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行了,巴黎银行布局中国市场!业内人:外资成了免费外教?

吴斯悠
2022-01-12 21:02:03
来源: 时代周报
退出美国市场,巴黎银行并非个案

外资不断加码中国券商市场。媒体近日报道称,法国巴黎银行递交《证券公司设立审批》材料近日获证监会受理,拟发起设立券商,名称暂定为法巴证券(中国)有限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外资控股券商已有摩根士单利证券(中国)、高盛高华证券、瑞信证券、汇丰前海证券等9家。

中国利好政策释放,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外资加速进入。2019年4月,证监会公布《外商投资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2020年3月13日,证监会明确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VCG41182754597 (1).jpg

图源:视觉中国

外资金融机构在华扩张之路并不顺利。此前,外资曾强势入局中国市场,但未能取得显著成绩。比如,此次进入中国券商市场的巴黎银行在亚太地区的营收为37.99亿欧元,占营收总额的比重仅为8.58%。此番进入中国市场或源于巴黎银行在美零售业务的节节败退,以进入中国市场弥补空缺。

不过,中国券商市场如今大局已定,巴黎银行通过成立券商分支机构方式进入欲分羹一杯,能否如愿仍是未知。

1月11日,时代周报联系巴黎银行中国区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折戟华尔街

官网信息显示,巴黎银行由巴黎国民银行及巴黎银行2005年5月合并而成,是法国最大银行,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银行之一。

目前,该行在中国拥有近500名员工,并通过持股南京银行间接在中国内地开展零售银行业务。2020年,巴黎银行资产规模为248.85亿欧元,营收总额为442.75亿欧元。 

欧洲、北美、亚太是巴黎银行的三大主要布局市场。据2020年财报数据,巴黎银行在北美实现营收57.19亿欧元,占比12.92%。其中,零售业务营收为3.17亿欧元,占比仅为5.54%,这一数据为其欧洲零售业务的0.06%。 

始终难以扩大市场份额和营收,是巴黎银行退出美国市场的主因。据相关媒体报道,巴黎银行在美零售业务主要由其子公司美西银行开展。2021年11月15日,巴黎银行开始与咨询公司开展合作,评估出售旗下美西银行事宜。同年12月20日,交易最终确定,巴黎银行以163亿美元将美西银行出售给加拿大蒙特利尔金融集团,这一交易预计将于2022年完成。交易完成后,巴黎银行零售业务从此退出美国市场。 

退出美国市场,巴黎银行并非个案。 

2021年5月,汇丰控股也于官网宣布退出在美的零售银行业务,并将重心转向财富管理和国际银行业务。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汇丰在北美地区的营收为63.75亿美元,在所有地区中排名第三位,与排名第二的欧洲地区184.19亿美元营收相差甚远。“实际上,汇丰在美国的零售业务表现不俗,但苦于缺乏竞争规模,只能黯然离场。”汇丰集团首席执行官Noel Quinn表示。

四个月后,另一国际金融巨头也表示将出售在美业务。在美国金融行业整合升温之际,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也在考虑出售美国银行业务部门。 

除此之外,西班牙对外银行、以色列隆美银行等均宣布不同程度地退出美国市场。 

业内人士指出,国际金融巨头纷纷折戟美国,一方面是美国银行业正面临行业整合,以大摩、高盛为代表的华尔街巨头纷纷开始对中小型银行进行收购兼并;另一方面,境外机构在他国展业,似乎都会面临“强龙难压地头蛇”的结局。

守与离 

外资巨头对中国市场一直有很大抱负。

2007年,银保监会放宽外资银行在华设立外商独资银行的限制,同意外资银行分行可以通过法人化改制,成为外商独资银行。当时,众多外资银行争相入场。数据显示,仅2007年就有15家外资行成为具有法人地位的外商独资银行。 

外资进军中国证券市场,各有计划。

以高盛高华证券为例,该券商成立于2004年。证监会取消外资股东持股比例限制后,该券商成为高盛集团全资子公司。据其2019年财报数据,高盛高华证券2019年全年实现营收5.18亿元,净利润为6535万元,同比2018年减少5%。此外,2019年,该券商共进行1次A股IPO,4笔可转债、2笔公司债及1笔熊猫债的承销。

“那时感觉外资机构有更丰富的产品、更先进流程管理经验以及更成熟的品牌宣传,总之就是给人高大上的感觉,但现在就没什么感觉了。”一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从“高大上”到“没什么感觉”,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内金融机构迅速崛起,另一方面则是外资机构始终难以在国内市场打开局面。入局中国市场后,不少外资机构又匆匆离开。本被认为是搅动中国市场的“鲶鱼”,也成了被赶超的“外教”。 

以美国银行巨头花旗集团为例,2021年4月,花旗集团宣布将调整零售银行业务战略,撤出包括中国在内的13个亚太地区国家,并将经营重心转向高净值人群和法人业务。

营业费用高企也是其撤出的主要原因。

根据花旗集团2020年财报数据,上述13个地区1年的营业费用高达33亿美元,这更进一步拉低了花旗银行的盈利水平。 “尽管这13个地区拥有出色的业务机会,但我们没有足够的规模参与竞争。”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Jane Fraser在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如此表示。

中信建投证券一名分公司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外资在中国成立券商分支机构,更多只是一种业务布局,“很难获得很大的市场份额和影响力。”

“外资机构用人、决策保守,这是打不开局面的一大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银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境外银行在做业务的时候较为保守,“不太熟悉中国市场。”

如今,国内券商格局基本稳定。曾错过中国市场崛起的外资金融机构,又以另一种方式希望杀入市场,但要有所大成并不容易。巴黎银行在亚太地区的营收为37.99亿欧元,占营收总额的比重仅为8.58%。巴黎银行想要快速扩大市场,追求利润增长,任务不轻松。

“目前,市场份额已被充分瓜分,饱和度处于较高水平,相比2007年,外资券商面临的处境更为艰难。”上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新入局的券商机构要想在市场上分一杯羹,难度不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万亿规模的北京农商银行贷款占比不到四成,董事长王金山连任近十年
这家银行一年股东少了694户,两笔股权再上拍卖台,上市没有实际进展
金融科技人才争夺战:77所院校开设相关专业,有银行70万元年薪招人
微众银行微业贷推出“创业贷款”服务,纾解“新市民”创业痛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