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超3万名!B站力推虚拟主播,抢走传统UP主饭碗了吗?

齐鑫
2022-02-20 13:40:23
来源: 时代周报
真人主播们焦虑吗?

虚拟主播快速崛起,正冲击网红主播们。

“可能虚拟主播在短期内是一种趋势,毕竟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用户爱上‘纸片人’,虚拟主播就像会动的‘纸片人’。”2月17日,B站主播鱼清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近日,B站全资入股虚拟形象孵化公司迁誉网络。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虚拟形象孵化与虚拟社交的新型互联网公司,其软件著作权也多为虚拟形象相关,包括3D虚拟偶像直播软件、虚拟形象面部同步映射直播系统等。

这并非B站首次布局虚拟主播领域,B站的虚拟主播已超3万名。

VCG111160218269.jpg

鱼清一也是B站虚拟主播大军中的一员,以唱歌为主。此前直播,鱼清一并不露脸,了解到B站的虚拟主播业务后,她决定一试,推出自己的虚拟形象。

鱼清一坦言,看到越来越多虚拟主播,全职主播有一种“朝不保夕”的焦虑感。当直播大战进入下半场,越来越多网友开始在直播间刷到“纸片人”,在元宇宙概念加持下,虚拟主播会是行业新风口吗?

B站扶持虚拟主播

去年双十一,快手小店直播间来了一位特别的新人,虚拟主播关小芳。

在直播中,她化身福利官,以红包雨、连麦PK等方式互动带货,吸引不少快手老铁前来观看。在她1小时的直播专场,累计观看人数达105.4万,累计点赞量达17.2万。

直播中,关小芳无论肢体动作还是面部表情都和真人无差,令不少观众感叹虚拟技术的神奇。不仅直播带货,虚拟主播也能和真人主播一样直播游戏、唱歌、聊天等。

在本届冬奥会,AI虚拟气象主播“冯小殊”、百度智能云和央视联合推出“AI手语主播”也让人不禁感叹,虚拟主播真要抢了真人主播的饭碗吗?

在国外,虚拟主播活跃于YouTube;在国内,B站是虚拟主播最丰富的平台。

鱼清一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她已在B站直播了近一年零四个月。今年年初,她开始使用虚拟形象直播。

“以前,我一直在电台区,不用露脸,只唱歌,我本人是不愿意真人出镜的。在知道有虚拟形象这种方式之后,我觉得很适合我。既不用出镜,也可以有一个具体的形象的‘我’来跟大家互动,希望能给粉丝们更好的互动感。”鱼清一表示。

像鱼清一这样的虚拟主播在B站还有很多。2021年6月,B站CEO陈睿在B站12周年庆上表示,虚拟主播已成为B站直播领域增长最快的品类。过去一年,一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直播弹幕互动量达5.6亿,同比增长100% ;虚拟主播投稿量达到189万,同比增长50%;虚拟主播稿件播放量达83亿,同比增长70%。

VCG111226828174.jpg

主打二次元文化的B站在虚拟偶像领域的布局由来已久。据媒体报道,2018年,B站就开通了虚拟主播板块,同年还与日本游戏厂商GREE合资成立bG Games公司,共同开展面向中国和日本地区的手机游戏以及 Vtuber(虚拟主播)业务。

2019年,B站与日本虚拟主播头部公司“彩虹社”合作,开始在中国培养虚拟主播,同年还收购了上海禾念,将虚拟偶像洛天依等揽入麾下。

近年来,B站在流量方面也给予了虚拟区主播一定扶持。

“B站给虚拟区的流量肯定是超过电台区的,公认虚拟区流量大。我会到虚拟区,也是因为大家建议我过来,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鱼清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次全资入股迁誉网络,意味着B站进一步加大对虚拟主播的投入。对于未来在虚拟主播业务方面的布局,2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B站相关负责人,但未获得正面回复。

抢真人主播饭碗?

与真人主播一样,只要有足够流量,虚拟主播的收入十分可观。据第三方网站Darkflame的数据,中国虚拟艺人的月直播收入从2020年1月的761万元增长至2021年10月的4862万元。市场研究机构量子位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中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

鱼清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直播打赏,包括用户充值、礼物打赏等,B站粉丝数1万的她现在每月收入近1万元,生日或有活动时,收入更是远超平时。

虚拟主播的崛起会抢了真人主播的饭碗吗?在B站做了两年全职音乐主播的王悦(化名)表示自己尚未感受到虚拟主播带来的压力。

2月17日,王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虚拟主播的粉丝与真人主播的观众其实不是同一批人,相比之下,舞蹈类主播带给自己的压力更大,原因是受众群体相似。

在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看来,虚拟主播一定程度上会挤占真人主播的市场,原因在于虚拟主播在工作时间、工作场合等方面受限较小,此外虚拟主播还可根据粉丝喜好进行定制调整,不断满足粉丝需求,与真人主播相比存在一定优势。随着00后、10后登场,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口味的多样化也有助于虚拟主播的发展。

尽管发展势头迅猛,但虚拟主播发展时间仍不长,距离被全民接受,全面取代真人主播仍有较大距离。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指出,当前虚拟主播火热,但相关数据可能受到网络营销影响,存在“注水”现象。未来,虚拟主播是否真能成为风口,赢得更大的市场空间,尚需时间检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个人养老金制度落地,险企入局万亿蓝海市场夺食,已上线7款专属商业养老险
看不下去了!互联网大佬批量低调复出,救急还得靠创始人
攥紧钱袋子!大厂裁减战投部门后,投资缩水近七成,出手次数五年来最低
知乎周源:“专业讨论”是长期定位,盐选会员将三年打造500位超百万收入创作者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