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牛又败诉!争夺百亿商标,中泰两大富豪对杠6年无赢家

王言
2022-05-13 20:11:26
来源: 时代财经
作为中国红牛的品牌运营方,华彬集团并不接受这一结果。

持续近6年的“红牛大战”又有新的剧情。

5月12日,一份由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下称“天河法院”)出具的判决书显示,其就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下称“泰国天丝”)针对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珠海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广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称为“华彬三被告”,均由华彬集团全资控股)和广东永旺天河城商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华彬三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立即停止使用含有“红牛”字样的企业名称,同时判决华彬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泰国天丝经济损失2.19亿元。

cecc854dbd824aaa96d87c596e3bc832.jpg.pn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天河法院认为,最高法于2020年12月21日作出判决,明确了泰国天丝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注册商标专用权,该案的再审审查程序并不影响原判决的效力。此外,经过商标局备案的最后一份《商标许可合同》约定,天丝公司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至2016年10月6日止。在商标许可使用期限届满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已无权继续使用涉案红牛系列注册商标。

对于上述判决结果,泰国天丝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法院认定,自2016年10月7日起,华彬广东红牛公司在其生产的红牛饮料罐体、包装箱以及生产厂区依然使用红牛商标标识,华彬三被告销售上述红牛饮料行为,已构成对泰国天丝红牛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作为中国红牛的品牌运营方,华彬集团并不接受这一结果。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华彬集团表示,该判决为一审判决,并不意味着该判决立即生效,将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6年诉讼“长跑”

泰国天丝和华彬集团之间的渊源可以追溯至20世纪90年代。

1984年,中国商人严彬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并于1995年与泰国华人富豪许书标的泰国天丝在中国合资成立了中国红牛,拥有红牛商标在中国的经营权。此后,红牛在中国的市场体量不断扩大,影响力逐步加深。

合作20年,双方各自安好,中国红牛成长为国内功能型饮料的龙头,年销售额超过200亿元。2018年10月,严彬以780亿元的财富,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中排名第23位。2022年3月,在《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严彬又以115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104位。

红牛带来的财富越来越多,合资双方的矛盾也开始爆发。

许书标去世后,关于中国红牛的商标归属,许书标子女就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的合作协议产生分歧。2016年10月,泰国天丝向中国红牛发起商标侵权诉讼,理由是在双方约定的授权到期后,中国红牛生产销售红牛饮料属于商标侵权,要求中国红牛停止使用红牛品牌。中国红牛则提出,双方曾签订《协议书》,约定合作期是50年,现在还没有到期。

许家后人以经营期限20年为由,想把红牛商标收回手中。严彬方面则反驳称,双方最初协商的经营期限为50年,注册公司时,受规定限制才将经营期限定为20年。作为红牛在中国市场的培育者,严彬将泰国天丝形容为“摘桃者”。

2016年8月,泰国天丝以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对华彬集团运营的多家公司提起诉讼。据不完全统计,此后近6年时间里,双方的纠纷案件已超过20件。

实际上,天河法院的一审判决并不是华彬集团的第一次败诉。2021年12月31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江苏)有限公司、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杭州红牛饮料有限公司(以上3公司也均由华彬集团全资控股)等,侵害天丝公司红牛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华彬前述三被告和杭州联华华商集团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并判决华彬三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含有“红牛”字样的企业名称并限期变更企业名称,同时,连带赔偿原告天丝公司经济损失1亿元。

眼下,红牛商标之争已经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时代财经,关于红牛商标案的任何判决对国内的红牛产业链体系影响巨大。他认为,即便华彬集团与泰国天丝的合资公司清算注销,但在此之前,无论是泰国天丝还是中国红牛股东,同类案件频繁起诉,对为红牛品牌做出贡献的生产商和经销商主体有失包容。

各有后手

红牛商标的最终归属权一直悬而未决,在进行诉讼战的同时,争议双方也一直在产品和渠道上明争暗斗。

自2017年起,华彬集团开始扶持自有功能饮料品牌战马,并将各类广告投放资源逐步向战马倾斜。截至2019年,战马的年销售额为13.3亿元。不过在此后的2年,华彬集团并未公布战马的具体销售数据。

泰国天丝则另起炉灶,在中国生产了外包装、口感与中国红牛相似的安奈吉红牛。此后,泰国天丝还与养元饮品(603156.SH)等公司达成销售代理合作,安奈吉红牛在国内大部分市场出售。

同时,自2021年起,泰国天丝以保护知识产权之名,将与华彬集团之间的战火引至中国红牛经销商、渠道商、供应商,发起多起同类诉讼,并通过诉前行为保全,冻结相关公司的正常经营资金。2021年5月,在泰国天丝的申请下,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就裁定北京华联超市停止销售涉案被诉侵权红牛商品。

华彬集团也不甘示弱,曾向山东枣庄等各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一项行为保全申请,枣庄法院也曾裁定暂时下架、停止销售泰国天丝的红牛产品,但随后这一裁定又被撤销。

2021年3月底,国家知识产权局曾以国知发保函字(2021)43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商标使用权存在争议是否可以中止案件查处的批复》,回复天津市知识产权局关于销售华彬红牛是否对泰国天丝构成商标侵权的请示中,指若商标侵权案件当事人之间存在商标许可合同纠纷等商标使用权争议,且该案件结果可能影响商标侵权案件定性的,则可以适用中止案件查处的规定。

一位不愿具名的商标代理律师告诉时代财经,在各地人民法院尚未就红牛商标权属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的情况下,相关市场监管机构无权对中国红牛的产品进行下架、销毁等处理。如果法院终审判决泰国天丝胜诉,其可借此申请强制执行,包括对于侵权产品的查封、扣押、冻结、要求赔偿等流程。“但如果侵权标的太多,实际处理流程会相对较长。”该律师称。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尽管中国红牛的年销额仍维持在200亿元以上,但因商标之争产生的内耗却也导致其错过了一波发展机遇。

2021年6月,一份行业中流传出的调研纪要显示,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的商标使用权之争目前尚在各级地方法院审理,中间势必还要经历上诉、驳回、再上诉等过程,预计还需要5~6年时间才可结束,在这段时间内华彬不能以任何线上线下形式做广告推广,对红牛自身的市场拓展非常不利。

根据官方数据,从2013年开始,中国红牛的销售额超过150亿元,到了2015年,这一数据增长至230亿元。但此后的6年时间,中国红牛的销售额一直在200亿~220亿元之间徘徊。

饮料营销专家陈玮对时代财经指出,虽然红牛安奈吉在广东等地区的招商一直在推进中,但不论是经销商的数量还是产品销售情况,都远不及中国红牛。

红牛的现状,为其他功能饮料品牌的崛起提供了绝佳的机会。此前有饮料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一直以来,销售中国红牛的利润虽然不高,但销量一直很稳定。但如今,不少人担心红牛品牌商标的稳定性、产品被强制下架等问题,会选择低价处理手中的产品,转而代理东鹏特饮、乐虎等竞品。

2021年,东鹏特饮母公司、由潮汕富豪林木勤家族创立的东鹏饮料(605499.SH)登陆资本市场。2018-2021年,东鹏饮料的营收分别达到30.38亿、42.09亿、49.59亿、69.7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16亿、5.71亿、8.12亿和11.93亿元。

根据英敏特的数据,2020年,东鹏特饮的市场份额已增至15.4%,而红牛的市场份额缩减至52.1%。

去年7月,东鹏饮料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表示,目前市场上多个红牛品牌的格局其实对红牛品牌是一种伤害,也同样影响着消费者和渠道商。长期以往对品牌带来损害,虽然会给其他品牌发展机会,但同时对能量饮料行业来说亦带来损害。“长期来看他的品牌力会往下走,我们在想办法往上走。”

此外,娃哈哈的启力、达利的乐虎、中沃的体质能量等功能饮料产品也在竞逐市场。根据国金证券的数据,2020年,东鹏特饮、体质能量、乐虎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5.4%、9.2%、6%。

其他的跨国竞争对手亦在逐渐加码中国市场。2019年12月,蓝白罐装的奥地利红牛在中国市场首次签约中国运动员、滑雪冠军谷爱凌;2021年4月,奥地利红牛找来百威中国合作,授权后者成为内地的独家代理商。

陈玮认为,加多宝与广药集团之间的商标争夺案例给了行业很大的启示,红牛能成为中国的功能饮料巨头,依靠的是其多年来在市场品牌和渠道的积累。“功能饮料的可替代性很强,门槛其实并不高,华彬集团和泰国天丝,合则双赢,分则双输。”陈玮对时代财经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莆田鞋”商标获批,当地人呼吁“给一个机会”,消费者:穿出门会被朋友笑
东鹏特饮销量超过红牛,货车司机:累了困了,选便宜的喝
银行也爱元宇宙!宁波银行申请元宇宙商标,回应:暂无进一步计划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