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高针”首次纳入集采,灵魂砍价又将上演?长春高新封死跌停板

李傲华
2022-01-19 21:47:23
来源: 时代财经
由于粉针、水针最高有效申报价的巨大差异,不少消费者在留言里建议公司退出水针集采,只参加粉针的集采报价。此前国元证券研报也指出,假设粉针和水针合并集采,预计水针公司会撤出集采地区,并只在集采区域销售粉针。

VCG111362181613.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19日上午,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以下简称《文件》),开展双氯芬酸等276个药品联盟地区集中带量采购工作,涉及药品多为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化学药品,也包括部分治疗用的生物制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生长激素。

广东联盟集采清单包含了20个规格的生长激素产品,涉及6家企业,包括金赛药业、安科生物、诺和诺德、海济生物、赛尔生物、LG Life Sciences等,这标志着酝酿了大半年的生长激素集采走进了现实。

集采文件发布后,金赛药业母公司长春高新直线跌停,安科生物也应声大跌。截至下午收盘,长春高新封死跌停板,市值一日内蒸发超过百亿元。安科生物降幅达到7.54%,报12.14元/股。

生长激素企业股价的暴跌并不让人意外。早在2021年5月19日,网络就开始流传一份关于广东16省集采联盟的文件,生长激素现身在集采列表。从那时开始,长春高新便开始“跌跌不休”。据时代财经统计,从2021年5月初至今,长春高新的股价已经腰斩。安科生物的走势也不容乐观,与2021年5月第一个交易日的开盘价相比,安科生物的跌幅超过25%。

水、粉针同组竞价,投资者建议放弃报价

目前国内已经上市销售的生长激素产品大致可分为三类,分别是长效水针、短效水针和短效粉针。其中,长效水针是金赛药业的独家产品,注射频率可从每天一次降至每周一次,年用药费用为8-15万元/年,此次集采尚未将长效水针纳入集采目录。

传统的生长激素针剂型为粉针剂,通过冷冻干燥技术制备,使用时需要先溶解再注射,第一支国产重组人生长激素粉剂正是由金赛药业于1998年研发成功。与粉针剂相比,水针剂可以省去溶解程序,给药方式更为便捷。目前国内获批上市的水针剂企业仅有3家,分别为金赛药业、安科生物和诺和诺德。根据德邦研究所数据,目前国内粉针年用药费用约为2.2万元/年,水针剂年用药费用约5-7万元/年。

由于制备技术和价格都有较大差异,此前众多猜测认为,生长激素集采可能会先从粉针开始,或将粉针、水针分组集采。出人意料的是,此次广东联盟集采却将粉针和水针分配到同一个组别内,并对不同剂型、规格的产品一一指定了最高有效申报价。

时代财经统计发现,与市场价格相比,粉针剂型的最高有效申报价降幅并不大,大部分粉针剂型规格的降幅都在10%-20%的区间内,但水针剂型的价格降幅却高达70%左右。

由于粉针、水针最高有效申报价的巨大差异,不少消费者在留言里建议公司退出水针集采,只参加粉针的集采报价。此前国元证券研报也指出,假设粉针和水针合并集采,预计水针公司会撤出集采地区,并只在集采区域销售粉针。

长春高新通过互动平台对外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积极研究政策规定并将合理制定方案,目前暂无具体影响的预期。

1月19日安科生物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在看到这个政策以后,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向公司领导沟通了解情况,他们表示正在研究解读政策中,至于是否参与这次集采报价,目前肯定无法给出明确答复。”

专家预测:价格降幅可能比较温和

和其他期待通过集采蚕食原研厂家市场份额的品种不同,生长激素的中国市场早已被国产企业牢牢占据。

根据样本医院数据,2020年金赛药业的样本医院市场占有率为78.4%,比2018年提升了近10个百分点。安科生物2020年的市占率则为15.9%。诺和诺德等进口品牌的市占率远低于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

具体到不同剂型的市场竞争,根据药智网和德邦研究所数据,自2017年开始水针剂的销售增速就已经超过粉针剂型。2020年水针剂已经占据约73%的市场份额,其中金赛药业占据了样本医院水针份额的99.7%。粉针市场安科生物的销售额排名第一,占据约51%的市场份额。

可以预测,本次生长激素集采的主要看点会是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的价格厮杀。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预计,重组人生长激素会有一定的降价幅度,但应该不会超过40%。

根据此前的集采经验来看,生物制品的集采降价幅度会略低于化药集采。在去年11月开标的国家组织胰岛素集采申报中,参与报量的产品几乎全部中选,中选产品的平均降幅为48%左右。而与胰岛素相比,国内生长激素的生产企业数量更少,竞争可能会比胰岛素更为温和。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本次集采报量的联盟地区包括广东、山西、江西、河南、广西、海南、贵州、青海、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10个省级行政区,除广东省外,均不是沿海发达省份。

据时代财经统计,按照公立医疗机构的首年预采购量和最高有效申报价计算,本轮生长激素集采涉及的金额约为1.08亿元。而长春高新2021年半年报显示,金赛药业去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就高达37.88亿元,净利润为18.58亿元,远高于此次集采的总金额。

从长春高新和安科生物的财报来看,参与报量地区也并非生长激素产品的主要销售区域。根据2021年半年报,长春高新和安科生物的收入占比最高的地区均为华东地区,与参与报量地区的重合度不高。

此外,生长激素的主要销售市场并不在公立医疗机构内,而是在医院之外。国元证券指出,国内70%以上的生长激素在院外销售,院内市场只占据30%左右的销售量。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均设有自己的门诊,这构成了稳定的院外销售网络,患者在医院完成检查、诊断后,可以到门诊购药。

史立臣对时代财经指出:“集采可能会导致多家重组人生长激素企业在医疗机构市场内有一定的价格比拼,但由于目前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主要市场不是在医疗机构,尤其不是在公立医疗机构,所以不以医疗机构为主要市场的生产企业都会慎重考虑是否进入联盟集采,也会慎重考虑进入的申报价格。”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古早网红收割爱美人士?这家公司毛利比肩茅台,三年卖出37亿元面膜
阿兹夫定要成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多家药企成生产经销商,药价或远低于辉瑞
性抑制针、生长激素双管齐下,中国妈妈的身高焦虑:花25万让孩子长高35厘米很值
智飞生物一季度日进账近1亿!自主产品营收首超三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