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43亿入局,“涌金系”股权稀释!国金证券:稳定股权结构有利健康发展

吴斯悠
2022-05-09 13:21:07
来源: 时代周报
国金证券控制权或将被转让

近日,国金证券(600109.SH )公告定增发行结果,本次定增发行7亿股,发行价8.31元/股,募集资金总额58.17亿元,达到拟募资60亿目标的97%,接近满额。

8.31元/股的发行价相当于发行底价8.10 元/股的102.59%,是申购报价日即4月18日前一交易日收盘价9.19 元/股的 90.42%。这次定增最终确定了7名投资者认购。成都产业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产控”)及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交子金控”)分别获配3.65亿股和1.48亿股,获配金额分别为30.30亿元和12.33亿元。

这两家公司均由成都市国资委控股,两者将合计持有5.13亿股国金证券股份,共计42.63亿元。定增完成后,成都产控和交子金控将合计持有国金证券5.62亿股,占比15.08%,成都市国资委将跻身第二大股东。

目前,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沙涌金)和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涌金控股)是国金证券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持股分别为18.09%、8.24%。这两家公司均由陈金霞控制,合计控制国金证券26.33%股份,是实际控制人。“涌金系”未参加这次定增,股权比例有所下降,但定增完成后,陈金霞仍然合计控制国金证券21.38%股份,仍是实际控制人。

2021年以来,券商定增常有募资失败、缩水情况出现。国金证券近乎满格定增离不开成都国资的支持。

“成都产控大手笔参与定增,是基于国金证券良好的增长潜力与广阔的发展前景。”成都产控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国金证券作为四川本土券商,是成都重要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对成都打造西部金融总部商务区、金融产业集聚区的意义重大。

此前,市场传言“涌金系”未来或将交出国金证券控制权。“长期稳定的股权结构及经营团队才有利于公司健康发展。”5月7日,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国金证券控制权或将被转让

国金证券前身为成都证券,成立于1990年12月。2005年券业低迷之时,“涌金系”通过旗下多家子公司控股成都证券,并将之更名国金证券,2007年借壳上市。

这时的“涌金系”正一路高歌猛进,计划打造集证券、信托、期货、基金管理、投资咨询为一体的金融帝国,国金证券是最重要的核心金融机构之一。

2008年,“涌金系”出现重大变故,创始人魏东的离世让这艘正向前奔腾的资本谱系平添不确定性。魏东之妻陈金霞走上前台,但“涌金系”仍然一度风雨飘摇,人事多有变动。“涌金系”的版图也渐有收缩。

2012年12月,国金证券30亿元定增发行完成。“涌金系”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国金证券持股的比例由43.25%稀释至33.27%。2013年1月,王晋勇辞去国金证券董事、副董事长职务。王晋勇自2007年开始任职国金证券副董事长。

2020年,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尝试合并。当年9月,国联证券公告称,将受让长沙涌金所持国金证券7.82%的股份,并将以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吸收合并国金证券。国联证券规模远不及国金证券,这起券业并购也被业内成为“蛇吞象”。一个月后,国金证券、国联证券双双公告,交易双方方未能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部分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本次并购案。 

2021年3月,市场传言京东将以15亿美元收购国金证券。随后,国金证券出面辟谣,否认了这一消息。

VCG111316641676.jpg

此次定增,国金证券筹谋良久,2021年8月董事会就已审议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的有关文件,而今终于落地。上述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称,引入成都产控和交子金控有利于股东结构的进一步完善,帮助提升国金证券在更多区域、行业的竞争优势。 

国资对券商一直饶有兴趣。青岛国信68.42亿元收购国融证券部分股权,中国诚通131亿收购新时代证券98%股权,国新资本、武汉金控分别豪掷109.33亿元和49亿元收购华融证券和九州证券。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国资控股券商已达55家,占据券业半壁江山。 

“券商行业的马太效应明显,并购整合正在提速。在这种背景下,国资入股会为中小券商带来更多发展资源。”有券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募资成效几何?

国金证券此前披露,此次定增募集资金投向包括资本中介业务投入(不超过20亿元)、证券投资业务投入(不超过15亿元)、向全资子公司增资(不超过5亿元)、信息技术及风控合规投入(不超过5亿元)、补充营运资金及偿还债务(不超过15亿元)。

“将在充分把握风险的前提下,将信用业务规模的增长作为实现收入增长的重要途径,扩大自营业务经营。” 国金证券表示。

国金证券本次定增募资投入最多的资本中介业务,是各家券商发力的重点。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已获批再融资的券商中,中国银河表示将运用不超过30亿元用于资本中介业务(包括扩大融资融券、场外衍生品业务及跨境业务等);东方证券表示将重点投向资本中介业务;中信证券也宣布将有超6成资金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此外,还有国海证券、长城证券、兴业证券、财通证券、浙商证券宣布将募集资金不同程度地投向资本中介业务。 

中信建投华南某营业部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资本中介业务,主要包括两融业务和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这两项业务在能够满足客户不同的投融资需求的同时,也能为券商带来不菲的中间收入回报。”

截至2021年年末,国金证券两融业务余额为204.49亿元,同比增长40.22%,市场占有率由上年同期的0.88%提升至1.09%;两融业务利息收入11.19亿元,同比增长43.06%。 2018年至2020年,两融业务利息收入分别为4.90亿元、5.14亿元、7.82亿元,增长稳定。

而国金证券的股权质押融资业务余额,也较上一年度末有所增长。公司表内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规模合计为74.88亿元,利息收入为3.47亿元。2018年至2020年,该项业务利息收入分别为2.28亿元、1.86亿元和1.15亿元。 

证券投资业务是国金证券本次定增募资投入第二多的业务板块。与头部券商相比,国金证券自营投资规模占比不高。2021年,国金证券实现自营投资收入13.76亿元,同比上年增加37.06%,占营收总额的比重为19.31%。2018年至2020年,国金证券自营投资营收分别为7.95亿元、10.77亿元和11.75亿元,占比分别为21.10%、24.77%和19.38%。 

从中证协公布的最新一期券业业绩排名来看,国金证券处业内中上游水平。数据显示,2020年,在102家券商中,国金证券总资产、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位列第32位、第21位和第22位。

近年,国金证券依然保持稳健增长。2019年至2021年,国金证券分别实现营收43.50亿元、60.63亿元和71.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99亿元、18.63亿元和23.17亿元。

截至2021年年末,国金证券资产总额为883. 13亿元,同比增长30.58%;负债总额为638.08亿元,增长41.51%。2019年至2021年,国金证券资产负债率一路走高,分别为43.13%、56.01%和64.52%。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证券私募4月惊魂:规模单月缩水5554亿元,百亿私募日子也不好过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巨额债务压顶,老板娘临危受命,这位千亿房企创始人为何交棒夫人?
有研硅主营产品市场份额骤降,利润靠政府补贴输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