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采拟中选结果出炉,肝癌一线靶向药降幅97%!专家:挤压仿制药水分,倒逼企业搞研发

王丹丹
2022-07-13 23:06:04
来源: 时代周报
集采结果已经出炉

2022年7月13日,备受关注的第七批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下称集采)在南京紫金山庄落下帷幕。此次集采涉及的品种达到61个,共147个品规,涉及恶性肿瘤、心血管、糖尿病等多个治疗领域。当日,本次集采的61种药品拟中选结果已全部公布。

其中,业界较为关注的肝癌一线靶向药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的最低拟中选价格为3.2元/粒,降幅达97%;注射用奥美拉唑最低拟中选价格为0.69元/瓶,降幅达95%;降血压药物硝苯地平控释片最低拟中选价格为0.36元/片,降幅达84%,缓控释片最低拟中选价为0.042元/片,降幅达91%;“流感神药”奥司他韦共有5家企业中标,东阳光药(1558.HK)报出了0.99元/粒的最低价,被业内评价为“自杀式报价”。

国家医保局介绍,本次集采有295家企业的488个产品参与投标,217家企业的327个产品获得拟中选资格。其中,6家国际药企的6个产品中选,211家国内药企的321个产品中选,投标企业中选比例73%。

据统计,本次集采纳入60种药品,327个拟中选产品平均降价48%,按约定采购量测算,预计每年可节省医保费用185亿元。今年11月,这些集采药品落地之后,中标企业届时将瓜分700亿元的公立医院市场份额(米内网统计这些药品去年在公立医疗机构的合计销售额)。

价格竞争激烈,有企业“自杀式报价”

本次集采纳入了刚过专利期(专利药的保护期,一般为20年)的肝癌一线靶向药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中标企业有先声药业(02096.HK)、奥赛康(002755.SZ)、南京正大天晴、齐鲁制药等7家企业。其中,先声制药的报价为96元/盒,为该药品最低报价的企业。按每盒4mg*10粒/板*3板/盒的规格计算,合3.2元/粒,而集采给定的限价为108元/粒,降幅达到了97%。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放疗科医生毛伟(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市场上销售的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多为跨国药企卫材生产,每盒售价约3300元/30粒,均价约108元/粒,患者一个治疗周期花费约7000~9000元。集采落地后,按先声药业的3.2元/粒的最低报价,患者一个治疗周期的费用约为200~300元,用药费用最高节省约8000元。

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教授路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肝癌可选的治疗药物品种较少,其中很多是新药,价格较高,但刚过专利期的仑伐替尼被纳入集采,能够让更多患者受益。”

本次降价最“卷”的企业要数东阳光药。“流感神药”奥司他韦是东阳光药的主打产品,也是广受认可的抗病毒药物,被国家卫健委纳入《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20年版)》。

本次集采,奥司他韦的竞标共有5家企业中标,除东阳光药外,还有华海药业、科伦药业、石药欧意、齐鲁制药等。时代周报记者查询第七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表显示,东阳光药的奥司他韦胶囊拟中选价格为29.97元,规格为75mg*30粒/盒,合0.99元/粒,而在此前公布的集采文件中,该品种不同规格的最高限价6-13元/粒。业内称其为“自杀式报价”。

7月12日,该消息一出,东阳光药的股份直接断崖式下跌超7%,截至当日收盘其市值为54.56元。

其他几家中标企业如科伦药业的奥司他韦胶囊规格为75mg*10粒/板/盒,拟中选价格为14.96元,合1.5元/粒,相比之下,东阳光药的降价之凶狠,对国内奥司他韦市场可谓势在必得。

东阳光药出手之所以如此强硬,除了竞争对手众多,还因为东阳光药是奥司他韦国内最大的销售商,公司营收的近90%都是靠销售奥司他韦来完成。而疫情以来,奥司他韦的国内销售额历经了大跳水,财报显示,2020年东阳光奥司他韦销售额比2019年减少65.1%,从接近60亿元降至20.68亿元。所以,东阳光药必须借助本次集采占领奥司他韦的绝大部分市场,“以价换量”。

根据以往的经验,东阳光药的奥司他韦进入集采后,有望成为院内该系统化药销售额的第一名。

业内分析人士万水(化名)对时代周报指出:“有的药品销售不太依靠院内渠道,所以报价略高一点,而像奥司他韦属于处方药,院内是主要销售渠道,加上竞争比较多,所以报价就会压得很低。”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疫情前,奥司他韦在我国公立医疗机构及城市实体药店的年销售额超65亿元,这也是本次集采中为数不多院内销售规模超过60亿元的药品品种。

仿制药仍是集采主流,专利药更利发展

据悉,本次集采,国内公立医疗机构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品种中,多个品种原研药市场份额仍较高。如名列第一、年销售额高达66亿元的硝苯地平控释剂型,原研药厂家拜耳的市场份额高达72.45%。

此外,相较于前几次集采,本轮所涉及的原研药品种跨国企业数量有所上升,勃林格殷格翰、GSK、罗氏、武田、辉瑞、赛诺菲等企业共有46个原研产品纳入本次集采,其药品价格也有所下降。辉瑞的替加环素、日本安斯泰来的米卡芬净、意大利伯莱科信谊公司的碘帕醇、西班牙艾美罗公司的依巴斯汀等4个原研药以67%的平均降幅中标。

虽然原研药仍占据一定市场份额,但国内的仿制药企业在集采中的表现也很突出。国金证券认为,以奥曲肽、仑伐替尼、二甲双胍维格列汀等为例,其多个品种属于进口药一家独大,通过本次集采,国内企业有望在较小的推广成本下实现市场份额和销售额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奥司他韦的原研企业,罗氏也参与了本次集采,给出的最终报价为20.06元,后因远超限价而流标。

罗氏并不是本次集采中唯一一家被仿制药“打败”的企业。硫酸特布他林雾化吸入用溶液(2ml:5mg)在本次集采中为6个国内仿制药与1个进口原研药之间的较量。据悉,其原研药厂家阿斯利康的报价为4.293元,紧接着是石家庄四药的1.39元、普瑞特药业的1.36元、洪森药业的1.315元,报价最低的为河北仁合益康的0.957元。中标企业有5家,最终整体降价在60%-70%左右,石家庄四药和阿斯利康出局,阿斯利康报价超出限价1元。

目前,国内仿制药企业看似占据了大部分的国内市场,但对于这些企业未来的发展,一些业内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万水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全球范围来看,做仿制药的企业利润基本都很低,生存困难,只有专利药才能给企业带来长远的发展。仿制药暴利,第一不符合群众的利益,第二不符合国家的利益,不利于创新,国家开展集采也并不是鼓励仿制药,是为了挤压仿制药虚高的水分,倒逼企业搞研发、求创新。如果企业一味依赖仿制药,未来的生存肯定艰难。”

东莞证券认为,集采纳入的品种不断扩大,但具体品种降价的幅度相对有所缓和,杀出“地板价”的情况会越来越少。由于集采趋于常态化,对市场的冲击边际减弱。从政策导向上看,集采倒逼药企进行创新转型,对于仿制药企业来说,低端、易仿药品已经无法提供给公司足够的利润,首仿药、难仿药、创新药才是仿制药企业未来的利润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透过基因发现人类进化之谜!研究人类起源的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开发商抢收“黄金周”:全员上岗加足7天班,有楼盘预计接待超千组客户
诺贝尔奖121年:奖金越发越多,用滞后性奖项记录时代变迁
退休后,我在短视频当“网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