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守文:体育产业会是经济转型的重要议题

2015-04-06 21:58:03
来源: 时代周报

 时周特约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2010年开始,韩国、印度、泰国相继加入F1亚洲版图,各承办地政府都付出了相当比例的财政资金。上海F1的经济效益10年来也频被国人诟病,但就是在这争议声中,上海F1今年迎来续约后的第5年。

体育产业与区域经济研究专家、华东政法大学体育法学与体育产业研究中心副教授余守文对F1中国站研究多年,还曾参与上海市政府就F1对区域经济的外部效益进行评估的投标。他认为,国内目前仍处大建设时期,F1这样的大型项目建设对城市发展的带动有多大较难测算。

F1与汽车产业的特殊产业链

时代周报:F1是一个站点进出频率颇高的赛事,对于它的经济效益争议也比较多。很多人说F1不能只看直接的经济效益,还要看整体效益、社会效益,但这些效益是如何被衡量的呢?

余守文:是否应坚持举办F1,这是个很难用yes或no来回答的问题,要用系统的科学评估来说话。总的来说在中国这种评估测算还是挺困难的,因为国内现在处于大建设时期,很多大型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是同时进行的,上赛场(上海国际赛车场)的投资也就是几十亿,在众多大的投资项目里面很难测算其影响。

而国外很多的城市已经比较成熟,一般来说很少有大的投资项目,所以一旦有体育设施的建设,只要在一定范围内收集数据,就能有很好地评估。赛事的宣传效应要用另外一些方法来测,比如在google上统计“上赛场”出现多少次,“上赛场”和“上海”相加出现多少次,再通过计算进行折现,当然也可以进行问卷调查,比如说调查东南亚的国家对上海了解多少,通过F1赛事的举办上海有没有树立旅游城市的形象,欣欣向荣、安全稳定的形象等。这些问题通过综合手段都是可以量化的,在F1上海站一期合约到期的时候,上海市政府就请国外知名的咨询公司就F1对区域经济的外部效益进行过评估。

时代周报:有人将日本的F1赛事称为“整体式入侵”,也就是说赛事和汽车制造商可以有效地支持对方,你觉得一个地方F1的发展和汽车产业的关系大吗?

余守文:对赛车和汽车产业关联度的实证研究表明,两者确实是有关联的。F1尤其跟一般的赛事不一样,往往从车的材料到研发、制造,到比赛、宣传,会形成一个非常特殊的产业链。很多汽车产业会有意识地把一些新技术拿过来进行实验,因为F1赛车平均时速高达200多公里,比赛时连续开五六十圈,实验效果很明显。很多航空用的技术转化到跑车、普通汽车上往往需要数年的实验,但在F1赛车里可能很快就能完成,所以有人把F1赛车称作航空工业向民用工业的转化器。同时,车队之间的激烈竞争也会迫使它们寻找最先进的技术来提高优势,虽然看似微不足道的优势,但这些微不足道的优势往往能使车队赢得胜利。

还有一点就是一说到车,都有很多共性的地方,有车的人对车都会比较关注,所以赛车这项运动和汽车厂商都有共同的目标客户,就是喜欢车的人。如果说一个国家汽车产业比较发达,大家有条件玩车、欣赏车,汽车文化普及,那么对赛车产业自然就会有促动。

政府推动体育产业是普遍趋势

时代周报:对于承办方来说,F1的成本和收益都有哪些?

余守文:从承办方来说,主要的成本不外乎注册费、转播费、赛车场地的建设费用、运营和维护费用,注册费的高低取决于国际汽联(FIA)和各个城市之间的谈判和博弈。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赛事期间的安保,尤其是“9·11”以后,一旦遇到国际赛事,安保成本还是挺高的。另外还有一个成本,测度起来非常困难,就是机会成本,如果把赛车场的土地用于发展教育,建一所大学,对比下来谁会对社会、对经济有更大的贡献也很难说。所以要降低成本,场地的综合利用问题就很重要,如果只是为了单一的赛事就把场地一年到头晾在那里,必然会造成极大的浪费。所以现在有一个体育综合体的概念,体育场地不光用于赛事,还可以用于会展、文化艺术活动。

从收益方面来讲,从小到大包括了像门票收入,城市的住宿、餐饮、旅游等。宣传作用是无形的收益,比如F1已经是上海的一张城市名片,通过F1赛车的举办,让人们知道上海这个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也是一个旅游城市,一个能够办F1赛车的城市,这对城市的转型发展是有一定效用的。

时代周报:各国政府在F1赛事中扮演的角色一样吗?你怎么评价上海市政府这些年来对赛车运动的作用?

余守文:这取决于政府掌握的资源,政府对经济的主导能力,还有政策目标是什么。上海市政府对F1的作用肯定是很大的,在上海那么寸土寸金的地方划出一片土地来建设赛车场,没有政府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上海F1的运营商久事赛事也是有国资背景的。

从国际上看,政府推动体育产业发展也是一个普遍的趋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欧美就出现了一股用公共资金支持体育设施的浪潮,目前还在继续。比如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政府在2013年拆掉了原来投资1.47亿美元建的体育场,投资9.75亿美元兴建了一个维京人体育场,其中一半的资金都是由政府提供的。美国正处在金融危机的恢复时期,他们仍然花这么多公共资金去投一个体育项目,对于经济效益肯定是经过了充分论证的。美国现在兴起一种“基于体育的城市发展战略”,比如底特律,曾经如雷贯耳的汽车城,2013年正式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这导致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中心城区的衰败,为此政府想了很多的办法,比如建大型的购物中心,建博物馆,效果都不理想,但现在建大型的体育设施,办职业的体育比赛,拉动体育旅游,效果非常明显。所以说政府不能低估体育产业的作用,它真的是将来经济转型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议题。

时代周报:珠海曾三次争取F1承办权,你认为这是正确的决策吗?

余守文:这个问题我觉得不能一言以蔽之,首先要看珠海希望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形象,其次就是珠海要考虑自己跟上海争夺资源的优势在哪里,因为上海的上赛场已经放在那个地方了,而且第二期已经开始办了。毕竟F1在国内的观众数量是有限度的,上海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珠海要再申办的话,必须考虑自己能争取多少。




专题报道

中国F1减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