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被冻结,上百起诉讼缠身!破产、欠薪、裁员?寺库:我没有!

涂梦莹
2022-01-06 20:50:05
来源: 时代周报
破产倒计时?

“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情况不妙,再度传出破产消息。

1月5日,天眼查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称“寺库”)新增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柴晨旭,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法。目前,寺库已关联上百条法律诉讼,案由多为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与此同时,寺库有7笔股权被冻结,涉及金额累计高达1.53亿元。自2021年以来,仅寺库母公司便已累计十余条股权冻结信息,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多家关联公司同样陷入股权冻结的处境。

寺库否认破产重整。“我司发现部分媒体发布寺库集团被申请破产的相关新闻。经核实,不存在以上情况,公司将保留追责的权利。”1月6日,寺库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寺库陷入困境已久。2021年年初,寺库曾公告拟开启私有化进程,随后市值缩水、员工欠薪、裁员、拖欠货款消息屡禁不绝,业绩低迷。

业绩持续下滑

寺库一度风光无限。

成立于2008年7月的寺库,主打全球奢侈品服务平台,涉及奢侈品网上销售、奢侈品实体体验会所、奢侈品鉴定、养护服务等业务。

官网显示,寺库拥有中国25.3%及亚洲地区15.4%的高端市场份额,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开设实体体验店,用户一度超2000万。

“原来的奢侈品电商主要形式是货架型电商,受众群体主要为70后、80后,追捧的奢侈品也普遍是集中的少数大牌,寺库早期集中解决了这些问题,因而获得大发展。”1月6日,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7年,寺库在美上市。招股书披露,寺库2016年交易总额(GMV)为5.1亿美元,相比2015年增长48.8%,是亚洲最大的一体化奢侈品服务平台。

截屏2022-01-06 下午6.46.23.png

寺库屡屡获得融资。成立14年以来,寺库累计完成8轮融资,融资金额超6亿美元,投资方包括IDG资本、京东科技、平安创投、旺家投资等。最近一次发生在2020年6月,它获得趣店1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头顶“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光环,寺库近年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2017年至2019年,寺库净利润分别为1.33亿、1.56亿和1.62亿元,增速下滑。2020年,寺库更由盈转亏,全年营收60.20亿元,净亏损高达7186.4万元。

据最新业绩报告,寺库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15.2亿元,同比下滑34%,但净亏损仍有3982.6万元;GMV为50.28亿元,较之上年同期的61.08亿元已缩水超10亿元。

更糟糕的是,寺库的核心用户规模也在进一步缩减。2021年上半年,寺库活跃客户数为56.89万,2020年同期为65.87万;订单总数仅144.01万,2020年同期为175.10万。

或不堪经营压力,2021年年初,寺库曾公告开启私有化进程,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的价格私有化寺库,但目前仍未有新进展。

用户对寺库的信任出现危机。网经社通过对寺库2020年全年真实用户投诉案例大数据分析,将寺库评级为“谨慎下单”,存在发货问题、商品问题、霸王条款等问题。

WechatIMG22932.jpeg

据媒体报道,自2019年上半年开始,寺库不断爆出供应商延长货款结算,2021年更出现大面积拖欠货款。不少消费者投诉,寺库拖延寄售二手奢侈品的结算费用。

员工欠薪、裁员消息更是层出不穷。2021年9月,多家媒体报道,寺库已陷入降薪裁员,发不出工资的艰难境地。

对上述问题,寺库相关负责人一概予以否认,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截至目前,寺库并未有相关裁员的计划,目前寺库工资属于正常发放的状态,不存在欠薪等情况。”

转型未见成效

面对经营颓势,寺库也曾尝试自救。

2018年,寺库创始人李日学提出要从精品生活方式出发,以来自世界各地的精品好物,高端定制超级服务。

此后,寺库将品类覆盖从一般的奢侈品延伸至运动、家居、美妆等品类,并涉猎旅游、酒店、酒业、体育、零售等多个领域。

不过,在崔丽丽看来,寺库拓展品类只是消耗存量客户,新增客户的效用有限。

寺库还试图切入直播,以图力挽狂澜。2019年8月,寺库布局电商直播;2021年3月,寺库与快手合作的奢侈品直播基地启动运营,该基地配有7000平方米的走播展区,可供300名达人同时开播。

“客户基数减少使这些尝试难以发挥根本作用。”崔丽丽直言。

寺库的直播甚至陷入造假风波。2020年“618”期间,快手“寺库专场”宣称成交额过亿元,经过调查,真实销售金额却仅912万余元。涉事主播所属的公司因此被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线上遇挫,寺库又将重心转至线下:从打造寺库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到2021年7月启动“城市第三空间”新战略,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方式开设超过300家新零售门店,将二手寄卖、养护、鉴定、私人订制等专业服务融入消费场景。

截屏2022-01-06 下午6.45.56.png

崔丽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寺库开始注重线下发展无可厚非,“奢侈品等高价产品理应重视服务和体验。”她还表示,寺库的核心问题继续提高对原有客群的吸引力,并持续拓展新用户。

电商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奢侈品电商的竞争也日趋激烈。红布林、胖虎、只二、妃鱼等新兴平台抢食市场,这些平台频获资本青睐,拿下多轮融资,开始冲击寺库的基本盘。此外,寺库还要直面与电商巨头天猫、京东等巨头的竞争。

本土奢侈品电商倒下,早有先例。品聚网、网易尚品、新浪奢品等均以倒闭收场。2019年,尚品网公告,因融资重组不顺、经营受阻,已无法继续为广大用户提供服务;2021年6月,趣店重金投入的奢侈品电商项目万里目也被传下线。

业绩疲软,前景堪忧,寺库股价跌跌不休。

1月6日,寺库股价收报0.40美元/股,跌8.76%,总市值2867.79万美元,较上市首日已缩水超九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海底捞最近有点烦:新品河豚试吃惹中毒争议
靠灭蚊年入11亿还不够,立白长公主盯上了铲屎官的钱包
399元一瓶!飞天茅台迷你版上线i茅台,不靠抽签靠抢购,黄牛嫌弃没赚头
这瓶74岁的橙味汽水想上市,可能还嫩了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