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亿元铜精矿离奇失踪,与铜价暴跌有关?涉事者曾是云南铜业供应商

高文珣
2022-08-16 16:32:01
来源: 时代财经
2019年,葫芦岛瑞升是云南铜业第二大供应商,其采购金额为33.45亿元,2020年则变成其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提高至50.26亿元。

“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日渐发酵。

总价值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不翼而飞”,提供港口作业服务的秦港股份(601326.SH)8月15日紧急发布澄清公告“撇清关系”。

秦港股份的公告显示,经初步核实,一是公安机关已对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二是公司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公司亦未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三是公司作为港口企业提供港口作业服务,与货代公司签订两方合同,根据货代公司指令出入库,无义务进一步核实实际货主身份并征得货主同意;四是货代公司与公司所属同一控股股东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但两货代公司与本公司无股权关系,刘宇亦与公司无关系。

但是,这份澄清似乎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认可,在秦港股份的股吧里,股民们对此议论纷纷。

有人认为,“秦港股份是直接责任人,帮人运货物能随便被不明人取走吗?必须有义务核查或告之对方”;但也有人认为,“港口没有任何关系,港口是接的外轮代理公司的业务,也不是那些货主的业务。外轮代理公司没经过货主同意把货放了。就像你偷东西放到你家里,房子是租的。你被抓了跟房东有关系吗?”

微信图片_20220816112248.png图片来源:秦港股份股吧截图

或是投机失败的“苦果”

根据第一财经调查,有13家公司采购了近30万吨铜精矿运到秦皇岛港,委托中国秦皇岛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外轮代理”)或秦皇岛外代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外代物流”)做报关、货物仓储、货权保管等相关工作。

但是8月初,上述13家公司被告知近30万吨铜精矿突然离奇“失踪”,涉事一方名叫刘宇(秦港股份澄清公告中也提及此人),他实际控制的宁波和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和笙”)、葫芦岛瑞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葫芦岛瑞升”)被指涉及此次“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

有消息称,目前总价值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涉及代理开证(即货主)的13家公司中有12家为国有企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期货公司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葫芦岛瑞升曾是某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的一个贸易商,该巨头的大部分铜精矿都是通过葫芦岛瑞升卖给北方的冶炼厂,“但是今年7月,该巨头突然转走了原本应该卖给葫芦岛瑞升的2万吨货物,据说是葫芦岛瑞升不给开证,而巨头方面不愿意出具卸货保函,导致2万吨货物无法卸货进港。听说,这批货后来卖给了青岛的一家铜企。这个消息一传出后,很多货主都来秦皇岛想看一下自己的货物有没有开证,这才发现了有近30万吨铜精矿出事了。”

早在8月4日和8月9日,就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询问厦门象屿(600057.SH)和物产中大(600704.SH),秦皇岛近30万吨铜精矿暴雷,上市公司是否受到波及。

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发现货物出事后,相关各方召开了质询会,……在质询会上,刘宇自称是他及关联方给货代公司下达了放货指令,货代公司也承认在没有各方货主的指令下将货物放走了。”

上述期货公司人士认为,有一种可能就是,贸易商资金链出了问题,决定铤而走险将其他供应商的铜精矿卖出获取现金,“然后将现金用于市场投机,企图获利后将卖出的铜精矿再买回来”。

该期货公司人士表示,“如果投机成功,那么既可以化解资金危机,又不损失供应商的铜精矿。但是目前情况看来,大概率是投机失败,导致其资金链彻底断裂,无法从市场买回铜精矿,最终爆出违约事件。”

有媒体报道称,这或与铜价暴跌有关。时代财经注意到,今年6月中旬以来铜价一度出现暴跌的行情。沪铜在6月10日至7月15日期间暴跌18.8%,价格从72380元/吨跌至58760元/吨,最低跌至53090元/吨,最大跌幅一度达26.7%。

上述期货公司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全部亏在沪铜上的可能性不大,“基本上国内一手铜期货的保证金是12%,相当于是一个八倍的杠杆,但是那么多资金都亏在沪铜上,不太可能。如果那么大资金进来,国内盘肯定会有反应。”

在他看来,即使刘宇单边做多,最终因铜价暴跌而被强行平仓,“60亿的资金也不会在沪铜上全部亏完。或许,他们还做了伦敦铜,外盘的杠杆更高。但是,谁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做期货亏损呢?现在也没有看到其交易单。”

曾是A股公司的供应商

天眼查数据显示,宁波和笙成立于2018年, 是一家以从事批发业为主的企业,法定代表人是杨德民,持股70%,刘宇持股30%;葫芦岛瑞升成立于2011年,同样是一家以从事批发业为主的企业,法定代表人是崔磊,持股90%,孙璐持股10%。

微信图片_20220816112234.png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但是,时代财经注意到,2018年9月12日前,刘宇是葫芦岛瑞升的负责人,并持有股权。

目前,刘宇是葫芦岛瑞升旗下的100%全资子公司——秦皇岛和瑞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8月16日,时代财经分别致电宁波和笙、葫芦岛瑞升,但是工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据期货日报,其中12家货主为国有企业,包括江铜国贸、万向资源、浙江物产、珠海华发等。

物产中大8月12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原有铜精矿业务已顺利结束,未开展新的铜精矿业务。

还有媒体称,洛阳钼业(603993.SH)的金属贸易公司IXM已停止向葫芦岛瑞升供货。

洛阳钼业8月15日晚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及IXM未涉及秦皇岛铜精矿暴雷事件,对公司经营和业绩未产生影响。

8月15日,时代财经分别给江西铜业(600362.SH)、万向集团与珠海华发集团发去了采访邮件,但是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8月16日,时代财经拨打上述公司的电话,亦未获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葫芦岛瑞升曾是云南铜业(000878.SZ)的供应商。

2019年,葫芦岛瑞升是云南铜业第二大供应商,其采购金额为33.45亿元,2020年则变成其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提高至50.26亿元。

微信图片_20220816112242.png

微信图片_20220816112239.png图片来源:云南铜业年报截图

由于云南铜业2021年没有披露供应商的具体名称,因此无法知晓葫芦岛瑞升是否还是该公司的供应商。

8月15日,时代财经致电云南铜业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不是我们供应商了,采访事宜请联系董秘。”但时代财经致电云南铜业董秘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时代财经的采访邮件亦未获回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从“二十条”到“新十条”,我们正在告别“亮码”生活
旷视科技徘徊IPO门口超630天,3年半亏掉146亿元
佛山,“爆款制造机”
11月CPI同比涨幅重回“1”时代,预计全年同比约为2.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