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连关5店,生鲜电商溃败,上市巨头被供应商追债千万

徐晓倩
2022-03-11 14:07:39
来源: 时代财经
头部平台都没逃过“上市即巅峰”的命运。

盒马-视觉中国.png图源:视觉中国

3月伊始,作为新零售标杆的盒马鲜生同时关闭了全国范围内的5家门店。

有接近盒马鲜生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盒马关闭了一些严重亏损的门店,是为缓解营收压力,或为最后一轮融资乃至上市做准备。

唯二上市的两家生鲜电商企业——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近日,叮咚买菜高调宣布实现了上海地区整体盈利,这一行业为数不多的好消息,同样是以“成本压缩”为代价。就在今年1月,叮咚买菜传出大规模裁员,涉及采购、算法、技术等核心部门。事后,公司回应称消息不实,公司个别岗位变动属正常组织资源调整。

然而,裁员风波并非空穴来风,一向主张规模效应的叮咚买菜在春节后关闭了山东泰州的营业点。“去年年底,平台上的补贴力度还很大,对停摆感到挺意外的。”一位泰州用户向时代财经说道。几乎与叮咚买菜同步,每日优鲜也陷入了资金周转困境。供应商王雯向时代财经透露,去年12月起,每日优鲜的款项就出现了异常。“身边有很多同行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已经是普遍现象了。”

去年6月,每日优鲜、叮咚买菜先后赴美上市,不过都没逃过“上市即巅峰”的命运。截至发稿,每日优鲜股价已经从上市时的11美元/股,跌至1.96美元/股;叮咚买菜也从巅峰时的33美元/股,跌至4.52美元/股。

两家上市公司的表现,也打击了盒马鲜生内部员工的信心。“苦苦等待内部期权回购,或者上市了尽快脱手。”有手握盒马鲜生期权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悄悄涨价,生鲜电商留不住用户

李艳是叮咚买菜的首批用户。去年11月,她卸载了使用了快5年的叮咚买菜APP,之前购买的会员使用期限还剩半年。

“现在菜价越来越贵,同一款青团的价格要比一年前贵一倍。而且大多数菜品的价格已经比超市贵了,加上质量没有保证,没有回购的必要了。”李艳向时代财经说道,“就连赠品也缩水了,从以前的一盒鸡蛋变成了几根葱。”

不单是价格和品控面临消费者质疑,生鲜电商赖以生存的配送兵团也在丧失优势。自从开年以来,用户黄丽最大的感受是叮咚买菜的配送服务经常超时,“有一次在营业时间内下单,却在第二天才开始配送,超时半小时的情况更是常见”。

配送延期、商品涨价的背后是前置仓团队规模的收缩。上海叮咚买菜站点店长黄奎向时代财经透露,站点的配送、分拣人员相比巅峰期收缩了一半。特别是公司上市后,一线员工的福利被砍了不少,提成以及各类补贴都相继取消。

“以前配送员一次拉新的提成就有5元,比配送费给的还多,但是推广业务在一年多以前就停止了,基层员工要工作13个小时才能拿到过万的工资。”黄奎说道。

另一个让生鲜电商平台尴尬的现状是,巅峰时期的爆单没有为平台带来忠实用户。据易观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生鲜电商人均单日打开次数为3.8;2020年第四季度为3.4;而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该数字下降至2.9。

一位叮咚买菜的配送员向时代财经坦言:“有种从天堂回归现实的感觉。”据他介绍,2020年初,配送员日均单量能超过160单,仅仅靠派件费就能实现一个月收入15000元。但是巅峰期只维持了半年,2020年下半年,平台的订单又回落到日均100单的水平。

欠款数千万,供应商纷纷断供

和叮咚买菜的境遇相似,每日优鲜的危机也从去年年底显现。

在此之前,王雯享受过生鲜电商早期发展带来的红利。在她为每日优鲜供货近一年的时间里,平均每个月的货品价值都在80万元以上,高峰期的备货量可以达到100多万元,生鲜电商已经成了她最主要的供货渠道。

在王雯印象中,上市之后,每日优鲜有过一个优化阶段,后台的系统、界面陆续进行过调整,原本以为这是平台盈利、向好的开端,但是两个月前出现的资金困难,彻底打破了她安稳的现状。“先是货款延期10天,后来就是一个月,直到两个月前,款项已经彻底没了下文。”

也是在近一个月,王雯发现平台的采购销售更换频率变高了,但是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并没有得到绝大多数供应商的认可。截至目前,王雯被拖欠金额超过400万元。据其透露,还在排队协商的供应商名单中,欠款金额最多的接近千万元。

春节过后,包括王雯在内的一批供应商都纷纷退出了供货名单,供应商的离开进一步影响到了用户体验。时代财经发现,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的缺货情况非常普遍,多款曾经的热门商品页面都挂出了“补货中”的提示。“我已经连续两次点开页面,都没找到以前常买的东西,使用感受大打折扣。”有用户向时代财经反馈。

当供应链压力传导到平台,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艾瑞咨询报告指出,生鲜电商未来一至两年,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供应链能力是各大企业突围制胜的关键。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虎东对时代财经表示,生鲜电商本质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加上生鲜的时效性、后端供应链的匹配、区域局限性等诸多限制,行业还没有形成高效的盈利模式,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

三年累计亏损百亿,生鲜电商前路艰难

大规模裁员和供应商回款艰难,都印证着同一个事实:生鲜电商“双雄”正面临着资金以及营收的双重压力。

叮咚买菜2021年全年财报显示,其净亏损总计达64.29亿元,同比扩大超2倍,近三年的亏损金额累计近115亿元。另一方面,叮咚买菜的现金流并不充裕,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叮咚买菜拥有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为52.31亿元。

早在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上,叮咚买菜就宣布要调整战略打法,从“规模优先,兼顾效率”转向为“效率优先,兼顾规模”。在成本侧,叮咚买菜展开了一系列“缩衣节食”的做法,比如缩小前置仓的全国布局,缩减平台的营销费用。2021年第四季度,平台营销费为3.58亿元,环比降16.4%,与此同时,前置仓新增仅25个,较第三季度下降89.5%。

节流的做法,使叮咚买菜在大本营上海实现了整体盈利。 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净亏损10.96亿元,相较于2020年同期的12.46亿元有所缩窄。

每日优鲜的日子同样不好过。从2018年到2021年前三季度,每日优鲜累计亏损金额达到了99亿元,仅2021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就突破了30亿元。

据海通证券的研究报告,生鲜电商平台要想实现盈利,单仓订单量需达到1250单/天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上海一位每日优鲜前配送员向时代财经说道,“我们站点的日均单量只能维持在500单,客单价平均是40元。”黄奎管理的前置仓平均单量能维持在1200单/天,勉强处于盈亏平衡的界限上。

显然,头部生鲜电商平台想实现全面盈利,还有一段艰难的调整之路要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闸蟹价格创新高,8只礼盒价格堪比一台中高端手机!卖家建议:再等两周
中国平安位列“未来品牌指数”全球第23位 蝉联金融行业第一
拿下国家级都市圈之后,福州如何凸显中心地位?
13万亿“蓝海”,掘金养老金融,银行系与保险系谁更胜一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