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仓苹果、拼多多,年内四次抄底腾讯,“中国巴菲特”段永平的手又痒了

谢斯临
2022-08-03 22:10:01
来源: 时代财经
段永平一度被股民认为是“中国巴菲特”,而他的一举一动,也因此备受资本市场关注。

chart-g211bbed11_1920.jpg图片来源:Pixabay

在腾讯股价跌破300港元低点之际,知名投资人段永平选择再度抄底。

8月1日,段永平通过他在雪球上的账号“大道无形我有型”透露,自己以37.37美元的价格买入了10万股腾讯ADR,折合人民币2529万元。随后,他在回复中表示如果腾讯股价能到30美元以下,还会再多买一些。

“从大家的心情看,继续跌是有可能的。”

公开资料显示,这已经是段永平年内第四次加仓腾讯。与此同时,年内他已经接连卖出Meta、苹果、拼多多以及巴菲特创立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加仓腾讯,钱从哪来?

早在2月28日,段永平就曾在雪球上表示,“腾讯低过我上次买的价钱了,那明天再买点”。随后,便在评论区晒出自己的下单记录,彼时他以53.50美元的目标价买入10万股腾讯ADR。段永平后续称,计划腾讯每掉10%便加一次仓。

这次出手后,腾讯股价仍一路下行。3月15日盘中一度跌破38美元。在此时点,段永平果断选择加仓。前一天,段永平曾表示,当周周五将有一批145美元的苹果的put到期,很久以前卖的。这笔钱出来可以考虑放一半在腾讯上。

put,全称Put Option,意指看跌期权。一位了解美股的投资人士向时代财经解释道,这是指交易对手方付给段永平一定的行权费,从而在约定日期,拥有将苹果股票以约定价格卖给段永平的权力。

“简单来说,其实就是期权的卖方提供了一个对赌的协议。”

彼时,苹果股价在160美元左右浮动。交易对手行权可能性极低,除收取权利金外,此前冻结的保证金也将在此时解冻,为段永平购买腾讯提供流动资金。

不过,还没有等到行权日,腾讯股价就已经跌破他的预期。此时,段永平决定立刻卖出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买入腾讯。

值得注意的是,3月8日,也就是加仓腾讯的一周前,他曾对外强调腾讯在其投资版图中的占比还非常低,“对我的吸引力还没到让我卖掉任何别的股票去换的地步,但再掉几次说不定我就要认真想想了。”

因此,段永平果断加仓的动作,无异于表明了在他眼中,当时最低跌破300港元的腾讯,已比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潜在收益更具有吸引力。4月22日凌晨,段永平又一次表示自己刚以42.71美元买入腾讯ADR,并附上“分红的钱终于花掉了”的感叹。

“中国巴菲特”的换仓逻辑

而在加仓腾讯之外,段永平背后的换仓逻辑亦招受市场关注。

段永平素来被认为是中国最早、最著名的价值投资者之一,也是知名品牌“步步高”的创始人。OPPO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步步高CEO金志江,甚至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都曾是他旗下”门徒”。2002年时,段永平曾大举抄底股价跌至仅1美元的网易,靠此爆赚2亿美元,一战封神。

2006年时,他曾以62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成为第一个与股神共进午餐的中国人。靠着相似的价值投资理念及卓越的成绩,段永平一度被资本市场认为是“中国巴菲特”。而他的一举一动,也因此备受股民关注。

1月8日,段永平表示,在2022年的第一个交易日,自己已经将手中的FB(即Meta)几乎全部处理掉,仅因税务原因,保留了一小部分。与此同时,他还表示,卖出已到期的苹果170美元put,成交1.7万个,收取权利金约40多万美元。

到了6月9日,段永平又表示,自己将按60-65美元的价格,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卖出一部分拼多多的call(Call Option,看涨期权)。随后,他在评论区内解释到,卖call的意思是,万一被买走就接受,不然就赚点利息钱。

“没有任何看空的意思,就是手痒了,想赚点小钱”,段永平强调。

不过,此前段永平曾多次表示,看不懂拼多多的商业模式,也很难想象该公司十年后的样子。暂时不卖的原因仅是因“既然黄峥说三年不卖,我也三年不卖吧”。

除去上述卖出买入的大动作之外,年初段永平还曾“抄底”了疫苗巨头MRNA;对赌新东方不会破产,卖出9999张看跌期权,行权期是2023年1月20日,行权费是0.6美元/股,行权价为2美元/股。

考虑到截至8月2日,新东方收盘价已经达到27.05美元,远超行权价,他又能赚取一笔行权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连续8日被减持!“纸茅”中顺洁柔挑战重重:囿于高价原料,净利润持续下滑
从“二十条”到“新十条”,我们正在告别“亮码”生活
旷视科技徘徊IPO门口超630天,3年半亏掉146亿元
佛山,“爆款制造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