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鸡王”冲刺A股,网红创始人束从轩不拿股份,儿子儿媳身家85亿

王言
2022-05-24 20:52:35
来源: 时代财经
经过数年的辗转腾挪,束从轩和妻子张琼不再持有老乡鸡股份,其子束小龙、其女束文、儿媳董雪成为公司的大股东和实控人。

“网红”“段子手老板”,是安徽餐饮品牌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留给外界的第一印象,农民出身、当兵退伍后养鸡经商,则是他最为朴实的标签。如今,老乡鸡上市计划的披露,则让公众开始对束从轩有了更多的了解。

5月19日,中国证监会于官网披露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乡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

WechatIMG4662.jpeg图片来源:束从轩微博

招股书显示,束从轩及其妻子张琼均不持有老乡鸡股份,束从轩儿子束小龙、女儿束文、束小龙之妻董雪合计持有公司91.32%的股份,为老乡鸡实际控制人。不过,老乡鸡在2022年3月的最新协定中规定,在董事会、股东大会表决时保持一致意见,如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仍以束从轩的意见为准。

另据天眼查,束从轩名下有超过300多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两家分别是肥西老母鸡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老母鸡农牧科技”)和肥西老乡鸡食品有限公司(下称“老乡鸡食品”),老母鸡农牧科技主要从事优质鸡养殖及销售、蛋品加工及销售业务,老乡鸡食品则从事禽类屠宰加工等业务。

而老乡鸡能够实现盈利,恰恰离不开这两家公司——在老乡鸡各子公司中,2021年,除老母鸡农牧科技和老母鸡食品的净利润为正增长外,安徽、湖北、上海、广东、北京等地的餐饮子公司净利润均为负增长,共亏损1.63亿元。

这也意味着,上游的养殖业务和屠宰加工业务支撑起了老乡鸡的利润,而作为上市主体的餐饮业务却全部亏损。

5月24日,就老乡鸡上市计划、公司经营情况等问题,时代财经联系老乡鸡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老乡鸡上市的目的很明显,除了抵抗疫情冲击造成的关店、亏损以外,也是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能在一二线城市进行扩张。但在疫情影响下,投资者对餐饮业信心不足,老乡鸡本身的业务状况,包括加盟模式、一线城市的扩张策略等都不容乐观。”餐饮分析师、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告诉时代财经。

“安徽鸡王”的财富故事

1982年秋天,刚满20岁的束从轩从部队复员后回到安徽肥西老家。此时恰逢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正在实践。经过一番思虑,束从轩筹集1000元,购买了1000多只鸡,办起了家庭养鸡场。

这1000多只鸡,让束从轩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在养鸡生意形成规模之后,束从轩又开始新的尝试,比如把鸡风干再卖或者做成袋装食品,来减少养殖业利润波动,但效果都不佳。

偶然机会下,束从轩发现,在合肥市的肯德基和麦当劳等西式快餐,两个面包片加上几块鸡肉就能卖十几元钱,相当于他半只鸡的售价,而且生意十分火爆。他决定进修,入局餐饮行业。

2003年10月,束从轩在合肥市开出了第一家饭店——肥西老母鸡,主要经营鸡汤炖品和以鸡肉为主的中式菜品。不同于市场上常用的白羽鸡,肥西老母鸡主要取材于自家养殖的本地土鸡食材。

2005年6月,合肥国资委下属的合肥创新投以200万元入股肥西老母鸡,持股50%。2007年,合肥创新投在拿到40万元的分红后,将股份转让给束从轩之子束小龙。

2011年,肥西老母鸡在安徽开出了130多家门店,在南京和上海的门店数量也达到100多家。不过,离开了大本营合肥,肥西老母鸡的辨识度迅速降低,门店生意不温不火。

同一年,束从轩在听完特劳特公司的战略定位报告之后,一次性支付了400万元的咨询费,请特劳特公司协助其进行战略规划。在特劳特公司的操盘下,束从轩将“肥西老母鸡”正式更名为“老乡鸡”。

此后,人均消费额仅30元的老乡鸡的营收迅速增长。2019年,老乡鸡发文称:公司用了12年时间将营收跨过10亿元;又用了2年时间,跨过20亿元。从2011年到2019年,利润翻了33倍,销售收入翻了32倍,年均增速在40%左右。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老乡鸡的营收分别为28.59亿元、34.54亿元、43.9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9亿元、1.05亿元和1.35亿元。在上市前,老乡鸡的估值达到180亿元。

此外,经过数年的辗转腾挪,束从轩和妻子张琼不再持有老乡鸡股份,其子束小龙、其女束文、儿媳董雪成为公司的大股东和实控人。根据官方资料,目前,束从轩担任老乡鸡董事长,张琼出任副总经理,束小龙为副董事长,董雪的职务为董事和副总经理。

《2022年胡润全球百富榜》显示,束小龙与妻子董雪以85亿元的身家,位列榜单第2677位。

土味公司和网红董事长

至2019年末,老乡鸡全国直营门店拓展至800家,成为了当时国内仅次于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等“洋快餐”的第一大中式连锁快餐店。

不过,束从轩在2020年的宣传视频中透露,决定进军长三角一线城市之前,老乡鸡在全国的知名度甚至不足0.01%。老乡鸡急需一个出圈的契机。此后,束从轩陆续通过“200元预算发布会”、隔空邀请岳云鹏做代言人等举措,试图扩大老乡鸡的知名度。

但真正让老乡鸡走红的,是疫情期间的“手撕员工联名信”事件。2020年2月,一则“手撕员工减薪联名信”的视频让束从轩迅速走红。彼时,全国疫情防控形势严峻,餐饮企业或是大批关店,或是裁员减薪。但束从轩直言:“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也要确保员工有饭吃,有班上。”同时,束从轩还不忘“卖惨”,称受疫情影响,老乡鸡保守估计至少亏损5亿元。

不管是主动营销还是被动回应,一时间,束从轩和老乡鸡的路人好感值迅速提升,甚至有银行表示愿意借款帮助老乡鸡。

在社交平台上,老乡鸡官方微博也通过土味魔性的“咯咯哒”口号与其他品牌联动,引发网友围观。

尽管在营销方面独树一帜,但老乡鸡的钱却越来越难挣。根据招股书,2019-2021年,老乡鸡的毛利率分别为19.02%、17.28%和16.56%。老乡鸡解释称,这主要是原材料成本上升、人工成本上升和疫情影响所致。

走不出安徽,却要把店开到全国

此次冲击A股,老乡鸡拟募集资金12亿元,而募资金额的绝大部分将用于在上海、南京、武汉、杭州、深圳等重点城市新开700家门店,以及在上海建立华东总部等。

在营收大头依然来自于大本营安徽的情况下,老乡鸡的扩张计划显得有些激进。根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末,老乡鸡在全国范围内共有991家直营门店,其中,安徽市场有619家,占比高达62.5%。此外,2019-2021年,老乡鸡来自于安徽市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2.01%、79.97%和70.65%。

餐饮分析师、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告诉时代财经:“成立至今,老乡鸡还未建立起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大肆、盲目开店很容易陷入失控的状态,扩张太快管理等各方面肯定跟不上。”

老乡鸡也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后续上海生产加工基地的建设并投入使用,公司会加大华东及周边地区的市场覆盖。但由于公司目前生产加工基地仍主要在安徽省合肥市,受限于新鲜及短保食品的销售半径,报告期内来自于安徽市场的收入占比始终处于较高水平。因此,公司目前依然存在着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安徽地区的市场集中风险。

面对向外扩张的压力,长期坚持直营模式的老乡鸡还开始引入加盟模式。招股书显示,老乡鸡自2020年开展加盟业务,该业务2020和2021年收入分别为1142万元和8365万元,只占到总营收的0.33%和1.90%。加盟模式虽然能提高老乡鸡的扩张速度,但其加盟店的食品监管和运营等问题都将成为新的挑战。

此外,老乡鸡目前的菜品仍然以老母鸡汤、香辣鸡杂、梅菜扣肉等为主。这些菜品极具安徽特色,老乡鸡能否凭借安徽菜顺利攻占北方市场,仍然是个未知数。

疫情影响下,老乡鸡冲击A股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国内餐饮上市公司业绩、股价纷纷遭遇双杀,而绿茶餐厅、捞王火锅、乡村基、老娘舅、杨国福麻辣烫等纷纷谋求上市,但至今也未有一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巨芯疑似被巨化股份包装上市
有研硅主营产品市场份额骤降,利润靠政府补贴输血
私募“大女主”李蓓官宣不再发文,劝告投资者:多关心经济,少关注八卦
避孕套厂商转行卖气球!行业暴利不再,国际巨头销售额下降4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