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业“饿虎”赵伟国传被调查:执掌紫光集团13年,业内称其并购横冲直撞

杨玲玲
2022-07-27 19:42:53
来源: 时代周报
赵伟国恐难以全身而退

叱咤芯片行业的赵伟国失联了?

据财新网消息,因个人所控公司和原紫光集团旗下公司之间存在利益输送,比如设备采购、装修工程等未经公开招标等,赵伟国于7月上旬被有关部门从北京家中带走。

对此,7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紫光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紫光股份(000938.SZ)、紫光国微(002049.SZ)等。

紫光股份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赵伟国)已经不再担任集团董事长,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也不会有任何影响,至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目前不清楚具体细节。”

在此之前,紫光集团历时近一年的破产重整,进入收官阶段。7月11日,紫光集团公告称,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原股东全部退出,公司100%股权登记至北京智广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智广芯”)名下。

同时,紫光集团董事会选举智路资本实控人李滨为董事长,兼任总经理,取代执掌紫光集团13年的赵伟国。

自此,紫光集团的“赵伟国时代”落幕。2009年,赵伟国接掌紫光集团总经理时,集团资产规模仅13亿元,到2020年6月总资产增长至2966亿元,业务覆盖手机芯片、存储芯片、可编程芯片FPGA、集成电路封装测试等各大环节,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一支主力。

紫光集团搭建起的庞大商业帝国,与赵伟国的长袖善舞不无关系。2013年以来,赵伟国带领紫光集团耗费巨资进行并购、入股,先后将展讯通信、锐迪科、华三通信等收入囊中,后因长期的海外收购、短贷长投出现债券违约,引爆债务危机,不得不进入破产重组。

回望赵伟国治下的紫光集团,曾经波澜壮阔,也曾混沌失控。如今,紫光集团进入新篇章,赵伟国却难以全身而退。

7月27日,一名紫光展锐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听过他(赵伟国)的传说,但之前一直没机会接触到他,他的离开对我们底层员工也没什么影响。”

资本高手

中国半导体领域,清华大学无线电系(后改为电子工程系)85级是个特殊的存在,他们自称EE85,占据了中国A股半导体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EE85成员包括赵伟国、韦尔股份(603501.SH)创始人虞仁荣、兆易创新(603986.SH)创始人舒清明、卓胜微(300782.SZ)联合创始人冯晨晖、格科微(688728.SH)创始人赵立新,以及赵立东、任志军、高峰、刘卫东、吕煌、郁群慧等10余名半导体上市公司的创始人或高管。

其中,55岁的赵伟国一度是紫光集团的灵魂人物。

图源:图虫创意

据报道,2009年,经营困顿的紫光集团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造,赵伟国开始增持股份,到2013年,赵伟国实际控制的健坤集团持有紫光集团49%股权,并被委任为紫光集团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全权掌控运营。

此后,赵伟国通过收并购拼凑出一个庞大的“芯片王国”。

媒体对赵伟国进入芯片产业有过生动描述:赵伟国一开始并没有思路,他描述自己,“像女人逛街一样”,浏览国内外财经网站,试图在刷刷流过的海量信息中抓住一丝光亮。当2012年看到展讯通信,“那一瞬间,我知道展讯是可以收购的”赵伟国说。

收购展讯通信进展顺利,赵伟国又盯上展讯的竞争对手锐迪科,以“不按规矩出牌”的方式将其收至麾下。

按赵伟国的预想,展讯通信与锐迪科被紫光合并整合为紫光展锐,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厂商。

在对内管理上,赵伟国也常出惊人之举。据媒体报道,收购展讯通信之后,紫光集团向展讯通信约4000名员工发放了价值40亿元的股权,属于无偿赠予。

最意气风发的那几年,赵伟国一路买买买,因为半导体领域此前从未见过这种横冲直撞的“暴力打法”,媒体纷纷称呼赵伟国为“饿虎”“大鳄”。

而赵伟国自己在一次行业论坛上说,紫光并不想被外界标上资本高手的标签,而是更愿意做好中国科技产业重炮手的角色,做好科技产业革命军的马前卒。

疯狂并购

据媒体报道,从2013年到2018年的5年间,紫光集团斥资千亿买下20家公司,其中有16家是芯片公司。

产业布局的巅峰时期,赵伟国有过不少宏愿:斥资230亿美元收购美国存储芯片厂商美光;试图以38亿美元买下美国硬盘厂商西部数据1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还曾扬言要入股芯片代工巨头台积电,买下手机芯片厂商联发科。

图源:图虫创意

遗憾的是,即使收购或入股的公司均是优质资产,但紫光在重组后并未展现出可以与之匹配的管理能力。

熟识赵伟国的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曾对媒体表示,赵伟国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就是资本运作、产业运作,“他不会亲自去整合收购回来的公司,也不管具体的业务,而是在每个业务板块确定核心公司,找到合适的领军人,由着下面去冲锋陷阵。”

赵伟国自己也说:“我们管战略,管审计,不管业务。”

紫光集团在收购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投资性现金流大幅流出,2020年,紫光集团出现现金流断裂。

2021年7月,在债权人申请下,紫光集团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由管理人对外招募战略投资者,化解债务风险。

黯然退场

在见诸报端的报道中,赵伟国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惶者生存”的条幅,可见他清楚举债扩张的风险。

2021年12月,紫光集团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财产担保债权组和普通债权组以近100%的投票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的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中,赵伟国和健坤集团均投下同意票。

此前,赵伟国曾一度反击。最终,他还是放平心态,选择“尽人事,听天命”。在一首发给媒体的打油诗中,赵伟国写到:江湖百战毁誉间,金戈铁马意正酣;了却家国天下事,不求生前身后名。

一场浩浩荡荡的重整落定,赵伟国也黯然出局,紫光集团新任董事长李滨能力挽狂澜吗?

7月13日,紫光集团新任董事长李滨在《致紫光集团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紫光集团将设立三个总部,分别是业务总部、赋能总部和管理总部。

李滨认为,紫光集团控股了10余家高科技企业,规模已经很大,但业务发展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加上资金问题和债务的重压,面临的竞争和挑战非常大。

7月21日,李滨履新后首次视察旗下产业公司。当日,在紫光股份董事长兼新华三集团首席执行官于英涛的陪同下,他参观考察新华三集团杭州总部创新体验中心以及位于杭州萧山的紫光股份智能工厂。

李滨能否带领紫光集团再续辉煌仍需时间验证,但属于赵伟国的时代正逐渐远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拿下国家级都市圈之后,福州如何凸显中心地位?
13万亿“蓝海”,掘金养老金融,银行系与保险系谁更胜一筹?
电子阅读器还有未来吗?腾讯阅文宣布将关停相关业务,网友:彻底没用了
续航“焦虑”你还有吗?新能源车主:租了100度的电池,国庆假期一点也不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