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涨价,陶华碧闹心:大儿子投资房地产烂尾,小儿子接班使不上劲

王言
2022-03-10 18:31:45
来源: 时代财经
交班尚未完成,摆在陶华碧及其继承人面前的却已是一个困难模式的老干妈。

QQ截图20220310183639.bmp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酱油涨完榨菜涨,榨菜涨完奶茶涨,奶茶涨完方便面涨。在成本上涨的大环境下,“国民女神”老干妈也扛不住了。

近日,一份由老干妈发出的调价函在市场上流传。调价函显示,“因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运费等每年都呈上涨之势,不断上升的成本已经对公司部分产品生产及备货造成了严重影响,经多方面慎重考虑,现公司决定从2022年3月1日起,确定对部分产品销售价格进行重新调整。”

在调价函中,老干妈并未说明涨价的具体幅度。对此,时代财经致电老干妈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而有不愿具名的广州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老干妈此次提价属实,每件(箱)产品上涨15~20元,每瓶涨价幅度在1元左右。

在中国辣酱江湖,老干妈是当之无愧的老大。然而,这家老牌辣酱企业却难逃近忧和远虑。一方面,随着消费升级和新品牌的出现,“中年”老干妈的市场地位正不断受到冲击;另一方面,现年已75岁高龄的创始人陶华碧仍坚守在一线,未来谁能从她手中接手老干妈,也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单靠涨价,这位“国民女神”似乎很难讲出新的故事。

经销商:一瓶辣酱就赚几毛钱

和市场上大部分辣酱产品一样,老干妈的产品定价并不算高,经典辣酱的价格一直维持在10~12元,其他产品也大多集中在8~10元的价格带。但对于渠道商来说,相比其他品牌,老干妈的利润并不高。

上海至汇营销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张戟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老干妈的销售策略与传统快消品的打法不同,厂家生产产品,经销商则需要完全负责产品的物流、销售、营销等工作。

“在经销商层面,卖一瓶老干妈的利润只有几毛钱,远不及其他辣酱品牌,这也意味着绝大部分利润都被厂家拿走。好在老干妈市场占有率很高,产品走量很大,经销商的利润相对稳定。”张戟告诉时代财经。

上述广州经销商也告诉时代财经,老干妈的渠道利润在调味酱行业一直处在低位,卖一瓶只能赚到几毛到1元,利润大多要依靠厂家的返利。而涨价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渠道的积极性,“有人觉得产品定价低,利润不够,都不愿意卖新产品”。

不过,基于老干妈的受欢迎程度,涨价暂时没有影响到渠道销量。上述广州经销商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的辣酱产品,总体上价格差别不大,即便涨价1~2元,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会介意,“因为很多人吃辣酱还是只认老干妈”。

广州天河区一家卜蜂莲花超市的售货员则感觉到,即便涨价,老干妈的销量在同类产品中仍然排在前列。但她也对时代财经表示,老干妈并没有像以前那么好卖了,遇到顾客咨询时,除了老干妈外,她会推荐龙泉山、坛坛乡等辣酱品牌。“味道不比老干妈差,都挺好吃。”

老干妈没那么香了

无论是品牌知名度,还是产品销量,老干妈在辣酱行业均占据着龙头地位。但竞争对手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2018年调味酱市场规模达400亿元,其中辣酱占八成,且整个辣酱行业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7%以上。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5年中国辣椒酱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则显示,老干妈占据着我国辣酱市场约1/5的市场份额;李锦记和辣妹子分别以9.7%和9.2%的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二、第三,二者总量与老干妈接近,市场格局并未固化。

春江水暖鸭先知,越来越多创业者涌入这一赛道,曾经由老干妈一统天下的辣酱行业,开始迎来变局。

据天眼查数据,经营范围含“辣椒制品”的企业超千家,其中老干妈所在的贵州省数量最多。近几年,辣椒制品企业每年新增百家以上。其中,中粮糖业、涪陵榨菜、呷哺呷哺、海底捞等企业也跨界进军辣酱行业,李锦记、饭扫光、欣和等老牌调味品企业则开始发力辣酱这一细分品类,纷纷推出辣酱产品。

此外,一些网红品牌也加入辣酱队伍。2018年,新兴辣酱品牌佐大狮成立,在两年内,佐大狮获得了1.5亿元融资;2018年末,由歌手林依轮创办的辣酱品牌饭爷获得C轮融资;2019年,虎邦辣酱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2021年以来,椒酱品牌“加点滋味”也获得了两轮融资。

与坚持不融资、不上市的老干妈不同,这些新兴品牌们积极拥抱资本,迅速抢占市场。此外,它们还布局电商、外卖等新零售渠道。

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告诉时代财经,在线上渠道,一些网红品牌会对老干妈形成一定冲击,特别是吸引一些年轻消费者。而在众多品牌的围剿下,老干妈也变得没有那么“香”了。

家住广州的李晨(化名)现在已经很少购买老干妈。以前他在点外卖时,偶尔会收到商家免费赠送的虎邦等品牌的辣酱,在尝过感觉味道不错之后,李晨开始购买其他品牌的产品。

根据官方资料,虎邦辣酱成立于2016年,主要依靠外卖渠道销售,已在2019年实现2亿元的销售额。

接班人难题待解

从1984年创立老干妈开始,陶华碧就一直奋战在一线。38年过去,与她同时代的一批企业家中,鲁冠球已经去世,王石、柳传志、张瑞敏等也都早已离开权力中心,就连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宗庆后也在2021年年末将40岁的女儿宗馥莉送上“二把手”的位置。

webwxgetmsgimg.jpg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些年,关于老干妈权力交接的讨论未曾断过,其中讨论最多的就是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小儿子李妙行(原名李辉)。2000年,李贵山接手老干妈49%的股权;2012年,李妙行接手老干妈的50%股权。公司业务方面,由李贵山主营销售,李妙行主营生产。

不过,让李贵山真正出圈的事业,并不是从老干妈总部——贵阳龙洞堡见龙洞路138号开始的。相比辣酱,他更喜欢房地产,先后成立了苏州厚扬启航投资中心、昆明锦泰大酒店有限公司及昆明贵山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贵山天阳”)等。

2020年12月,昆明一个名为云润天阳的楼盘被传烂尾,原计划2015年中旬交房,大量商品房却未能验收。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开发商以建筑方出现质量问题为由,拒绝支付工程尾款,从而被建筑方起诉,并连累数百名业主。

而该楼盘当初之所以能吸引多人购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时有消息称老干妈是其背后的“大股东”。

2012年年底,李贵山注资约3000万元,与朋友在昆明合伙投资成立贵山天阳,随后公司豪掷4亿多元拍下地块,建成了眼下的烂尾楼。天眼查显示,李贵山为贵山天阳的最终受益人,持股比例为49%。

李贵山的这场房地产投资秀,也成了不少网友眼中“败家”的代名词。

大儿子忙着房地产投资无心研究辣酱,小儿子接手老干妈帝国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2014年,陶华碧退出老干妈股东行列,将最后1%的股权转让给李妙行,李妙行持股比例由此上升至51%,成为老干妈第一大股东。在此之后,公司业绩急转直下。

2016年,老干妈的营收为45.59亿元,此后两年出现连降,分别下滑到了44.47亿元和43.89亿元。另外,据北京商报报道,由于部分员工离职带走产品配方,老干妈也因此损失1000多万元。

直到2019年,年过七旬的陶华碧再度回归,才遏制住了公司业绩下跌势头,当年营收突破50亿元。

陶华碧的回归暂且为老干妈稳住了局面,但老干妈也因此面临更大的问题。

张戟告诉时代财经,在陶华碧掌舵下,老干妈的内部文化过于保守,经营方式非常粗放。他认为,在陶华碧眼中,老干妈只需要负责做好产品,至于销售渠道、品牌营销都可以交给经销商。这也是最近几年老干妈在市场上没有太多动作的原因。

“现在老干妈的大盘子还在,如果没有太大野心,每年4、50亿元的销售体量已经能让人满足了,目前改革的动力是不足的。”张戟认为,如果家族成员无法在未来身兼重任,陶华碧也许会引入职业经理人,但后者不一定能适应老干妈的企业风格。

交班尚未完成,摆在陶华碧及其继承人面前的却已是一个困难模式的老干妈。年过七旬的陶华碧,总有退休的一天,到那时,老干妈这艘商业巨轮又将何去何从?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ESG观察第39期:《企业ESG信息披露通则》发布,ESG建设提速
众多明星基金经理却无缘前十!广发基金批量“造星”,后遗症出现了?
我在光伏行业“搬砖”:年薪60万坐等公司上市,3倍年薪挖不走我
养宠也“内卷”?“铲屎官”选粮越发精致,宠物食品赛道成融资大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