢觉得颇有道理,便订下了铺位。

拿到摊位之后,小月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交流帖,调查了一下市场的需求。发现很多人建议在花市上卖窗花、红包、发箍、风车等喜庆的物品,随后便去了被称为广州年前最有“年味”的一德路、中山八路以及1688等网站上批发采购。

花市里大学生实践活动摊位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 阿力米热/摄)

经营花市摊位的第一天,虽然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一直在忙,几乎没空停下脚步吃饭或者休息,但是一天下来的收入也只有四千多元,加上进货的成本和摊位租金,据小月粗略估算,这一天下来没怎么赚到钱。

但在这个花市重启的第一年,赚钱在不少人心目中,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

“虽然暂时还没赚上钱,但也算是一种经历。”小月说道。

当然,逛花市不一定要购物,对于很多广州人而言,所谓花市,不止是那些花卉和各种春节“周边产品”,而是一种集体回忆。年关将近,无数人挨挨挤挤的热闹,一家人逛花市的团圆时光,才是春节里最浓的“年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