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行业前景堪忧,曾打造爆款综艺《中国有嘻哈》的爱奇艺副总裁车澈离职

徐美娟
2022-01-07 23:24:11
来源: 时代周报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音乐形态比说唱更贴近年轻人。因此,我决定重启《中国新说唱》系列。”2021年爱奇艺悦享会上,爱奇艺副总裁车澈宣布《中国新说唱2022》明年将回归。 

然而,2022年,还没等到《中国新说唱2022》回归,车澈却宣布从爱奇艺离职了。

车澈,2017年加入爱奇艺,除了爱奇艺副总裁的身份,他更是爱奇艺知名导演,先后制作了《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等热播节目,后又以总制片人身份主导制作了《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潮流合伙人》等系列节目。

2022年1月6日,车澈通过个人朋友圈发文,宣布从爱奇艺离职,一时间,该消息引起广泛讨论。随后,车澈发微博回应:2022(年),我确实开始了自己的一些新事业,关于潮流IP、关于内容多元化的探索。但是爱奇艺的重点节目,还以监制的身份在负责。《新说唱2022全明星季》,我叫了那么多大咖来竞技,自己甩手不管了,是不可能的。

当晚,话题#车澈离职爱奇艺#冲上热搜榜首。伴随着车澈离职的消息,爱奇艺的股价也出现了较大起伏。国内时间6日晚间美股开盘后,爱奇艺股价随着中概股大盘一起涨,之后股价跳水跌超6%。

针对车澈从爱奇艺离职一事,1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爱奇艺公司总部,工作人员表示,“以官方通知为准。”截至发稿,爱奇艺官方并未回应。

提起车澈,无人能绕开爱奇艺2017年的现象级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中国有嘻哈》在新浪微博平台短视频播放量80亿,超过了爱奇艺自身平台播放量,70强选手微博粉丝数增长2085万,主话题阅读量超过了70亿,热搜榜上榜次数461次。

车澈也凭借该节目实现了职场跃升。2017年9月11日,伴随着《中国有嘻哈》收官,爱奇艺发布内部邮件,宣布车澈升任爱奇艺副总裁,并在升职邮件中肯定了车澈作为总导演在《中国有嘻哈》策划和制作中的突出贡献。

至于平台方爱奇艺,不仅通过VIP专享复活赛和每周更新的正片成功拉新,还赚取了过亿广告费。据悉,农夫山泉为《中国有嘻哈》提供了1.2亿元的冠名赞助费,作为一档网络综艺,这已经与顶级电视综艺《奔跑吧兄弟》1.3亿元的首季冠名费不相上下。

不过,这对于拥有“大苹果树”商业模型的爱奇艺来说,远远不够。在《中国有嘻哈》节目播出之际,爱奇艺还将广告、付费内容、直播、IP衍生等多个领域相互融合,以实现内容产品商业价值的最大化。以《中国有嘻哈》决赛录制为例,爱奇艺以直播环节、投票互动以及泡泡交互,为粉丝带来了更多维度的娱乐体验附加值。

可以说,车澈主导下的《中国有嘻哈》为爱奇艺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此后,车澈又陆续参与制作了《热血街舞团》《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潮流合伙人》等系列节目,虽然没能延续《中国有嘻哈》的爆款特质,但反响也不错。其中,《我是唱作人》第一、二季豆瓣评分都是7分以上。

身背多款优质综艺节目,为何出走爱奇艺?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长视频行业遇到问题,可能是导致他离开的一个原因。但不能归因于一点,背后肯定是综合原因,除了行业问题,还有公司问题、个人问题、监管问题等。”

放眼长视频行业,截至目前,三家头部长视频平台均未实现盈利。同时,短视频平台正在挤压长视频平台的生存空间。《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而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从使用时长来看,短视频平台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要比长视频高,且差距呈增长趋势。

在长视频行业发展前景堪忧的情况下,爱奇艺的日子也不好过。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76亿元,同比增长6%;净亏损17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2亿元,亏损幅度有所扩大。为此,2021年12月,爱奇艺进行了20%-40%的大规模裁员,并对会员进行了提价。

过去几年,爆款综艺撑起了爱奇艺大半边天。其中以《中国有嘻哈》(后改名《中国新说唱》)和《偶像练习生》(后改名《青春有你》)最为突出。但这两档都在后期出现大量问题:前者节目中PGone等“问题艺人”被彻底封杀,后者更是导致了广电下发“限秀令”,刮起“限娘”之风。而“起瓶盖倒牛奶”的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更是将爱奇艺推上了风口浪尖,被批触犯法律、扭曲青少年价值观、催生不良营销模式、造成行业乱象等。

“综艺受限之后,以综艺在爱奇艺立足的车澈,其必要性被削弱,某种意义上,选择离职也有和此前裁员传闻共进退的意味。”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未来,张书乐认为爱奇艺只有从与短视频比拼泛娱乐中跳出来,在网剧、网络大电影这些长视频平台的真正优势领域进行深耕,才能有盈利的可能。“对爱奇艺来说,长视频的打法转向已经成为必然。奈飞用自制超级爆款网剧带动会员增长、会员费上浮及收入增加的打法,给了在多个领域受挫和监管趋严之下的爱奇艺一个主攻方向:自制爆款和文创衍生链条,如剧集《风起洛阳》和洛阳线下实景文旅项目等。”

而葛甲认为,爱奇艺当下需要的是来自政策监管的松绑或扶持,“爱奇艺这几年没有一天不在想着向奈飞学习,但问题是有学的决心,能不能学成又是一回事。奈飞作为线下起来的公司,基础比较牢,用户消费习惯也已经培养起来了,所以学习奈飞的打法是个长远的规划。”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