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牙抵县城一套房!全国开展费用摸查,种植牙集采为何成史上最难?

李傲华
2022-08-16 20:18:00
来源: 时代财经
从四川省发布口腔种植体等耗材信息填报通知至今,种植牙集采之风猛吹了大半年,至今仍无定论。

图虫创意-1003011031310794752.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多地试点之后,种植牙集采又有新进展。

国家医保局办公室近日发布《关于开展口腔种植收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查登记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提出,为贯彻落实九部委《关于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要求,配合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和耗材收费专项治理,为后续实施种植体集中带量采购、规范口腔种植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和收费等工作奠定坚实基础,决定全面开展口腔种植收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查登记工作。为后续实施种植体集中带量采购、规范口腔种植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和收费等工作奠定坚实基础。

而多地医保局近日也发布通知调查种植牙费用,部分医保局发布的消息中提及该《通知》,进一步佐证了上述消息的真实性。

对于消费者来说,种植牙集采是可以省钱的好事,但对于投资者而言则不一定是好消息。

8月15日,“牙茅”通策医疗(600763.SH)开盘一路大跌,截至收盘跌幅达9.03%,市值一日之内蒸发超过40亿元。8月16日,通策医疗继续下跌,最终报收132.15元/股,跌2.42%,总市值423.73亿元。

从2021年年底四川省发布口腔种植体等耗材信息填报通知至今,种植牙集采酝酿了大半年的时间,至今仍无定论,堪称“史上最难的集采”。《通知》落地之后,种植牙集采能否更快推进,仍是一个未知数。

多地试点,效果不佳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肥东县总工会兼职副主席李小莉提出将种植牙耗材和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的建议,此后关于种植牙“天价”的讨论不断。李小莉在对合肥市肥东县的种植牙市场调研后发现,平均一颗种植牙治疗费用在6000元~20000元不等,“一口种植牙,县城一套房”的说法并不夸张。

2022年2月,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就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种植牙集采方案基本成熟,广泛听取了临床、企业和各地意见,准备今年上半年能够推出一个地方集采的联盟改革。

四川省成为首个试水种植牙集采的牵头省份。早在2021年11月,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及医药价格监管平台就发布了口腔种植体、修复基台等耗材的信息填报通知。根据2022年3月四川医保局发布的消息,参与此次省际联盟口腔种植体带量采购的省(市、区)多达30个,规模不亚于一场国家集采。

不过,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省级联盟种植体集采并没有如期而至,部分地方选择以带量采购以外的方式探索种植牙降价。

今年1月11日,浙江省宁波市医保局在全国率先推出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全市百家医疗机构积极响应并实施医保种植牙项目。

宁波的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可以概括为三方面内容:一是“约定品牌、约定价格”,限定国产品牌3000元/颗,进口品牌3500/颗;二是在目前签约的百家医疗机构约定品牌的种植牙,无论使用医保历年账户支付还是现金支付,同城同价;三是不在品牌目录内的种植牙,医保历年账户不予支付。

基于宁波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的经验,近日,安徽省蚌埠市也宣布引导医疗机构自8月1日起开展种植牙项目试点工作,在自愿协商的基础上,实行种植牙项目限价收费,三级医院不得高于2200元/颗,二级医院不高于2000元/颗,一级及以下医院(含口腔门诊)不高于1800元/颗,降价幅度最高达到82%以上。

但有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宁波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出台至今,整体做的人并不多。

根据宁波市医保局5月24日发布的数据,宁波全市累计提供医保种植牙服务1560颗。

国海证券研报指出,在我国,奥齿泰、登腾等主流韩系品牌所占的种植体市场份额在2020年已经提升至约58%,以士卓曼为代表的高端欧美品牌的市场份额约为22%,国产种植体的市占率预计仅为7%左右。

而参与宁波和蚌埠试点的种植体品牌都以国产品牌或较为“边缘”的韩系品牌为主,主流品牌基本“缺席”。

宁波市某口腔医院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实施以后,选择使用约定品牌种植体的消费者不少,但整体上还是选择进口品牌的消费者更多。

企业方面,通策医疗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宁波的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并未对公司在宁波地区的种植牙服务造成影响,“这给了患者更多的选择,但每位患者的需求不同,很多时候价格不是唯一的考虑因素”。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通策医疗种植牙业务的收入为4.41亿元,占主营业务总收入的17%。

种植牙集采为何“难产”?

从四川省发布口腔种植体等耗材信息填报通知至今,种植牙集采之风猛吹了大半年,至今仍无定论。种植牙集采为何成了“史上最难的集采”?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对时代财经表示,纳入集采范围(或医保限价支付政策范围)的种植牙品牌比较少,且多为国产品牌,消费者可选的范围很小。另外,诊疗服务费用和民营牙科机构的积极性也是种植牙集采“难产”的主要原因。

“种植牙贵,除了耗材费用高以外,诊疗费用也不低,要把种植牙价格真正降下来,医保局和卫健委还需要规范种植牙医疗服务收费。另外,在牙科诊疗市场,民营机构的占比比较大,而这些民营机构参与的积极性普遍不高。”邓之东称。

据医保部门介绍,种植牙的成本通常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种植体、种植基台、牙冠等耗材的成本,另一个则是医疗机构种植牙的医疗服务费用。

国海证券研报指出,种植牙费用分配侧重医院端。消费者支付的费用更多流入了口腔医院,用于支付医师费用、市场推广费用、购买医疗设备、口腔医院盈利等,而耗材费用实际占比较低。经测算,从消费者支付端看,种植体占比预计在10.4%,修复材料占比9.6%,牙冠占比3.5%。

事实上,宁波和蚌埠的支付限价都包含了种植牙医疗服务费用。根据宁波的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国产耗材价格为1000元/科,进口耗材为1500元/颗,医疗机构的服务费用则约定为2000元/颗。而经过价格谈判入选《蚌埠市种植牙品牌目录》的种植体价格为950元~1700元不等,这意味着,医疗服务费用仅为数百元至1000元左右。

智研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年底,我国口腔专科医院总数为940家,其中公立口腔专科医院为160家,民营口腔专科医院数为780家,民营在口腔医院总数中占比达到83%。以广东省为例,注册口腔医生2.1万名,其中1.6万~1.7万名在民营口腔医疗机构。

民营口腔医疗机构对集采的参与程度,或将决定了种植牙集采的落地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通知》规定调查登记的具体范围为“开展口腔种植服务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即包括公立和非公立医疗机构。

按照《通知》要求,本次调查应该与8月10日前启动,9月15日将本省调查结果上报国家医保局。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考虑到本次调查预计为全国集采前的摸底工作,全国种植体集采及医疗服务价格规范有望于9月中旬后陆续推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从“二十条”到“新十条”,我们正在告别“亮码”生活
旷视科技徘徊IPO门口超630天,3年半亏掉146亿元
佛山,“爆款制造机”
11月CPI同比涨幅重回“1”时代,预计全年同比约为2.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