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首富负债357亿元,拼杀40年折戟房地产,别墅豪车被拍卖

刘新歌
2022-05-27 22:25:05
来源: 时代财经
“鸡毛没根立不住,根太重了飞不起来”。

义乌.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017年,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热播,该剧以一对义乌夫妻的感情和创业故事为线索,讲述了义乌改革发展30多年曲折而又辉煌的历程,故事的原型人物、浙江女首富周晓光也因此广为人知。

可惜好景不长,5年后的今天,她不仅身负巨额债务,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光圆成”)也于近日收到“退市通牒”。

5月 24 日,因2018年、2019 年度净利润为负、2020年期末净资产为负、2021 年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决定终止ST新光股票上市,6月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并将于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被摘牌。

届时,新光圆成6年上市路将走到尽头。靠摆地摊起家、曾经身家330亿的“饰品女王”周晓光,也经历从“浙江女首富”到一度负债高达357亿元的人生反转,不仅先后被出具45个限消令、72次成为被执行人,还被法院“悬赏追债”,别墅、豪车等也被多次拍卖。

陷入如今的窘境,或源于周晓光在地产上的布局。从2011年开始,新光集团不断借新还旧,2016年新光圆成上市当年也连续发行了6只债券,资金问题最终引爆债务违约。而一路商海拼杀40年、凭借时代风口“鸡毛飞上天”的女首富,面对如今的一地鸡毛,是否会后悔“误入地产歧途”?

上市6年被强制退市,1.27万股民踩雷

对于新光圆成的退市,其1.27万股民或许并不意外。自2016年4月上市以来的6年多时间里,它已戴上ST的帽子近三年半。

2018年12月3日,新光圆成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于当日停牌1天,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新光圆成”变更为“ST新光”。

“戴帽”以来,新光圆成的经营状况一直未好转:2018年度、2019 年度连续两年净利润均为负值,2020年4月29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但2020年末净资产仍为负。

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21年年报持“保留意见”触发了新光圆成的退市“开关”。中兴华认为,新光圆成的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18年-2020年,新光圆成连续三年亏损,净利润分别为 -2.12亿元、-50.85亿元、-32.57亿元。

此外,新光圆成还存在大额借款及利息逾期无力偿还,大额逾期应交税费及滞纳金未缴纳、偿债能力较差,大额对外担保被起诉要求承担担保责任、具有较高担保风险,大量商品房被抵押或查封、对房产销售存在重大不利影响,以及破产重整能否成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诸多不利事项。

事实上,新光圆成也并未“躺平”,在2021年内,它为“保壳”进行了一系列债务豁免操作,于2021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7.01亿元。但中兴华认为,其中债务和解及债务豁免形成的收益等非经常性损益19.24亿元,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2.23亿元,因此对其财务报表持“保留意见”。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 年修订)》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如首个会计年度出现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而从2016年上市以来的历年年报看,新光圆成并不是一家健康的上市公司。除2016年上市时,因资产注入实现营收和净利润的大幅增长外,其余多个年份营收负增长、净利润也为负值,甚至在2019年净利同比下跌2293.6%。强化内控、收回违规占用资金、加快处置存量商品房、维持正常运营则成为新光圆成近四年来的经营重点。

2019年年报里,新光圆成解释称:“由于公司计提了大额担保损失及资产减值准备,并且有息负债较大,部分到期未偿还形成违约,需要支付违约利息或罚息,导致本期财务费用、资产减值损失及营业外支出较高,当期经营亏损。受房产抵押、查封因素的影响,公司主要项目的商品房无法实现正常销售,给公司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A股迎来一波大规模退市潮,目前已有超40家公司触及强制退市指标。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时代财经称,受国际资本市场和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今年A股呈现多元震荡的格局,A股正向监管更完善、市场更规范的方向发展。

拼命加杠杆,女首富周晓光地产穷途

“鸡毛虽轻,但有点风它就能飞到天上去”。《鸡毛飞上天》的经典台词,概述了以女主人公骆玉珠为代表的一代浙商紧抓时代风口,白手起家、实现人生超越的故事。

出生在浙江诸暨贫寒山村的周晓光也一度乘风而上。背靠义乌这片小商品批发“圣地”,她从流动小贩一路摸爬滚打成为“饰品女王”,在“万元户”稀缺的上世纪80年代便积累了数十万身家。

在义乌小商品市场造富的年代,周晓光与丈夫虞云新成为“先富起来”的那批人,早早在义乌买了房、开了新店,甚至于1995年斥资700万元创办了“新光饰品有限公司”,开创了义乌饰品的生产先河。但“女王”也有烦恼:员工不断出走、成为竞争对手;新品一经推出就引起同行的跟风和抄袭;低价竞争……

为了立于不败之地,除了与国际知名品牌合作,周晓光还开始多元化经营。2004年,周晓光夫妇由单一的饰品经营跨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投资等多个行业。地产业务方面,她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了浙江万厦,地产开发主要集中在义乌及其周边的浙江东阳、金华、杭州等城市,产品形态包括住宅、购物中心、商贸综合体、酒店等。

不过,新光集团的快速发展建立在拼命加杠杆的基础上。为拓宽融资渠道、化解债务压力,周晓光夫妇多次寻求借壳上市,在试图借壳*ST金路未果后,他们与马鞍山方圆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马鞍山方圆”)快速达成合作。2016年4月,新光控股通过购买新增股份的方式成为马鞍山方圆的控股股东,并将旗下的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的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实现了地产业务的借壳上市,更名为“新光圆成”。

新光圆成为周晓光的房地产版图而生,借壳上市募资的32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其余大多用于义乌世贸中心、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及附楼、新光天地三期等项目所需及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重组上市时,新光圆成作出了三年合计40亿元的业绩承诺,但并未如期实现,控股股东还被曝以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被其占用等违规操作。而因控制的公司或关联企业自身资金紧张,新光集团在向银行融资及向其他企业或个人拆借资金的过程中,还违规使用新光圆成的公章签署担保合同,其中向银行融资9亿元,使用公司旗下义乌世贸中心酒店房产提供第三顺位抵押担保。

困顿之下,新光圆成还曾“卖子”求生。2018年5月,其全资子公司万厦房产将与滨江集团合作开发的义乌市新光壹品46%的项目权益转让给滨江集团,转让对价为18.24亿元。

不过,近年来房地产调控趋严,市场销售下行,新光圆成的财务和经营状况均未好转,它在2021年年报中透露了目前的困境:“以前年度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及以公司名义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尚未解除,导致公司流动性紧张,到期债务未按期偿还形成违约,对外融资无法正常开展,部分可售房产被抵押或查封无法正常销售,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易居研究院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义务小商品市场的发展让周晓光获得原始的资本积累,但在房地产领域没有形成专业度和自己的发展路径,因此会日渐被动。

虽然房地产板块借壳上市后表现并不佳,但却让新光集团成为总资产约800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也让周晓光夫妇的财富迅速增加,以330亿身家位居2017年胡润富豪榜第65名,周晓光则于2018年3月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为浙江女首富。

如今新光圆成的“败局”,或许也印证了剧中那句台词:“鸡毛没根立不住,根太重了飞不起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万科郁亮:没有任何理由躺平,十万亿地产市场常做常新
“南京西瓜换房”上热搜,售楼处:确实是这个楼盘,但没有收到活动通知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巨额债务压顶,老板娘临危受命,这位千亿房企创始人为何交棒夫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