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季炒成旺季!新疆、三亚酒店价格飙至上万元,本地人劝你晚点再来

林心林
2022-07-14 07:30:05
来源: 时代财经
一位三亚代理商称,他所接触的不少星级酒店今年前几个月几乎都是亏损状态。“如今旺季肯定想着补回来的。”

“独库公路都变成堵哭公路了,整整堵了12个小时。”自驾游客徐娟说道。

微信图片_20220713225550.jpg图片来源:Pexels

7月10日中午12点,徐娟与朋友自驾驶入新疆独库公路,这条公路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2021“中国最美公路”之一,沿途经过独山子大峡谷、那拉提、巴音布鲁克等景点。

不过,这段全程500多公里的公路远超徐娟的想象。“我们从独库公路北段进入,没多久就开始了无尽的堵车。”直到凌晨12点,徐娟一行才走出了独库公路,原本没有路灯的独库公路,因为密密麻麻的车队,夜晚看起来竟成了一条灯火通明的风景线。

独库公路的拥堵,是当前新疆旅游市场回暖的一个缩影。“新疆从六月开始就进入了旅游资源紧张的情况,酒店、车辆、领队均告急,旅拍团队也是行程满满。”新疆旅游从业人员高辉介绍道。

其中,酒店的价格上涨幅度尤为明显。高辉称,从6月开始,伊犁、阿勒泰等热门景区的酒店价格就不断上涨,从一两百元每晚涨到了八九百元每晚,景区里面更出现单价三四千元乃至上万元的独栋别墅酒店。

不止新疆,在三亚、丽江、大理等地,酒店、民宿价格上涨的情况并不少见。

民宿价格涨了七倍,本地人:晚点再来

随着暑假来临,熔断政策以及跨省游放松,近期全国旅游业都出现一定的复苏。许多旅客对于旺季酒店涨价并非没有心理预期。

新疆是这一轮旅游复苏中最典型的旅游城市之一。

据悉,每年6月-10月为新疆旅游旺季,加上新疆当地伊斯兰传统节日古尔邦节,本地与外地游客数量激增。根据新疆官方发布的放假通知,2022年7月10日是古尔邦节,7月9日至13日放假调休,共5天,其间新疆所有收费公路对7座以下载客车辆实行免费通行。

“全国可能有一半旅游的人都在新疆。”不少身处新疆的旅客都有类似感受。高辉则对时代财经称,事实上往年新疆真正的旅游旺季是在7月中旬以后,但是今年足足提前了半个月。

一组数据显示,今年5月,新疆全区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游客1.90万人次;6月攀升至5.73万人次,环比增幅达201.08%;7月日均接待游客则突破11万人次。

酒店住宿的数据同样出现上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的数据表明,7月以来,新疆星级饭店日均出租率已达53.87%,而此前的5月、6月分别是19.79%和43.29%,升幅明显,伊犁、阿勒泰的星级饭店出租率甚至达到90%。

价格方面虽未有统计数据,但不少旅客已有所感知。热衷大西北旅游的王慧曾于去年11月在新疆阿勒泰游玩一个多星期,在禾木和喀纳斯都停留了四五天,“当时两个地方的酒店基本都在100元-150元/晚,普遍两三百就能住到不错的了。”

本计划今年7月带家人重游故地,但王慧发现,去年她住的喀纳斯老村民宿基本都已满房,不同房型房间的价格涨到了800元-1700元,上涨了近七倍。

“虽然旺季会有一些涨价,但是在喀纳斯,酒店民宿价格如果达到一两千以上,我觉得就不划算了,设施设备和配套都跟不上。”王慧说道。

高辉则表示,在古尔邦节这几日,新疆不少县城的酒店飙升到了三四千元,甚至出现了上万元的包栋别墅。不仅价格较往年上涨,即便相差一个星期也可能出现翻倍增长。

一名穷游的大学生就在社交网站上称,其7月7日在新疆伊犁的一家7天连锁酒店住了三晚,价格在200元左右;但是当他7月12日想要推荐给同学的时候,发现最低房型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88元。

“我作为本地人,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要说外地的朋友了。”新疆本地人胡馨表示,看到如今许多外地旅客不远千里来新疆旅游很开心,但是她并不认同这种非理性的价格上涨。

胡馨向时代财经表示,建议外地旅客可以先避开古尔邦节五天的假期,等到后面住宿价格合理一些再来旅游也不迟,“八九月的新疆也很美。”

五星级酒店也翻一番,四天价格涨到四倍

小猪民宿提供数据显示,截至7月13日,民宿价格整体成上升趋势,较6月同期上涨34%,其中价格上涨最多的城市就包括三亚、重庆、大理等,涨幅均超过47%。

高辉称,“出现价格疯涨的酒店民宿,多以个人经营的居多。”他表示,去年底以来,不止新疆,全国各地的旅游业都进入低潮期。而相比连锁酒店,个体经营的抗压能力更小,“肯定都趁这个时候回回血,不然都要关门了。”

然而,目前的住宿涨价不只停留在个人经营的民宿、酒店,许多连锁的中高档酒店也出现了价格翻倍增长的情况。

这在海南三亚表现得更为突出。自1996年中国第一家五星级度假酒店凯莱在三亚开业以来,三亚一度掀起酒店建设的热潮,不少国际、国内高星级酒店在此落地。

今年6月三亚全面解封之前,三亚遭遇了近两年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疫情防控,酒店的价格随之下滑,这让三亚酒店代理商李勤不禁感叹,“这是几年以来价格最低的时候。”

据李勤透露,今年五一期间,许多去年同期四千多元一晚的海景房,折扣价格只需一两千元。

不过,随着疫情得到控制,6月中下旬,三亚迎来了一大波游客,把原本的旅游淡季炒成了旺季。

携程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三亚市酒店整体预订量环比上周增长13%,高星酒店预订量环比增长11%。此外,在携程、途家民宿等平台,三亚不少热门酒店、民宿一周内的房间显示已订完。

其中,上海赴三亚的旅游潮引来关注。据携程公关总监汪怡明表示,从6月25日至7月2日 ,一周内上海赴三亚的酒店预订单量增长了140%,订单金额同步增长了180%。

上海人钟丽就见证了三亚酒店价格的飞涨,“四天涨到四倍价格。”6月25日,钟丽计划预订三亚亚龙湾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复式双居泳池房”,入住时间在7月9日,价格为1855元/晚;因计划有所推迟,6月29日时钟丽才决定预订酒店,但此时7月9日当晚的同房型价格已飞涨至6440元/晚。

“太后悔了,晚一点下手就亏了好几千。”同时钟丽发现,其他的四五星级酒店房价几乎都在飞涨。

钟丽表示,其在2018年、2019年多次前往三亚,许多中等档位的酒店价格都在两千元以内,如今“都快涨成马尔代夫的价格了。”

从事酒店代理的李勤则表示,这两个月的酒店价格上涨程度超出了想象,“房价比以往旺季还旺。”据李勤观察,一些高奢酒店如亚特兰蒂斯、柏悦、嘉佩乐等品牌,尚处于旺季调价的正常范围,但一些中高档酒店,如美高梅、希尔顿、天域,涨价幅度最为明显,翻了不不止一番,尤其是亲子酒店。

李勤举例,三亚丽思卡尔顿酒店在2018年淡旺季的价格在850元-1200元,2019年疫情开始1200元-1500元,后来一度回落至1000元以内。但是今年7月,丽思卡尔顿酒店的房价已经涨至2800元左右。

这也增加了李勤与咨询订房客户的沟通成本。“许多客人隔了一两天再问价格的时候,酒店的房间价格已经上调了几百上千,情绪激动的客人就会骂我们漫天要价。”但在李勤看来,自己只是拿佣金提成,酒店涨价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多关联。

不过李勤也指出,他所接触的不少星级酒店今年前几个月几乎都是亏损状态,“如今旺季肯定想着补回来的。”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这个国庆节的露营婚礼,我请天眼查做了证婚人”
千亿槟榔产业“戒瘾”:在售小商户,“怕关店以后不敢卖”
比亚迪公章、王传福签名遭伪造,还有哪些上市公司中过招?
离谱!一夜之间冒出众多“亲戚”游戏蹭热度,狗了个狗、羊了个咩都来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