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改造中的上海文庙路:曾是动漫爱好者天堂,年轻人打卡怀旧络绎不绝

李馨婷 齐鑫
2022-08-13 17:31:05
来源: 时代周报
文庙路的老去与新生

繁华的上海中心区,文庙路老旧的建筑群与周围的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

穿过古朴的“上海文庙”牌坊往文庙路里走,并不宽阔的街道旁都是低矮店面。其中,不少店铺已因搬迁而闭店,还在营业的店铺,则纷纷挂出“拆迁清仓”“亏本清仓”的标语,场景颇为萧条。

夜色中的上海文庙 时代周报记者摄

2021年10月,上海文庙暂停开放并开始实施修缮改造,近日,文庙路又传出了周边区域旧改的消息。城市更新进程下,文庙路上的各色小店将陆续撤离告别。

搬迁的消息带来怀旧人群,动漫爱好者占了相当一部分,这与文庙路的另一重定位相关:文庙路是上海著名的老牌动漫主题商业街,集中了大大小小约20家漫玩店,最老的一间营业时间接近20年。

对动漫爱好者而言,这里是老城厢里的“二次元”天堂,载满了青春期的宝贵回忆。

搬迁中的文庙路模玩店 时代周报记者摄

对文庙路上的漫玩店经营者而言,比大本营更令人怀念的,或许是这里的黄金时代。

“以前,每年暑假以及过完年的5月份,多少人要到上海文庙逛!每年这个时候都人山人海。”8月5日下午,文庙路店铺“漫玩屋”的老板老张,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起了从前。

今非昔比,近年来,文庙路人流量明显下滑,房租与人工开支却没能缩减,聊到今年的收入时,老张的语气低沉了下去:“今年赔了不少。”

老张与同行们都不得不承认,文庙路的高光时刻已经过去。随着互联网带动电商业态高速崛起,手办品牌、手办厂商以及新兴潮玩品牌得以直接触达动漫爱好者,以文庙路为代表的传统线下销售渠道吸引力已不复当年。

时间的列车疾驰向前,文庙路也不可逆地从新潮变得陈旧,曾经的漫玩店们,需要努力前行走进新的一方天地。

千禧年二次元崛起

“以前,每年上海都会有动漫展、游戏展,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来上海来参加展览,看好展览,他们就再来这里逛一圈,很多外地游客也来这里打卡。”8月6日下午,前来文庙路打卡怀念的顾言(化名),对时代周报描述起文庙路昔日的盛况。

80后顾言是上海本地人,见证了文庙路近20年来业态的变迁。

上海文庙地区是历史悠久的文化教育中心,这里有上海办学历史最悠久的百年名校敬业中学,附近还有第十中学、梅溪小学与蓬莱路二小等学校。

学生多了,文庙路也就愈发热闹起来,出售旧书、CD的店铺扎堆出现。每到双休日,文庙路上的旧书摊凌晨4、5点钟便开张,早起前来淘书的人们摩肩接踵,路上弥漫着的烟火气,也渗进了顾言等上海人的青春回忆。

文庙路上的模玩店 时代周报记者摄

在顾言的记忆中,2000年后,随着国外动漫作品在国内的风靡,销售动漫周边产品的商店也逐渐在文庙路上聚集,同一时期崛起的,还有上海长乐路上同样售卖动漫周边与模玩的都市风情街。

变形金刚、高达、圣斗士、七龙珠、灌篮高手……那些年,无数动漫迷们都在文庙路的漫玩店里花光零花钱,完成了二次元“入坑”初体验。

在上海土生土长的90后琪琪(化名),至今记得自己小学时第一次去文庙路时的景象。“十几年前,火影忍者特别火时,我就去文庙路买了个动漫抱枕,当时,只有那个地方有动漫周边。”

也是那一时期,在接触模玩行业亲戚的影响下,老张来到文庙路,开始经营手办模型店。

“以前,这里多是销售旧书、CD的店,到2010年后,文庙路上已经有了很多同类的模玩,吸引了越来越多人,文庙路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老张说道。

老张店里的各类动漫周边 时代周报记者摄

在新潮玩趋势中没落

在销售渠道尚不发达的年代,作为上海第一批动漫模玩线下集散地,文庙路一度人群熙攘。

然而,随着商业环境变化,文庙路光环渐暗。电商渠道的崛起、商圈老化,都让文庙路客群流失。

“说实话,我的手办模型,都不是在文庙路买来的。”琪琪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琪琪从2018年开始收藏手办模型,目前各类模玩的数量已经达到约150件。但她的收藏基本网购自拆盒网、B站官方模玩店,以及展会上了解到的模玩厂商网店等线上渠道。

在琪琪等新生代动漫爱好者眼里,文庙路等线下店里的款式未必齐全,体积大的模型买了不好带走,部分产品生产商不详,且售卖价格还比网上更贵。“既然网购已经能满足我的需求,何必还去老地方人挤人?就算要线下逛,也是人民广场那的迪美购物中心更新、交通更方便。”琪琪说道。

如今,店铺更新、品类更齐的上海迪美购物中心更受年轻动漫迷的欢迎。

对业内人士来说,曾经作为上海动漫潮流瞭望窗的文庙路,如今处境被动。

“现在,动漫手办类产品一般在网上的官方渠道预定,交了定金后工厂直发到货,官方发货只会和B站这类大渠道商保持统一。因此,文庙路这类线下渠道现在有天生的缺陷,因为他们主要是个人经营的渠道类店铺,只能在实物出货之后再卖现货。”8月10日,精品手办品牌APEX-TOYS创始人马力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与此同时,新兴互联网二手交易平台也对线下店铺的业务造成了影响。老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线上二手交易平台,“价格下探没有底线”,这对门店的产品定价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在琪琪看来,文庙路没落的另一大原因,还在于缺乏真正吸引人的二次元氛围。

这与文庙路的“贸易”基因有着直接关系。老张与文庙路上同样经营了十几年的“樱动漫”老板老钟均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在开店前,他们都没接触过动漫行业,日常生活中,也并非二次元文化爱好者,只是“为了养家糊口,觉得这个行业可以做”,才选择经营模玩店。

文庙路上的模玩店 时代周报记者摄

老去?还是再出发?

当文庙路逐渐落后于新的动漫潮玩趋势,动迁或许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实地探访过程中,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文庙路上的不少漫玩店已经完成搬迁。老张等多位老板也将在9—10月将门店迁往约3公里外的百米香榭商业街。

离去已成定局,对此,顾言显得有些感伤。“为什么现在我们都要来打卡?文庙是情怀,是我们的回忆。很多时候是人回不去了,但总希望那些东西可以还在。”

来文庙路打卡的年轻人 时代周报记者摄

对于漫玩店老板们而言,搬迁或许也意味着新的开始。

老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行业整体发展上看,这些年来,国内的动漫及周边行业一直蒸蒸日上。“十几年前,你在上海找一家动漫店可不是那么容易,但现在,搜一搜就有好多家。看动漫的人也越来越多。来逛店的,30多岁的也有,00后等更加年轻的小孩也越来越多。我想,作为销售端,我们未来还是会根据市场的发展方向,针对性地售卖产品。”钟先生说道。

马力则对文庙路漫玩店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在他看来,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线上线下全渠道经营已逐渐成为主流经营模式。“文庙路上,几乎每家店都能看到快递盒,他们开设的线上店铺也能为线下导流从而助推门店业务发展。”

老钟店内的模玩 时代周报记者摄

马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文庙路漫玩店这类线下实体门店,可以通过强化线下场景体验,增强与手办玩家互动与黏性,从而满足玩家们对消费氛围的需求,这也是网购所不能取代的体验。从产品品类上看,未来,线下漫玩店适合集中销售潮玩盲盒,拼装玩具,积木玩具等能够立刻消费、方便带走的产品。

“文庙路可以说是我们这代人动漫文化发展的见证,也希望它未来的重新启航,能让更多二次元创业者获得更广阔的发展舞台。”马力说道。

文庙路动漫街会消失,在文庙路上长大的学生们会老去,但总有动漫爱好者正年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脊柱类耗材国采结果出炉!多款产品降幅60%-70%,国产厂商有望逆袭
全球锂矿争夺战加剧!接棒比亚迪、特斯拉,蔚来被曝砸6亿海外寻矿
日元贬值超25%,以美元计价GDP总量或退回30年前,抄底日元资产的时机已到?
人民币破7,美元理财收益仍偏低,专家:博美元升值理财收益需关注汇率风险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