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亏3.52亿、尚有官司缠身!中国好声音风光不再,背后操盘手星空华文借上市挽颓势?

徐美娟
2022-12-18 22:18:06
来源: 时代周报
操盘好声音、这街等爆款综艺,却欠薪邓紫棋千万,星空华文要上市了?

2012年的那个夏天,音乐综艺《中国好声音》火了,其背后的制作方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灿星文化”)也自此声名鹊起。

十年过去,灿星文化发展成星空华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华文”),手握《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等一众知名综艺IP,正奔赴港交所IPO。只是,连续亏损下,上市这条路是否还能顺畅?

在历经三次递表港交所后,星空华文终于在2022年12月9日通过港交所聆讯,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与此同时,12月15日,星空华文还发布消息表示,将于12月15日-12月29日招股,预计发行1473.16万股,其中香港公开发售147.36万股,国际发售1325.80万股,另有超额配售220.96万股。发行价格区间为每股25.50至32.50港元。预计上市日期为2022年12月29日,每手400股。

对于上市相关问题,2022年12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星空华文,并向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虽然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但星空华文依然面临诸多难题:如“综N代”(指一档综艺节目的持续性播出)生意难做、官司缠身、巨额商誉、业绩承压等。招股书显示,从2020年-2021年,星空华文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亏损为2780万元、3.52亿元,亏损持续扩大。

上市能否成为一针强心剂?对于星空华文未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事实上,星空华文的能力、渠道、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并且经济回暖是迟早的事情,星空华文的业绩是否有回暖的空间,投资者会有自己的思考。”

国盛证券买泽元则认为,过往三年,尤其在ip领域投资方面,投资者偏于谨慎。而且,这两年文化传媒公司上市的发行市盈率较低,如果星空华文公司上市定价较高,后期有可能会面临破发风险。

图源:上海灿星制作官方微博图

综艺不易

自2012年至今,《中国好声音》已经播出11季,创下了中国季播持续时间最长的综艺节目的记录,成为名副其实的“综N代”。

虽然已经走过了十年,但《中国好声音》的口碑却一年不如一年。据悉,《中国好声音2022》请来刘德华、李玟、梁静茹、李克勤等巨星加持,但豆瓣评分仅4.1,网友评价充斥着“越来越单一”“太烂了”“可以别拍了”等声音。

尽管如此,《中国好声音》仍然是星空华文旗下吸金能力排名第一的综艺IP,近三年收入占比均在25%以上。“《中国好声音》作为曾经的爆款节目,经过了市场检验,无论现在质量怎么样,都有一批稳定的观众收看,那就有收入。”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中国好声音》为星空华文带来的红利也越来越少。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中国好声音》分别贡献收入为4.90亿元、3.24亿元、2.56亿元。

图源:星空华文招股书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好声音》的毛利率也出现了大幅下滑,2021年仅有2.2%,而2019年、2020年毛利率分别为46.6%、16.8%。对此,星空华文解释称,主要是受疫情影响,企业客户的广告预算减少所致。

与此同时,星空华文另一王牌综艺IP“蒙面”系列,关注度和收入也在逐年下降。作为音乐悬疑竞猜类真人秀,《蒙面唱将猜猜猜》自2016年开播以来,已走过了6个年头。彼时,凭借让参赛者穿戴特殊服饰掩盖样貌、年龄、资历的形式,让人耳目一新。招股书显示,2019年,《蒙面唱将猜猜猜》尚能产生1.32亿收入,但到2021年仅为2380万,减少了八成。

“爆款的生命周期本就有限,在新竞品出现和用户对老爆款的审美疲劳之下,星空华文这种拿国外版权综艺搬运到国内、创新性和贴近性都偏弱的综艺节目,势必疲软。”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综艺已经从搬运、借鉴,进阶到自主研发和从中国出发、去全球引领风潮的新时期。

据了解,《中国好声音》和“蒙面”系列节目都并非原创,而是引进的境外模式。其中,《中国好声音》节目原型来自荷兰《The Voice of Holland》,“蒙面”系列节目则是从韩国MBC电视台引进。

核心IP增长疲乏,星空华文也在试图打造新的原创爆款综艺。2018年,公司与优酷合作,共同制作了舞蹈竞技节目《这!就是街舞》;2020年,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热度下,星空华文还曾“趁热打铁”推出《追光吧!哥哥》。

不过,这两档节目营收都不如《中国好声音》。2021年,《追光吧!哥哥2021》营收仅6840万。2019年-2021年,《这!就是街舞》营收虽然从1.84亿增至2.39亿,但仍低于《中国好声音》。

旧的“摇钱树”增长疲乏,新的“摇钱树”未能长成,如今的星空华文身处窘境。

问题重重

星空华文的风险,除了上述“综N代”增长疲乏外,还有官司缠身、商誉受损等问题。

据星空华文招股书显示,目前星空华文还在两起重大未决诉讼案件中担任被告人,总计索赔1.27亿。其中一个案件是与韩国MBC电视台的诉讼,关于开发制作《蒙面唱将猜猜猜2016》《蒙面唱将猜猜猜2017》及《蒙面唱将猜猜猜2018》的版权问题。2020年7月,MBC以违约为由对星空华文提起诉讼,索赔1.1亿元。

另一起案件则与歌手邓紫棋有关。2022年7月,邓紫棋所在经纪公司蜂鸟音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蜂鸟音乐”)对灿星文化提起诉讼,申索履约服务费及律师费共计1650万元。彼时,“邓紫棋讨薪”话题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

据了解,在2016年,灿星文化曾邀请邓紫棋参与制录综艺节目《盖世英雄》,随后,灿星文化以节目录制档期紧张为由请求邓紫棋提前录制节目。但录制节目后,灿星文化一直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合同及支付报酬。之后,《盖世英雄》节目播出了,合同仍然没签,酬劳也没支付。

对于上述两起案件,星空华文在招股书中表示,两项正在进行的诉讼不会对其营运或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根据港交所的上市规则,只要公司在上市前将与公司、公司董事、监事等有关人员的负面指控进行及时、如实的披露,是不会影响公司上市的。

不过,许浩同时也指出,从社会层面来讲,上述诉讼问题会对公司声誉和形象产生不良影响,“以欠薪艺人为例,可能会对外界造成不诚信、没有契约精神、恶意压榨艺人的感觉,从而影响其他艺人与公司的合作。”

此外,星空华文身上还背着巨额商誉的“沉重包袱”,而这主要是由于收购梦响强音文化传播(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梦响强音)所造成的。

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播出后,灿星文化总裁田明与华人文化等共同创立了梦响强音,从事音乐IP运营及艺人经纪。2016年3月,灿星文化以20.8亿元的高价收购了梦响强音的全部股权,带来了19.7亿元的商誉。

对于梦响强音,田明曾寄予厚望,并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最看好的是未来音乐内容和互联网的对接,希望把梦响强音变成一个平台型的公司。”而由于经营不善,星空华文已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计提商誉减值约3.87亿元和3.81亿元。

“这么高的商誉对星空华文未来上市的影响还挺大的。”买泽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首先,这对它的发行价是一个挑战,发行定价如果是询价机制的话,是由各家机构决定它的募集上市价格,那么商誉的影响就很大;其次,现在是一级市场的投资寒冬,公司还没上市就连续两年商誉减值,这只会让一级市场的投资更加谨慎。

图源:中国好声音官方微博图

上市梦圆满了?

星空华文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星空华文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07亿元、15.60亿元、11.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0亿元、-2780万元、-3.52亿元,营收、净利润呈双降趋势。

星空华文业绩承压,或可以从综艺相关业务上找到原因。张书乐指出,近年来,一大批创新性强、切合中国受众需求的新晋爆款网综崛起,加之优酷、爱奇艺、腾讯、芒果等平台在网综领域的发力,切割了关注度和市场蛋糕。“面对创新力度极大的网综市场,星空华文不创新就要被淘汰。”

事实上,星空华文的综艺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企业瓜分。除了推出《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等爆款综艺的爱奇艺,还有专注网综的制作公司,例如,凭借《奇葩说》《乐队的夏天》《一年一度喜剧大会》跃起的米未传媒,打造《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系列节目的笑果文化等。

那么,拿着下滑甚至亏损的成绩单冲刺港股,星空华文为何如此执着IPO?

对此,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只有通过上市募资,才能让状况不佳、但“故事”尚在的星空华文有实力去拓展综艺和开挖泛娱乐新的垂直领域。

葛甲则认为,星空华文选择此时上市,是个好时机,“前几年,疫情的打击下,很多小制作公司都撑不下去散伙了,星空华文利用以前的IP撑到现在,等到了这个转折点,随着政策放开,大家的生活恢复正常以后,大家对文娱的需求也会上来,到时候肯定需要制作更多的综艺节目,星空华文此时上市,拿到钱以后就有资金用来投资制作综艺节目,相当于提前做准备。”

而买泽元却指出,星空华文此时上市是否为好时机,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讲,可能是一个捡便宜的机会。但是,对一级市场来讲,现在却不是火热的投资阶段。再加上过往两年港股估值整体下沉,对比已上市的文娱类上市公司,如果新公司不具备明显优势,投资者更愿意买旧不买新。毕竟经过时间考验的上市公司,无论财务情况还是公司项目,稳定性更高,可预见性更确定。”

回顾星空华文的上市之路,早在2011年就有苗头了。据悉,彼时,在星空华文前身——灿星文化的第一次会议上,田明宣布:“我们是要把这个公司做到上市的!”

2012年,《中国好声音》在国内爆火,让田明的上市梦有了盼头。2014年,灿星文化曾随母公司星空文化传媒赴港上市,但由于星空文化传媒调整股权架构,上市未果;随后,灿星文化将目光转向A股,2018年、2020年灿星文化先后两次申请创业板上市,但均未能成功上市。

A股被否后,灿星文化又将目光转向港股。2021年8月,灿星文化与星空华文传媒电影完成重组,改名为星空华文,并在2021年11月、2022年5月、2022年11月三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2022年12月,星空华文终于通过港交所聆讯。如果从2014年算起,星空华文的上市梦已经做了8年。

图源:图虫创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同程旅行发布暑运报告:出境旅行需求旺盛
金融活水滋养绿水青山,江苏中行助力推动长江大保护
中国人寿·姚基金“百校体育帮扶计划”体育器材捐赠仪式在贵州瓮安举行
美的置业重组地产业务,何享健家族接盘超300个项目,股价涨近7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