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都救不了!途牛再收退市警告,八年亏掉75亿,领导劝员工另找下家

林心林
2022-04-24 22:02:44
来源: 时代财经
在市值上,曾经并肩的携程,如今相当于148个途牛,为139.1亿元。

旅游.png图片来源:Pexels

因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在线旅游平台途牛再次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资格部发布的退市警告通知函。

途牛在最新公告中表示,通知函对途牛股票在纳斯达克市场的交易没有影响,公司将采取一切合理措施恢复合规。另外,若股价未能在2022年10月10日前重新达到1美元标准线,纳斯达克仍有可能给途牛提供额外的180天合规期限。

尽管仍有额外期限,但是留给这家昔日在线旅游巨头力挽颓势的时间却似乎不多。

4月20日,一位途牛内部匿名人士爆料,最近南京途牛总部各大部门相继接到部分人员“待岗”的通知,每个部门每天留1-2位员工值班,时长暂时为一周;若双方不愿意保留劳务关系,亦可拿到离职赔偿,但具体算法未知;同时,“裁员人数50%”的消息在内部疯传。

截至目前,途牛尚未出面回应此传言。不过,有途牛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不仅总部,如今有些分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在家待岗,且返岗时间未定。

不过,其也提到,现在内部并没有正式通知裁员计划。“领导会私下找员工聊天,说现在旅游业情况不乐观,建议大家可以去找其他工作。”

从与携程比肩,重金邀请周杰伦、林志颖作代言人,到如今再收退市警告、劝员工另寻下家,途牛为何走至如此境地?

跟团游衰落,市占率从26%到“查无此人”

那句响亮的“要旅游,找途牛”的广告语如今已经渐渐消失在大众认知里。

某社交平台关于途牛裁员的消息下,点赞最高的评论都是诸如“没想到途牛还活着啊”“好久没听到途牛了”“途牛是谁”等。

途牛最高光的时候是上市的那两年。2014年5月,经历了四轮投资的途牛登陆纳斯达克;随后,途牛签下林志颖和周杰伦,启动“双代言人模式”,并赞助了《爸爸去哪儿》《非诚勿扰》《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花儿与少年》等热门综艺。

砸下重金做宣传,为途牛带来了高关注度。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在线度假旅游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5年第4季度》显示,途牛2015年第四季度交易规模为34.0亿元,同比增长132.5%,市场份额增至26.2%,首次超越携程,位居行业第一。

Vivi也是在2015年左右“入坑”途牛的,“比较省心,把旅游线路都给规划好了。”Vivi称,当时身边许多人都有在使用途牛,而且普遍反映跟团品质高。在途牛上,Vivi跟过兰州出发七天游的精品团,看过青海湖、茶卡盐湖,也去云南看过玉龙雪山和蓝月谷。

但Vivi这两年使用途牛的频率少了许多。除了旅游出行受限所致,更为重要的是Vivi对途牛的失望。

去年8月,Vivi在途牛上订了一个跟团游。在临出发前七天,因疫情管控原因,Vivi不得已取消这次出行计划,并向途牛申请取消行程以及退还相应的机票、住宿等费用。让她不满的是,这一次途牛没有无损退费,而是要求扣除一些租车及酒店房间的损失费用。据Vivi查询核实,租车及酒店尚没有安排行程,而所谓的酒店损失费比其他平台上房间预订的费用还高。加上申诉过程漫长,Vivi感叹再也不会使用途牛了。

诸如不合理扣除费用的吐槽,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也并不少见。而迫使途牛在旅游市场市占率下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自由行的崛起,并取代跟团游成为主流。

2018年前后,随着消费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加之年轻一代成为消费主流人群,“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团队游模式逐渐失去吸引力,时间与行程规划上更灵活的自由行大受欢迎。

热爱旅游的卓雯,在大学之后就抛弃了跟团游,而是选择自己规划与家人、朋友们的旅行。“以前在马蜂窝上参考攻略路线,现在就刷刷小红书和大众点评。”卓雯告诉时代财经,她享受这种自己主导行程的感觉,“再也不想旅行时耗3小时泡在导游带去的金店了。”

消费者的旅游习惯改变以及个性化旅游趋势的崛起,不仅打破了“组团社-中间批发商-资源端”这种生产链模式,也让主打跟团游的途牛不断被夺走市场份额。

据Fastdata统计,2021年中国在线旅游(OTA)市场中,携程旅行的市场份额位居榜首,市场占比达36.3%;美团旅行位列第二,市场占有率为20.6%;同程旅行和去哪儿旅行依次位列第三、四位,分别占比14.8%、13.9%,途牛甚至未出现在排行榜中。

途牛.png

在旅游行业从业多年的卡罗表示,如今无论是国际上领先的在线旅游平台Booking、Expedia、Airbnb,还是国内的携程,都要做OTP(即一站式旅行服务平台),而不只是针对一个方向的游客无限延伸。

8年亏损75亿元,途牛遭资本抛弃

另一旅游业资深人士则表示,途牛的衰落与运营模式、资本力量,以及最为重要的领头人格局相关。

早期,途牛主攻度假旅游及跟团游,而这被创始人于敦德标榜为“专注”。2014年底,于敦德还曾公开评价同程,认为其网站机票、酒店、火车票、门票、出境游样样俱全,却样样不精。在他看来,像途牛这样只关注休闲旅游一个业务才能将市场做大。

专一的定位虽然让途牛找到了细分市场,吸引了京东、海航以及红杉、淡马锡、弘毅等PE资本的青睐,但也造成了途牛始终处于收入结构单一、营运成本高企、抗风险能力弱的境况。

途牛的收入主要分为两部分,分别是公司打包旅游产品收入和其他收入,而打包旅游产品的收入长期占途牛收入八成以上,在2014年甚至达99%。

2016年年中,途牛终于恍然大悟,并开始进军在线机票、酒店预订市场,与携程、同程等一众同行叫板。但很显然,此时才进入赛道的途牛已经失去了机会,且OTA平台在此时已迎来了美团凶猛的入局。

直至2021年,途牛当年4.5亿元的净收入里,打包旅游收入仍占比67%,为3.02亿元。

此外,团队游产品因面临供应链长、客单价高、渠道下沉成本等问题,意味着途牛在成本和利润上面临挑战。

自上市之后,途牛处于连年亏损之中。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2014年-2021年,途牛净亏损金额分别为4.48亿元、14.66亿元、24.22亿元、7.71亿元、1.99亿元、7.29亿元、13.44亿元、1.29亿元,近8年内合计亏损超过75亿元。

单一的战略定位、团队游的衰落、迟缓的市场反应让途牛在上市八年间亏损如此之多,也没有烧出来一个理想的市场份额。这也进一步带来的途牛股价与市值的下跌,以及资本的纷纷撤出。

时代财经了解到,途牛股价曾在2014年上市4个月之后达到24.99美元,市值超过30.76亿美元(约217亿人民币)。但出道即巅峰,此后途牛股价一路下跌。

截止2022年4月22日收盘,途牛股价已经跌至0.76美元,市值仅剩0.94亿美元。对比最高点,8年间股价跌去96.9%,市值则蒸发超29.82亿美元(约194亿人民币)。

在市值上,曾经并肩的携程,如今相当于148个途牛,为139.1亿元。

与此同时,投资者开始退场。2020年末,京东出清途牛股份,凯撒集团接手成为途牛第二大股东;淡马锡控股则两度减持途牛股份,如今持股份已不足5%。

“实际上OTA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像携程、美团走的路径都是不断以大吃小,以兼并收购的方式扩大自己的市场容量。”克而瑞文旅事业部总经理胡晓莺对时代财经指出。同时,因为目前途牛的前两大股东海航、凯撒这两年整体状况比较糟糕,进退两难,也影响了途牛的整体发展。

不过,在胡晓莺看来,途牛并不是没有机会。“接下来小团精品游或者是家庭亲子游,可能在下一波旅游趋势中发展起来,这对于途牛来说是有优势的。”胡晓莺称,如今旅游出现了旅行距离缩短、活动点位减少的特点,不像以往追求多点多地移动,而是专注深度的内容游,因此旅行平台的意义在于更多地提供精品内容,而不是单纯组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航司都盯上餐饮?泰航炸油条月入百万,日本航司卖动漫便当入账千万
乐高迎来新一波炒作囤货!百款产品涨价,最高涨25%,国外订单已超额
新晋游资介入,数知科技退市前连登7日龙虎榜!实控人“空手套白狼”
在迪士尼、环球影城夹缝中生存,本土乐园靠古老IP“恐龙”养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