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巨亏13亿!硬核山航净利长期垫底,集团高管大换血或迎新契机?

何铭亮
2022-04-29 20:02:47
来源: 时代财经
“齐鲁雄鹰”为何低飞?

VCG111320031656.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有“中国俄航”之称的山东航空,在资本市场上已没有了彪悍的气势。

4月1日,B股上市的山东航空(200152.SZ)因资不抵债而正式“戴帽”;4月19日,山东航空的控股公司山航集团迎来了大换血,据山东商报,原董事长徐传钰被任命为党委书记。

疫情固然重击了整个民航业,但即使在疫情发生前,山航的盈利能力也已持续落后于上市同行。山东GDP长期位列全国第三,经济活跃,又是人口大省,山航何以至此?

“齐鲁雄鹰”为何低飞?

曾经,山东航空因为准时、不晚点,哪怕晚点起飞也绝对不会晚点,甚至提前到达目的地而走红,“硬核”“野路子”“猛”等形容词是网友对山东航空的评价。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人狠路子野”的航空公司,却在资本市场上黯然失色。4月1日,上市22年的山东航空正式戴帽,股票简称由“山航B”变更为“*ST山航B”。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山航实现营收125.15亿元,同比增长18.8%,录得净亏损18.14亿元,相比2020年减亏约5.7亿元。

对此,山航发表公告称,由于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则,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资产负债表上,截至2021年末,山航资产总计326.44亿元、负债合计335.6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2.8%,已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

今年季一度,山航亏损继续扩大,4月29日晚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13.32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8.35亿元,亏损扩大;营业收入20.33亿元,同比减少18.56%。

时代财经发现,除了曾破产重整的海航,2015-2019年间山航的净利润率在国内7家上市航司中一直垫底,分别为4.4%、3.88%、2.97%、1.85%、1.9%。自2020年开始,受疫情影响,国有三大航由于庞大的机队规模有两家亏损较为严重,但山航盈利能力仍排在倒数第三位。

WechatIMG157.jpeg时代财经制表 数据来源:wind

从机型构成来看,目前山航是全波音机队,截至2021年12月31日,山航共运营飞机134架,其中124架为波音737-800,3架为波音737-700,8架为波音737-8,平均机龄为8.2年。

值得注意的是,波音737-8,即为737-MAX8,该机型自2018年、2019年接连发生空难后被中国民航局要求停航,至今未恢复。

2019年山航机队规模里有7架737-8,换句话说,近3年里山航有至少7架波音737-8的运力面临持续空置。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我国颁布了最新的《企业会计准则第21号—租赁》(新租赁准则),对山航的资产负债表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航空公司引入飞机有三种模式,自购、融资租赁、经营租赁。在融资租赁与经营租赁成本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在旧租赁准则下,由于经营租赁不入表,航空公司多会倾向以该方式引入飞机,达到降低资产负债率、表面优化资本结构的目的。

但根据新租赁准则,对除满足豁免条件的一年以内的短期租赁和低价值租赁外,所有租赁均需要入表核算,旧租赁准则下经营租赁游离于表外的现象不复存在,这也直接导致承租方的资产负债规模增加。

而相比融资租赁,经营租赁合同期限通常较短,且在租赁期间的维修保养成本和退租时的成本较高,会拖累当期的利润水平。

时代财经在梳理山航2016年-2022年的飞机引进计划时发现,7年里山航有4次飞机引进计划。这7年里,山航自购飞机21架,经营租赁引进飞机24架,经营租赁占引进飞机比重超过50%。

按年报披露数据,在旧租赁准则下的2020年12月31日,山航资产负债率为88.5%;而在新租赁准则下的2021年1月1日,山航资产负债率则调整为97.2%。也就是说,在新租赁准则下,早在2021年初,山航就已经濒临资不抵债的境地。

在新租赁准则下,山航重新披露了与经营租赁相关的相关会计分录。

2021年,山航新增了资产项目下的使用权资产和负债类目下的租赁负债。截至2021年末,前者为120亿元,后者为94亿,双双增加了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而在利润表上,则体现为财务费用的激增。

4月8日,山航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承认,2021年财务费用较上期增加249.80%,主要是由于执行新租赁准则下,租赁负债利息支出为4.64亿元。

山航在2021年全年的财务费用为4.8亿元,也就是说,租赁负债利息支出占到财务费用的96%。

4月29日,民航专家林智杰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山航的资不抵债主要是经营上遇到了困难,持续的亏损导致的,“还是管理出了问题”。

国航谋求绝对控股?

山航已来到了必须解决负资产问题的时候。公司在一季报中表示,将主动采取措施,做好经营规划,提升经营业绩,改善净资产状况,努力消除退市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戴帽”的同一个月,山航的控股公司——山东航空集团(以下简称山航集团)迎来了管理层大换血。

据山东商报,4月20日,山航集团发布领导班子调整的公告:由徐传钰任山东航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蒋平华任山东航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书记、董事;王旭东任山东航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省监委驻山东航空集团有限公司监察专员。

从股权结构来看,山航集团的大股东为中国国航(601111.SH),持股比例达到49.4%;二股东为山东省财政厅旗下的山东省财金投资,持股比例达到37.08%。

时代财经从山航集团官网发现,自2005年后,山航集团的一二把手均由两大股东分别委派。在这轮换血之前,山航集团的董事长徐传钰来自国航,党委书记孙秀江则由山东省委派;再之前的董事长马崇贤曾有国航履职背景,党委书记张幸福则有多年政府工作经历。

这轮换血之后,山航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均是徐传钰,“一号领导位”均由国航派人员担任,这种安排也被外界视为国航将实现对山航绝对控股的信号。

有观点认为,解决山航面临的偿债压力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即是公司股东的增资。据航空专业媒体航旅圈报道,多位知情人士称,今年年初,相关股东方已经开始为山航的增资进行尽调,目前正在走增资的相关流程。而国航希望通过此次增资,进一步实现对山航的绝对控股。

林智杰对时代财经表示,地方股东和央企股东都希望子公司能发展得更好,能提高市场份额、提升竞争力等。但具体方向可能略有不同,地方政府可能希望地方航空公司能够更多的服务地方经济的发展,飞更多的国际航线甚至是洲际航线;而央企股东可能希望地方航空贡献更多的利润,提高报表的贡献。

对于山航而言,当务之急是提升业绩,改善资产负债表,消除退市风险,而这与国航的希冀不谋而合,若国航实现对山航的绝对控股,“齐鲁雄鹰”能否重新高飞,仍值得拭目以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历史变迁中的大湾区老字号:食品、医药领域最多,广州数量位居城市之首
南京银行48岁行长辞职,另有任用!带领大零售转型,去年存款余额过万亿
A股上半年IPO领跑全球:169家上市,筹资3120亿元,创历史纪录!
汉口北主播:“小白”入行半年 每天进账百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