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夜排5000人成黄牛开会现场?炒鞋、炒茅台、代购HPV的齐聚一堂

郭梓昊
2021-12-30 18:24:51
来源: 时代周报
凌晨3点,星愿湖畔,心照不宣

“12.29,我在上海迪士尼的受难日。”迪士尼粉丝黄小梅望着看不到尽头的队伍,怅然若失。

12月29日是上海迪士尼度假区“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剩余库存公开售卖的时间。当天凌晨3点,已有5800人在上海迪士尼景区门口排队。凌晨5点,队伍绕迪士尼主园区外的星愿湖长达2圈,要知道,这个湖占地40公顷。

此次圣诞系列商品发售前,迪士尼乐园曾公开呼吁,在乐园运营开始时间之前不得夜排和聚集。

“28号晚上7、8点就有人排队了。”黄小梅在29日凌晨5点匆匆赶到迪士尼,“队伍已经从迪士尼门口排到地铁站外了”。黄小梅回忆,当天凌晨,上海室外气温低至4—5℃,很多人在冷风中缩成一团。即便提前准备好厚棉袄,自己也冷得瑟瑟发抖,“大家都在忍。开门后,情绪一下放开了,都在边喊边跑”。

VCG111318909935.jpg

黑夜的迪士尼,不止有烟花

排队期间要想上厕所,游客要跟工作人员申请厕所卡,要求是半个小时内要回来排队。据媒体报道,有游客因排队时间过长,崩溃大喊“我憋到尿血”。

按照规则,排队人数达到三家商店当日最大运营承载量后,迪士尼停止了后续排队,但依然有游客持门票、年卡涌入迪士尼园区。

这让事情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大量来购买商品的游客仍可持票入园,涌向商店。

12月29日晚,“上海迪士尼”冲上微博热搜第一位。随即,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微博发布道歉声明:“今年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售卖活动已经结束。非常抱歉不能满足所有游客的需求。”

混乱的背后,炒鞋的黄牛来炒迪士尼玩偶,赚得盆满钵满;路人不费力的中签倒卖小赚一笔;因疫情不便外出的真爱粉,不得不找人高价代购,迪士尼本身也暴露出管理混乱、商品供不应求的问题......

当粉丝的爱成为赚钱工具,迪士尼也不再是童话王国。

7000块?不卖!

此次事件发生前,上海市消保委曾发文要求迪士尼不要炒作,过度饥饿营销。上海迪士尼回复称,目前货源短缺是由短期内出现的巨大需求量和疫情等因素所致。迪士尼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不断补货并继续加大补货数量,并承诺绝不会制造任何饥饿营销。

此前,迪士尼“2021达菲和朋友们”系列商品采用的是提前线上报名、抽签,限时线下购买的方式销售。“最开始只有线上抽签的2700名‘天选之子’才能进行购买。”粉丝李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称,此次中签的用户很多都是路人,甚至是从未来过迪士尼,连达菲家族都认不全,只是听说可以倒卖赚钱碰运气。还有的是明明无法线下购买、仍然参与抽签的人,“这些给了黄牛们钻空子的机会”。

线上抽取环节结束后,自12月29日起,在迪士尼小镇和上海迪士尼乐园的正常运营时间内,三家纪念品商店线下发售剩余库存,在此期间,每单每款限购2件。没有中签的真爱粉,与想再赚一笔的黄牛,在凌晨3点心照不宣地相约于星愿湖畔,排起长龙。

“排队的那些人,粉丝和黄牛三七开。”一名从业5年的黄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自称“良心代购”,通过倒买倒卖,在29日发售日当天赚到了近2万块钱。

为不让黄牛赚差价,李玥特地从苏州赶到上海。她庆幸自己成为“最后一批排队入园的游客”。但不曾料想,折磨才刚刚开始:为了买到心仪的玩偶,她排了16个小时的队,从黑夜排到黑夜。“排到第10个小时,已经双腿发软,眼皮快要合上,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但她不敢离开,只能花40块钱买一根烤肠充饥。

为了早些入园,李玥定了两晚迪士尼酒店,外加上迪士尼年卡、顺风车等费用,还没见上心爱的星黛露,李玥就零零总总地花了几千块。在经历了苦难的16个小时后,她终于买到了心仪的SS型号星黛露和一只挂件,所有的疲倦在那一刻得到了满足。李玥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评论区涌进来了无数双渴望的眼睛,有人甚至开价5000元想要收购。

VCG111354340494.jpg

玲娜贝儿这颗摇钱树下,挤满了人

“不卖!”李玥用力敲下了两个字,嘴里喃喃道,“我可不是黄牛”。在二手市场,李玥手中的迪士尼玩偶已经被炒到了天价。

“原本我已经跟黄牛谈好了3500元,结果29号当天黄牛坐地起价,4000元、6000元,最后价格到了7000都不卖。”求购者众多的代购群中,有粉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本次引发“疯抢”的发售商品中,单个毛绒玩偶发售价为219元,单个钥匙圈为139元。一套毛绒玩偶12个商品,共计2148元。但从黄牛手中购买一套的价格却高达6000到8000元,是发售价的4倍左右。

为了提前入园、尽可能地排在购买队伍前面,上海迪士尼酒店及乐园早享卡的价格也被游客加入清单:原价149元的乐园早享卡被炒到1200元。

王明没有买到早享卡,“上海迪士尼公开发售的早享卡在12月23日就已售罄。剩下的能够提前一小时进入的方法,有且只有购买迪士尼官方酒店,平均价格在1000—3000元,甚至更高。”无奈之下,他只能定下28号晚上的玩具总动员酒店,想着第二天冲刺入场,但排了6小时队后,他又累又困。

“我为什么要遭这份罪?”望着前面看不到头的队伍,王明愤愤离场。

据报道,上海迪士尼内的酒店在28日晚爆满,且因为购买早享卡(可提前一小时入园)的人数大增,导致早享队伍同样大排长龙,甚至有游客在商店门口发生争执。

空手而归之下,迪士尼粉丝将矛头对准了黄牛。“黄牛才是原罪,是他们在背后扰乱了原本的市场秩序。”王明说。就在本月,上海迪士尼就被爆出一实习生通过代购购买商品再以更高价格转售。

卖茅台的、鞋贩子、倒卖疫苗的

“以前代购纯粹是出于喜爱,为了给更多人分享玩偶。但自从玲娜贝儿火了之后,越来越多人看到了背后的高溢价,炒鞋的、卖茅台的,甚至连代购HPV疫苗的都来凑热闹。”从事代购生意近3年的李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家住在上海迪士尼旁边,她办了一张迪士尼年卡,一个月跑3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迪士尼玩偶店门前的队伍越排越长:推着婴儿车的宝妈、银发一族的大爷大妈,从凌晨到傍晚,不断攻占上海迪士尼。“越来越卷了。”李欢说。

代购们要么选择撤离战场,要么以高价填补自己额外付出的时间精力。久而久之,真正因为喜欢而去迪士尼的人越来越少。

微信图片_20211230164012.jpg

29号当天有宝妈带着不满3岁的孩子排队抢购玩偶  图源:被访者提供

莉莉毫不避讳地称自己为“黄牛党”。刚开始她只是一名迪士尼粉丝,常年以85折价格帮不在上海的迪士尼粉丝“姐妹”买玩偶,一次赚个几块钱。

但随着越来越多黄牛入局,迪士尼频繁推出的限定款,玩偶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水涨船高,接连出现疯抢现场。“为了买货,起得越来越早、排队四五个小时是常事,”她开始感觉精力、时间的消耗越来越大,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

据莉莉回忆,改变发生在今年8月6日,中秋星黛露限定开售。大太阳底下,莉莉和老公排队2小时,暴露在外的皮肤全部晒伤,但只带回了两只玩偶。“我肯定不愿意这么便宜卖了,所以我原价加个20元卖了一个。结果卖掉的第三天玩偶成了绝版,某平台上标价高达1314元。”

微信图片_20211230161824.jpg

图源:网络

巨大利润诱惑面前,很少有人能自守。“我的准则就是,没有最低价,但是答应客人的定价就一定发货,不跑单。除非手上确实没有买到东西”。莉莉不相信所谓的“菩萨低价”:“如果卖不出好价格,我情愿自留,以后可以换其他限定商品。”

经历了12月29日“迪士尼受难日”后,李欢在朋友圈发出了宣告:近段时间,不再接上海迪士尼的单子;“迪士尼没有心”,王明也在回家后剪烂了自己的年卡。

但巨大的利润下,总有人前赴后继。12月29日前几日,有黄牛在朋友圈发出了号召:“迪士尼排队日结200元/人,管吃点心,不管有没有排上队,统统200元......”

(应被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上海部分航线恢复!吉祥、春秋、南航机票开售,千元起飞
这家中介撑不住?同策好房发停工停薪通知,员工:每月只发两三百,准备转行
迪士尼飘了?CEO称没有中国市场也能成功,二季度净利润下滑48%
宠物医疗公司排队上市引发新争议:“主子”线上医疗是概念还是刚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