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激战正酣,ST明诚重金买下的顶级足球资源流失,商誉减值或致退市

金子莘
2022-11-26 22:20:17
来源: 时代周报
ST明诚足球梦碎,西甲、亚足联项目提前终止

世界杯小组赛正在火热进行。曾拥有西甲、亚足联、欧足联三项体育赛事资源的ST明诚(600136.SH)却已陷入困境。

11月23日,ST明诚回复上交所监管问询函表示,因控股子公司Super Sports Media Inc.(下称“新英开曼”)已失去西甲、亚足联相关项目,预测该事项将会对公司2022年度商誉减值测试产生重大影响。目前,评估机构、审计事务所尚未开始相关工作,因此公司暂无法明确其最终影响额,但依据谨慎性原则,公司认为新英资产组的商誉减值影响额可能会导致公司2022年度净资产为负,从而使公司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所规定的退市风险警示情形。

ST明诚此前公告披露,今年6月,因新英开曼未及时、足额支付相关对价,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要求提前终止与新英开曼的合同;11月,因新英开曼未支付费用,亚足联宣布终止与新英开曼在亚足联赛事版权国内的转播、分销等业务,仅ST明诚的子公司FMA保留亚足联部分权益授权。截至目前,ST明诚拥有的欧足联版权所涉及的赛事已全部结束,权益将于11月30日到期。

西甲、亚足联相关项目资源为ST明诚花重金购得,项目提前终止,ST明诚面临巨额商誉减值及潜在索赔,将对业绩造成巨大冲击。同时,ST明诚还牵涉多起诉讼以及为子公司担保未披露等多项违规。

西甲、亚足联项目提前终止

ST明诚成立于1992年,初期从事能源、原材料等相关业务,1998年上市,2019年9月更为现名,涉足影视传媒及体育业务。

2021年6月2日,ST明诚原控股股东新星汉宜及其一致行动人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集团”)、天风睿源与国创资本签署了一揽子协议,ST明诚的控股股东变更为国创资本,实控人变更为武汉市国资委。当年8月,国创资本与新星汉宜、当代集团签订补充协议,国创资本合计控制ST明诚27.3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ST明诚与国资联姻进展并不顺利。

据ST明诚此前回复监管问询函披露,2022年1月29日,ST明诚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国创资本与当代集团达成合意交还ST明诚管理权。2月16日,当代集团董事长艾路明宣布当代集团收回ST明诚管理权,并指定李正友代表当代集团管理ST明诚。今年4月,国创资本致函当代集团,单方面终止表决权委托,同时国创资本三名派驻董事向ST明诚提交辞职信。

国资入主遭遇变局,ST明诚的业务也遭重创。2022年以来,ST明诚拥有的西甲、亚足顶级体育赛事版权接连提前终止。

今年6月,西甲联盟表示,ST明诚子公司新英开曼尚未支付最低保证金,项目终止。未来,ST明诚可能承担1.05亿欧元违约金及4500万欧元逾期款的赔付义务。其中,1.05亿欧元违约金为西甲联盟单方面提出,后续事项需双方共同协商。

ST明诚11月1日公告,因公司负债率居高不下,经营性现金流短缺,加之相关应收款项未及时收回,新英开曼无法按时支付亚足联2022年度相关费用,亚足联提前终止合作,并表示有权就许可协议提前终止可能遭受的损失向新英开曼索赔。公告提及新英开曼仅拥有亚足联赛事版权国内的转播、分销等业务,该业务占公司版权业务收入的40%左右,新英开曼失去该业务后,公司相关业务的收入 以及成本支出也将相应减少。控股子公司Football Marketing Asia Ltd的全球商业权益业务暂未产生实际影响。

关于最后的欧足联(UEFA)国家队系列赛事版权,据ST明诚2021年年报,权益有效期为2018年1月1日至2022年11月30日。权益期仅剩最后4天,最新运营状况暂未披露。

ST明诚今年业绩表现不佳,2022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5.69亿元,同比下降367.06%。随着版权合作终止,ST明诚已确认收入的部分金额可能将重新修订,亏损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截至今年三季度末,ST明诚应收账款余额9.01亿元,商誉余额高达26.78亿元。

据ST明诚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新英开曼给予北京新爱体育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的2021/2022赛季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媒体版权许可权利价格为1500万美元,且该部分版权收入已经以4500万欧元确认收入。如合约终止,将调整该部分已经公告的收入。

原董事长私自担保多笔交易

不仅买版权亏钱,ST明诚还存在多笔法人私自违规担保被监管关注。

11月9日,ST明诚控公告,新英开曼与亚足联签署的《2021年——2024年国内的亚足联旗下相关赛事的转播、分销等权利》,由ST明诚提供全额担保,但经公司内部查证,该担保未履行任何公司内部审议流程,仅有时任董事长、法人易仁涛签字以及公章。

ST明诚在回函中明确表示,法人印鉴属于私章,无须向相关部门进行备案,只有公司公章才须履行备案机制,相关责任主体至今未向公司提供相关文件原件。ST明诚强调,其已于2022年9月19日向时任董事、高管发函询问违规担保的具体原因。但截至9月23日的回函时间,时任董事长易仁涛、时任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孙坤、时任董事蒋立章均未回复。 

时代周报梳理发现,易仁涛曾于2020年5月被上交所通报批评。批评事由为易仁涛时任当代明诚董事长时,未能按披露的回购计划实施回购,实际回购金额仅达回购计划金额下限的22.48%,与披露的回购计划存在重大差异。2022年5月,ST明诚公告称,易仁涛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等职。1981年出生的易仁涛,曾在天风证券任职,历任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天风证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及天风期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2014年,年仅33岁的他就已成为ST明诚董事。今年5月,易仁涛辞去董事长职位。

这不是ST明诚首次卷入违规担保。8月18日,ST明诚披露,2020年12月11日,当代集团控股股东武汉当代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当代投资”)与湖北合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北合投”)签署了《额度授信合同》《借款合同》,约定湖北合投向当代投资发放贷款2.6亿元(期限1年,年利率12%,逾期利率15.4%)。同时公司作为保证人之一与湖北合投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为前述借款提供连带保证担保。前述违规担保金额占ST明诚2019年度经审计归母净资产的6.04%。

当代集团早已陷入流动性危机,困境难解。创始人艾路明不得不重新走向前台,但依然难以力挽狂澜。2022年6月27日,ST明诚公告称,公司收到当代集团告知函,获悉当代集团所持1352万股公司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自今年4月首笔债券“17当代01”展期后,当代集团就开始陆续出现债务违约。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今年10月末,当代集团及其关联企业仍有13只债券存续,当中有9只债券存在违约情况,违约债券余额高达39.54亿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三特索道或摆脱大股东“吸血”!“当代系”债务高企,这个湖北富豪手里还有底牌吗?
2022,我在A股亏麻了:超5000只股票仅两成上涨
双11股市也打折!韦尔股份市值蒸发超1700亿,“钻石新秀”四折甩卖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