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原试剂坐上过山车,有企业订货量从5000万降至50万,销售不敢奢望年终奖

文若楠
2023-01-17 11:02:01
来源: 时代财经
抗原试剂盒的高光时刻并未持续太久。

图虫创意-1458523580478652424.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距离春节只有不到一周时间,某医疗器械厂家销售人员姜铭(化名)仍在积极地发布产品信息。只是这时,关于新冠抗原试剂盒产品的形容已经变成“货期短价格低”,与一个月前“一盒难求”的场面大相径庭。

自2022年12月以来,受新冠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影响,大规模核酸检测退场,自测抗原登场,且一度因为供需紧张而成为市场上的硬通货。

但仅不到1个月,行至2022年12月末,这种供应紧俏的状态已逐步得到缓解。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0日,国家药监局已批准50个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产品,其中有15家是在2022年12月当月获批。

获批产品数量的增多,不仅带来了供给层面的增量,也使得整个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相关厂家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

“没放开之前有1.78元的出厂价,后来涨到2.5元,最高时出厂价是3.5元,现在又回到2.5元水平,拿多少货都是一个价格,成本放在那里,我们的价格也很难再往下压,企业也要生存。”姜铭告诉时代财经。

短短一个月内,抗原试剂盒可谓是坐上了“过山车”,而这种变化对于身处销售一线的姜铭来说,感受更加明显。

“价格变化得太快,我都记不清了。”他对时代财经坦言,“我们现在已经不指望抗原出业绩了,快过年了,我们的年终奖不多,老板心情好就可能发个5000元,一般都是2000元,所以还是得靠自己多拉客户。”

年前疯狂,有企业一天最多接单近5000万份

2022年12月1日,广州市卫健委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鼓励家庭自备抗原试剂盒。不到一周,12月7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用方案》(下称“《方案》”),其中提到新冠抗原检测的适用对象有自主抗原检测需求人员、人员密集场所的人员(大型企业、工地、大学等)、居家老年人和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其中“有自主抗原检测需求人员”中则提到“所有人员均可以按照自主、自愿的原则,随时进行自我抗原检测。”

另外,《方案》还明确表示,“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单位进行储备,每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按照服务人口总数的15%-20%储备抗原检测试剂。”

伴随着政策调整,抗原试剂盒成为社会关注的重点,随即迎来需求暴涨阶段。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2022年11月28日至12月4日,京东健康(06618.HK)的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成交额环比增长344%。

需求暴涨下,供应却并不充足。时代财经于2022年12月上旬走访时发现,在12月以前,因需求量小,药店对抗原试剂盒的储备量并不高,导致在市场需求暴涨时,包括线上、线下药店均出现断货现象,一些有货的药店也只是少量到货。

而像姜铭一样的抗原厂家销售人员则忙得团团转。

“大概在(2022年)12月上旬,我都不用主动去找客户,当时客户大多自己找上门,有时候晚上11点多了客户还打电话过来,经销商都是要钱不要命,大半夜不睡觉还找抗原。”姜铭告诉时代财经,“最多时,公司一天接了近5000万数量的单子。”

与需求齐涨的还有价格。有抗原试剂盒销售人员曾对时代财经称,受原材料上涨影响,其公司销售的新冠抗原试剂盒,出厂价在半个月内从不到2元涨至3.5元。

传导至消费环节,终端价格亦水涨船高。有江西九江市市民告诉时代财经,其购买的抗原试剂盒单价达到10元/份。

回归常态,抗原还有春天吗?

不过,抗原试剂盒的高光时刻并未持续太久。随着获批厂家的增多,市场供应紧张的状况日渐缓解,价格也逐渐回落。

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仅2022年12月,就有15家企业获批新冠抗原检测试剂资质。企业获批数量增多,产能也在爬坡。2022年12月29日,工信部表示,国内企业新冠抗原试剂的日产能已由12月初的6000万人份扩产到1.1亿人份,增长83%。

“抗原检测突然变成硬通货,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各家产能提升上来后会走向平稳,供需紧张的情况不会一直持续。”某抗原试剂厂家销售总监曾在2022年12月上旬告诉时代财经。

1月12日,广州一家连锁药店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店内的新冠抗原试剂是87.5元一盒,一盒25个。”照此计算,平均每份的价格为3.5元。

这一价格在电商平台上也已经变得普遍,在量大价优的逻辑下,部分产品的价格甚至已经下调至3元以下。

另一方面,在获批产品数量大幅增加、产能扩充的情况下,相关企业是否能保有稳定的订单数量已经成为疑问。

“抗原试剂盒在年后还有一个爆发期,还能再卖一波,像学校、事业单位之类的机构可能会采购。”姜铭对时代财经说。

虽然对抗原试剂盒的需求增长仍保持乐观态度,但姜铭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即利润空间正在逐步压缩,作为销售人员已经很难从抗原试剂产品上赚取提成。

“一方面,公司的产能是有限的,虽然之前最多时接了接近5000万数量的订单,但是产能只有100多万,后来很多都退单了;另一方面,新冠抗原试剂的提成就五个点,现在的订单都是一两千个的数量,整个公司一天也就五六十万左右的量,没有大单子了,再加上价格回落,业务员从中赚不到什么。”姜铭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