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门徒“出淘”:一夜带货千万,谦寻如影随形

李静
2022-05-18 18:06:19
来源: 时代周报
薇娅团队的助播纷纷另起炉灶

薇娅消失半年后,她直播间曾经的“二把手”琦儿回归了。

近日,琦儿走出淘宝、转战抖音,以主播身份开启了直播带货。灰豚数据显示,在5月7日的首场直播中,琦儿直播间成交额共计1912万元;5月9日的销售额一共是1237.3万元,登上当天抖音直播间带货榜第一名。

薇娅的门徒重启直播不是第一次。在琦儿之前,今年2月,薇娅直播间曾经的5名助播组建了“蜜蜂惊喜社”直播间,也开始在淘宝直播带货。

借着薇娅昔日的吸粉能力,“蜜蜂惊喜社”的首播观看人次超过100万,当晚涨粉26万。不过,经过几个月的时间,“蜜蜂惊喜社”的观看人次稳定在700—1000多万,未见有更高突破。

薇娅团队的助播纷纷另起炉灶背后,仍然带着谦寻的影子。这家因薇娅被处罚而大伤元气的MCN机构,不得不通过扶持新主播的方式,来让公司再次步入正轨。

5月17日,谦寻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琦儿已和谦寻解除劳动关系,与MCN公司初行传媒签约。“谦寻鼓励员工自主创业,初行传媒是谦寻内部创业孵化的公司。”该负责人补充道。

如此看来,谦寻和琦儿从明面上已撇清了关系,但是从直播间的各种迹象看来,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曾经的助理成主角

4月13日,许久没有更新社交平台账号的琦儿,在微博和抖音上分别放出了一则翻唱《想见你》的视频,似乎在宣告不久之后会和粉丝见面。之后,琦儿频频在抖音分享运动健身、好物推荐等视频与粉丝互动,为复出做足了铺垫。

5月7日,琦儿正式在抖音开启了带货首秀,并很快冲上了抖音直播间带货榜第一名。飞瓜数据显示,其当晚两场直播时长达5小时,上架商品链接44个,观看人次共有606万。

WechatIMG7761.jpeg

(图源:琦儿Leo抖音账号)

尽管这场首秀没有提及薇娅,但薇娅直播间的影子却处处都在。一方面,粉丝与薇娅直播间的重合度较高;另一方面,琦儿直播的话术风格也还是在薇娅直播间时的风格。

此外,直播间场景的布置,讲解时弹在屏幕上的产品介绍,都与薇娅直播间有相似的地方。

WechatIMG35896.jpeg

(琦儿直播间与此前薇娅直播间对比)

琦儿的直播间在选品上,和此前薇娅直播间类似,从食品、服装到护肤品,品类多而全。不少出现在琦儿直播间的品牌,此前曾频繁出现在薇娅直播间,比如,锋味派、认养一头牛、肌活等。

据新抖数据,从开播到现在,琦儿一共进行了3场带货直播,总观看人次达1649.02万人次,预估销售额依次为2717.42万元、985.17万元和746.51万元,累计带货4449.1万元。可以看出,预估销售额呈现下降趋势。

“目前,新主播要成为头部还是比较有难度的,特别是在直播电商领域已经有一定发展的前提下。在抖音平台,头部主播对内容质量和更新频率都有新要求,需要运营团队和主播本人系统性的配合才能达成,还是有一定难度。”5月16日,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于淘宝直播经验丰富的琦儿而言,转战抖音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而这次转型和谦寻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VCG111287174110.jpg

(此前薇娅直播间中,琦儿作为助理出现。图源:视觉中国)

根据“琦儿Leo”超话主持人发布的微博,公众号“琦儿Leo”是唯一官方账号,该公众号的认证主体是杭州初行传媒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杭州初行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04月28日,法定代表人为徐俊,据有关媒体报道,徐俊曾任杭州谦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现已注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其大股东。

谦寻的影子

初行传媒是谦寻内部创业孵化的公司。但不仅是琦儿,“蜜蜂惊喜社”的背后也有着谦寻的身影。

从蜜蜂惊喜社官方微信公众号可以看到,其认证公司为杭州柏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杭州柏峰”)。天眼查APP显示,杭州柏峰成立于2021年8月4日,大股东是何卫华,和谦寻无直接股份关联关系。

不过,杭州柏峰曾经的注册地址和董海峰旗下的杭州兰海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同在杭州市滨江区江锦国际大厦内。董海峰正是谦寻控股董事长、薇娅的丈夫。

WechatIMG7762.jpeg

(图源:蜜蜂惊喜社宣传海报)

针对蜜蜂惊喜社与谦寻的关系,上述谦寻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谦寻在运营和货品上为他们提供商务支持。”

可以看出,无论是琦儿还是蜜蜂惊喜社,背后供应链支撑均有谦寻的身影。

目前,谦寻旗下仍有林依轮、李艾、大左、呗呗兔等带货主播,但失去薇娅这个超级头部后,谦寻需要扶持更多中腰部主播弥补缺口,布局更多平台,以消解薇娅事件的冲击。

“谦寻目前在各个电商平台孵化和服务各类主播,未来也会继续在多平台深耕发力,用谦寻核心供应链能力和专业数字化选品标准为主播和商家提供更高效、规范的直播支持,更好的服务消费者。未来,谦寻致力成为直播电商行业基础设施般的存在。做好与合作平台、主播、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重要纽带。”上述谦寻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崔丽丽看来,MCN机构长期依赖个别主播或平台,不是良性的发展方式,因此,“出淘”及打造新生力量,是企业的理性思考。

许是已看到头部主播的天花板。董海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早在2019年,为了赋能谦寻第二梯队的主播,谦寻已开始布局超级供应链基地,并对所有的电商主播开放。同时,2021年,谦寻开始做电商培训。

“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已经是MCN机构以及商家的共识。新的直播格局下,大主播直播间在培养自己的助播团队,商家也开始同步自播。比如,在李佳琦直播间,旺旺、依雯等助播已经能独自开播,控场节奏成熟。

不过,选择多平台发力,意味着难度也在升级,各大平台的玩法都不相同。崔丽丽表示:“从不同平台的流量逻辑来看,对于MCN多平台栖息的难度是有的,MCN机构要熟悉不同平台的运营方法和流量逻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从“二十条”到“新十条”,我们正在告别“亮码”生活
年终盛宴:FBIF首届线上论坛(2022)亮点揭晓!180+分享嘉宾,100+场分享!
旷视科技徘徊IPO门口超630天,3年半亏掉146亿元
佛山,“爆款制造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