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量科技业绩连续两年亏损,与间接控股公司广州汇量双双深陷股权纠纷

张照
2022-12-01 17:42:34
来源: 时代数据

今年以来,汇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量科技”)的股价持续走低。截至11月30日H股收盘,汇量科技(1860.HK)股价为4.04港元/股,较年初最高的7.29元/股已跌去约45%,市值已缩水接近一半。

据悉,汇量科技是一家致力于为全球客户(尤其是中国出海客户)提供发展移动互联网生态所需要的广告技术服务和营销技术服务的科技公司,通过一站式广告投放平台以及软件即服务SaaS工具矩阵帮助移动应用开发者可以轻松、快捷、高效的实现全链路营销活动,实现自身的推广和变现。

近日,汇量科技披露季度经营数据,第三季度Mintegral平台录得收入199.3百万美金,较2022年二季度环比下降5.36%。据称,主要由于第三季度以来宏观环境持续走弱,海外市场通胀高企,导致客户预算环比下滑;同时,由于市场波动加剧,公司收缩了部分亏损垂类的投放,放慢了新垂类拓展的节奏。

对此,时代数据11月1日给汇量科技方面发去了采访函。11月3日,记者联系到汇量科技相关负责人,表明了采访意图,对方表示,公司的经营情况以财报披露的数据和口径为准,暂时不接受采访。

近两年业绩连续亏损

据汇量科技披露的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已连续两年业绩亏损,2020年至2021年实现营收分别为5.16亿美元、7.55亿美元,利润净额分别为-520.6万美元、-2476.4万美元。

对此,汇量科技在财报中表示,若以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公司经调后的利润净额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897.9万美元、-394.5万美元。

部分业务1亿美元转让给非上市关联方

据披露,汇量科技今年3月3日完成业务重组,将旗下媒体专业策划与采购业务出售给非上市关联方。汇量科技旗下广州汇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量信息”)向非上市关联方珠海汇量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量投资”)转让广州汇量营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量营销”)100%股权及其全部相关利益及权益,并确认通过汇量科技的控股公司顺流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流”)按照约定支付完毕总对价约1亿美元,即视同汇量投资支付完毕对价。

据悉,汇量投资和顺流均为非上市关联方广州汇量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汇量”)的旗下子公司。

对此,汇量科技在1月31日须予披露及关连交易公告中表示,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移动营销行业正从非程序化向程序化转型,且移动互联网生态的去中心化和碎片化趋势日益显著,因而公司加速其向构建综合SaaS工具矩阵生态系统的转型。因此,媒体专业策划与采购业务的驱动力与公司的核心业务变得不同,公司已自2020年下半年起收缩其媒体专业策划与采购业务。

据披露,该媒体专业策划与采购业务于2021年6月30日录得资产净值约为4872.7万美元,而此次业务重组的总对价达到10035.2万美元,其溢价达到5162.5万美元,溢价率达到105.95%。

值得注意的是,10035.2万美元的总对价由顺流按转让价格每股代价股份7.64港元以向员工持股平台Mobile Value及管理层股权激励平台Connected Globe转让代价股份的方式支付,分别转让6000万股代价股份及4245.36万股代价股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次业务重组其实就是广州汇量旗下资产业务的一次内部调整,而公司的员工及管理层却能从此次内部调整中获得价值约1亿美元的“股权激励”。

间接控股公司广州汇量深陷股权转让纠纷

除旗下资产业务的调整外,广州汇量近期还因为股权转让纠纷被原股东之一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量子羲宸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量子羲宸”)告上法庭。

据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广州汇量曾于2015年11月25日至2020年6月8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即汇量股份,834299.NQ),期间广州汇量将全部业务转让至海外新设立的孙公司Mobvista Inc. (即汇量科技,1860.HK),并以该孙公司为新主体赴港IPO,并于2018年12月12日成功上市。

在汇量科技赴港上市后,2019年3月20日,广州汇量披露,拟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计划,并披露对其投资者的保护措施,承诺完成新三板摘牌后,拟将通过采取但不限于架构调整、资产让渡等在内的多项措施,为全体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股东除外)增加流动性,使其获取实际退出收回投资的可能,确保股东通过架构调整、资产让渡等多项措施后获取的对价不低于其各自实际持股成本。2019年4月5日,广州汇量披露,上述议案获得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但意外的是,广州汇量并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从新三板摘牌,而是被强制摘牌。2020年6月6日,广州汇量披露,因未于2019年6月30日之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的规定,挂牌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度报告或者半年度报告,且自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或者半年度报告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将终止其股票挂牌,于是公司股票自2020年6月8日起终止挂牌。同时,广州汇量还表示,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后,将积极应对投资者诉求,做好与投资者的沟通工作,妥善处理后续相关事宜。

据公开的量子羲宸诉广州汇量案庭审资料显示,在被强制摘牌后,广州汇量并未履行对其投资者的相关承诺。量子羲宸方诉称,在分拆孙公司赴港IPO之时,广州汇量及其实控人段威曾向量子羲宸等投资人做出过承诺,包括通过将新三板持股转换为港股上市份额或以一定价格回购新三板持股股权等。

因此,量子羲宸方要求广州汇量及实际控制人段威回购广州汇量股份并支付利息。但是,广州汇量方却表示,2019年3月20日公司披露的投资者保护措施适用的前提为广州汇量主动摘牌,而非被动摘牌,因此不再适用主动摘牌情形下的股东保护措施。

股权纠纷不断,汇量科技被申请仲裁

无独有偶,汇量科技近日因股权纠纷被申请仲裁。据A股上市公司凌志软件(688588.SH)9月30日披露公告,称汇量科技在收购北京热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热云”)过程中并未如约付款,于是包括旗下参股合伙企业凌志汉理以及北京热云的其他4位股东向广州仲裁委申请仲裁,申请汇量科技关联方支付各申请人股权收购交易对价合计约2.78亿元,其中请求裁决向凌志汉理支付的具体金额约为1.95亿元,同时向各申请人支付延迟履行利息,其中请求裁决向凌志汉理支付的迟延履行利息暂计至2022年8月25日为2707.54万元。

据悉,2021年4月27日,汇量科技与包括凌志汉理在内的北京热云17名股东签订了《收购协议》,约定汇量科技通过现金支付方式收购转让方所持有的47.88%的北京热云股权。在《收购协议》签订后,汇量科技已实际控制北京热云。

在汇量科技实际控制北京热云后,突然声称北京热云存在《收购协议》约定的“重大不利影响”。凌志汉理方认为,所谓“重大不利影响”并不成立且《收购协议》第3.1条“境内现金交割先决条件”已经全部满足,汇量科技未按照《收购协议》的约定向凌志汉理等股东履行付款义务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汇量科技应当按照约定及时向各申请人支付股权收购的交易对价并承担违约责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