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墩墩“下班”,设计总执行刘平云:下届吉祥物很快会来接棒

黎广
2022-02-21 12:15:13
来源: 时代周报
冰墩墩诞生以后,幕后团队也跟着走红起来

无法回答的问题是,究竟是冰墩墩成就了刘平云,还是刘平云成就了冰墩墩。

毫无意外,冰墩墩诞生以后,幕后团队也跟着走红起来。2月14日这一天,不算电话采访,刘平云独自一人接受了三家媒体采访。

作为冰墩墩设计团队的总执行,过去的小半年里,刘平云几乎每天都要和媒体见面,同样的问题,他回答了数百次,虽然还没走神,但他已经觉得有些疲劳了。

截屏2022-02-20 下午1.12.16.png过去的小半年里,刘平云几乎每天都要和媒体见面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情人节这天是个分水岭。这以前,媒体问题大多都相似,但从2月14日开始,问题的专业化程度开始变高了,刘平云说,媒体对冰墩墩的理解,开始转向了深度。

但他仍无法适应镁光灯下的生活,他原本的五个身份(教育者、研究者、设计师、管理者和学生),被镁光灯闪退,如今只剩孤单形影的网红身份。

启动汽车那一刻,他忽然跟时代周报记者说:“其实我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车里,开车的时候,我可以不用接电话,不用交流,不用采访,我可以静下来,享受这种独处。”

可从家开到广州美院昌岗校区设计综合楼,车程不到10分钟。

开学典礼

虽然推了很多学校的邀约,但刘平云还是没办法拒绝女儿所在学校的开学典礼。

2月14日,刘平云7点起床。往常,他会送女儿去十分钟脚程的昌岗东路小学上课,然后回到广州美院,只是这次,他随着女儿一起走进了校门。

这一天是广州各个小学第二学期的开学典礼日。这之前,刘平云接到了很多学校的邀请,希望他可以参加开学典礼。刘平云不好拒绝,又没法答应,好在冬奥会吉祥物的设计团队有14个人,这无意中给团队其他成员创造了参与公众活动的机会。

上午8点半,开学典礼以校长讲话拉开帷幕,在对同学们未来给予祝福和鼓励之后,校长谈起了广东在这次冬奥会上的贡献,广东制造业承担了冬奥的灯光、音响等制作,而冬奥会吉祥物,也诞生自广州。

于是刘平云被邀请上台,学生们一阵兴奋。按照原定设计,刘平云致辞完毕以后,要和学生代表们共同绘制冰墩墩。

事后,时代周报记者问刘平云,他身边的女同学绘制的冰墩墩,笔法看上去专业又果断,甚至画得比刘平云的冰墩墩还大,这是设计好的吗?

47岁的刘平云说在他身边的那位是他女儿,把冰墩墩画那么大,完全是她的随心而作,她自己画完才看出来,这个冰墩墩比老爸画的还大。

截屏2022-02-20 下午1.09.23.png刘平云参加女儿所在学校的开学典礼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当被问起是否只有一个孩子的时候,刘平云陷入了一阵沉默。后来他缓缓地说,2003年,自己大女儿出生,没过多久,他和太太就发现女儿有些不大对劲,医院一检查,果然是唐氏综合征。在早期唐筛还不那么普及的情况下,唐氏综合征出现的几率是700—1000比1。

“这件事对我们家打击太大了,我们几乎放下了手中的一切,给女儿治病,我所有的人生规划,也都向后顺延了5年。”

刘平云小时候只有一个简单而模糊的梦想,就是当艺术家,但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如何能成为一个艺术家,他不知道。所以在人生规划里,他的习惯是每5年制定一个目标。

2009年,刘平云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小名“优优”,实际是来自2003年与太太的约定,因为淡淡忧愁的萦绕,第二个孩子不管男女,小名里要有“优”,也就是“忧”字的转化。也是为了迎接第二个孩子,刘平云说2008年住进了在广州买的新房,人生要重新开始了。

开学典礼的舞台上,刘平云感觉和女儿画的两个冰墩墩过于庞大和单调,于是索性又画了两只小的。记者们把这一幕拍下来发给了他,他把合影放大,递给时代周报记者。

“所以你把自己一家四口都画在上面了对吗?”

“嗯,我们一家,少一个都不行。”

奔波

大概9:30,刘平云独自一人走出学校大门,身后的喧嚣逐渐平淡,马路上没人认识他,这是他片刻的宁静。过马路的时候,他揉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肩周炎和颈椎病是美术人的职业病。

“最近越来越痛了,但也没有时间处理。”刘平云说自己有五个身份,如今都被镁光灯闪退了,但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另外几个身份,“我也是儿子,也是父亲,还是我哥哥姐姐的弟弟,但这几个角色,我是失职的。”

春节前,刘平云80多岁的母亲摔了一跤,他开着车紧急赶忙地往江西新余开,江西的媒体知道他回老家,年三十及大年初一,记者就出现在他面前。他不善于拒绝,说大家都不容易。

奔波大概是刘平云在过去几年,除了冰墩墩以外的注脚。他拿起手机,说和曹雪两个人,十个月,往返北京和广州,光机票就花了几十万元。

截屏2022-02-20 下午1.05.00.png刘平云向时代周报记者展示密集的航班线路图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这种频繁的外出,尤其在疫情期间,给刘平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体力上的压榨自不必说,10个月,他体重降了10斤。心理折磨最为煎熬,参与吉祥物设计,奥组委有严格的保密约定,除了学校几个人知道之外,他不能跟任何说自己频繁出差所为何事,甚至差点影响到当时正是博士一年级的课程。

于是,工作上的压力,只能在团队自行消化,任何人都无法给他建议和鼓励,而且当初有好几个团队在相互角力,他们不知道对方设计了什么,修改到了什么程度,“所以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就被淘汰,一旦奥组委不再联系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可一旦电话响起,就意味着又有一轮通宵达旦的修改工作。”

截屏2022-02-20 下午1.16.38.png冰墩墩的设计图纸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冰墩墩受到追捧以后,给刘平云的团队带来了名誉,但更重要的是更多的机会。2月12日的那个周末,他被通知立刻赶往北京,到了以后,没想到是另一座城市邀请他做城市形象设计。

当他正准备从家里开车赶回广州美院,接受一家财经媒体采访,居委会突然要求他去报备。北京、广州、家、居委会已经成了他的日常出没路径。

当他终于回到车上,刘平云疲惫地说:“我最喜欢躲在车里,开车的时候,只有在这里,世界会安静下来,时间也是自己的,之前要去大学城上课的时候,单程要开半个小时,那时候觉得好幸福啊,现在从家里到广美,10分钟就到了。”

双层关系

因为居委会的插曲,刘平云比预定的时间晚了15分钟赶到工作室,采访从上午11点开始。

对于迟到,刘平云感到很抱歉,但对这一点他也感到无能为力,比如2月8日下午5点的一次约定,他也晚了15分钟,那一次是他忙得忘记吃午饭,到下午4点多,实在太饿了,泡了碗方便面。

截屏2022-02-20 下午1.03.35.png冰墩墩形象里的冰晶外壳,即是冰糖葫芦外壳的延伸,也是颠覆传统毛绒吉祥物的表达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面对媒体,他很快进入状态,在聊起冰墩墩的设计时,他再次使用了“双层关系”这个词,这天上午的开学典礼上,他也用过这个词。

在刘平云的精神世界里,双层关系是他对索绪尔二元对立哲学的理解。对于从事艺术的人来说,这个词有助于他向外界阐释自己的艺术表达,比如冰墩墩形象里的冰晶外壳,即是冰糖葫芦外壳的延伸,也是颠覆传统毛绒吉祥物的表达,还是对冰雪运动的视觉升华。

在他的生活里,双层关系就像是一个隐喻。比如从北京冬奥会吉祥物的入围作品冰糖葫芦到最终确定的吉祥物冰墩墩,就像大女儿到小女儿,这并不是一种递进或者升华的关系,而是源自同一个母体的双生花。

后来,时代周报记者问刘平云,在与数百家媒体打过交道以后,再回答同样的问题,会不会走神。他说不会,但偶尔他会真的不想再回答了。人们总说设计行业最大的苦,就是无条件接受甲方的指令,他说自己满足对方需求,并不是来自于这个习惯,而是感到自己也是个普通人,没有必要摆出那样的姿态。

截屏2022-02-20 下午1.07.01.png随着冰墩墩的走红,刘平云已经接受了数百家媒体的采访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那天中午,他很幸运有1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下午2:40,另一家拍摄团队的五六个人,又涌进了他的工作室。

在开始拍摄以前,他们给了刘平云很多建议,比如拿一只冰墩墩,请奥组委主席巴赫签名,再请谷爱凌签名,让曹雪和设计团队的其他的人都签上,然后把这个冰墩墩给某个车企,让他们送刘平云一辆车。

刘平云只是笑笑,对于如今既是教授又是院长的身份,这种商业活动是敏感而忌讳的。他更愿意聊一些自己的日常,比如刚到广州那一年,因为潮湿,他下定决心不在这座城里定居,“那时候我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一开灯,灯泡烧了,拧微波炉,微波炉短路了,后来觉得应该通通风,于是就把窗户打开了,结果更糟,屋子里像灌了水一样。”

但广州就是这样,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完美,可一旦熟悉了这座城的秉性,便会产生依恋。

下午4点,另一家财经媒体两位记者如期而至。趴在工作台上查阅资料的钟文祺照例为大家倒上热水,他是刘平云带的研究生,尽管没有赶上当时冰墩墩的设计,但后续的项目他都参与其中,北京冬奥冠亚季军版的金墩墩“岁寒三友”概念就是他提出来的。

钟文祺说自己入学晚了两年,错过了加入冰墩墩设计团队的机会,但这有喜有忧。“我师兄师姐说,整个大学,只做了一个项目,但对于我来说,工作室成名以后,不断有新的项目出现,这是师兄师姐们不曾享受过的”。

截屏2022-02-20 下午1.26.40.png媒体关于冰墩墩如何诞生的问题已经变少了  时代周报记者黎广摄

这天,媒体关于冰墩墩如何诞生的问题已经变少了,更多的是一些具体的的问题,比如冰墩墩还能火多久,比如设计出冰墩墩,团队有什么好处。

刘平云都不避讳,他说冰墩墩是周期性的,不会一直火下去,下一届的吉祥物很快就会来接棒。

傍晚5:30,刘平云的工作室回归平静,他打开电脑,和另一个拍摄团队商量2月17日的拍摄流程,然后,他便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逐一回复当天收到的信息……新的采访还在继续,他无法在车里呆太久。

于是,究竟是冰墩墩成就了刘平云,还是刘平云成就了冰墩墩,成了一个无法说清的问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豆神教育超8亿元出售资产未遂,做新东方直播“高仿号”,卖课还卖学习机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下巨款跑路,幕后实控人多次激进创业“烂尾”
华塑科技主营产品替代风险高,应收暴增逾期率攀升,发展前景堪忧
首届医检人工智能开发者大赛揭幕,金域医学携手华为云构建智慧医检生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