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影院求生:副业帮求婚,转行剧本杀

涂梦莹
2021-12-16 17:56:33
来源: 时代周报
私人影院的风口早已不在

从游走灰色地带到逐渐规范化,私人影院未来依旧不明朗。

微弱的灯泡在半空发着忽闪的光,很难看清墙上悬挂画框的画面 ,四周没有窗户可以透气,一张看上去十分破旧的真皮沙发摆放在屋子中间,旁边是带有人脸面具外观的摆件,上面放着用玻璃罩住的蜡烛。

这是一家以“暗黑恐怖”为主题的私人影院的包间。一台小型投影机,可供匹配的观影幕布,再加上基础的音响设备,经营者试图打造沉浸式观影效果。

WechatIMG21864.jpeg

(深圳某私人影院包间 时代周报记者摄)

“看电影的氛围感很重要。”有过私人影院观影体验的陈芝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称,在私人影院看恐怖电影,配合着恐怖风格的装潢,“确实感觉更恐惧了”。

恐怖主题包间是私人影院的标配之一。主打多元主题私人影院,面向年轻消费人群,一度处于风口。据广电总局相关统计信息数据,私人影院的数量从2015年的35.8万个增长至2018年的158.4万个,增幅342.5%。

飞速增长背后,私人影院暴露出来的违规行为不少。无牌照经营、盗版横行、打色情擦边球等问题频出,随着整顿政策日趋完善,私人影院告别野蛮生长。

据天眼查数据,近3年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私人影院(点播影院)”的相关企业累计新增319家,2021年截至10月,新增私人影院企业数量仅70家。

风口不再

2019年初,朱灿辞掉了铁路单位稳定的工作,盘下一家转让的桌游门店,开起了私人影院。

这家私人影院位于呼和浩特最大的一个商圈,隐藏在一栋商办写字楼的深处,位置有利有弊,一年租金约5万元。朱灿在上下两层接近150平方米的空间里,布置了7个不同主题包间。

“创业之前,对私人影院有过一些简单研究,感觉是比较新奇的行业,在年轻人中十分流行。当时,呼和浩特的私人影院数量不多,生意非常火爆,天天都有人排队。”对于最初创业的缘由,朱灿回忆道。 

因为门店是冷启动,没有老顾客,为了节约成本,朱灿没有招聘店员,而是自己24小时都待在店里。前4个月,每月营收只有几百元,后面凭借口碑才慢慢有了回头客。

但生意还没有开始步入正轨,疫情就来了。朱灿2020年上半年完全零收入,和院线影院的遭遇同频。

再后来,线下营业场所得以复工,因为生意好转,朱灿咬紧牙关做了一次风险投资,将隔壁门店也租下来,扩展了经营面积。“我盘算着面积大一点,可以赚多一点。” 

朱灿透露,算上后续扩充的门店,他运营的这家私人影院有14个房间,前后累计投入近40万元。“一场影片播映价格在40元左右。旺季的话,周末一个房间能够播3个场次,一天的营业额约1600元,月营业额可以有2万~3万元;淡季的月营业额则在1万元左右。”

屏幕快照 2021-12-16 下午2.52.57.png

但私人影院依然存在各种版权违规和其他安全隐患。2021年2月,呼和浩特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局依法关停27家非法私人影院,朱灿的私人影院就在名单之中。

“当时的感觉就是,完了。”朱灿坦言,被查处的时候,正好临近春节假期,是生意旺季,正准备大干一场的他,瞬间心灰意冷。但面对监管,没有达到运营标准的朱灿,只能选择关停。

同样出局的,还有更早进入私人影院行业的资深从业者。五年前,李君在广东江门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私人影院,共2层楼,投入数十万元。2020年,意识到版权监管日趋严厉,李君狠下心将店铺半价转手,寻找其他出路。

“运营了差不多三年,没有真正赚到钱,只能说刚好把本钱拿回来。”李君直言。

如今,转行开了咖啡馆的李君,同时也在社交平台做自媒体视频博主,讲诉关于私人影院的动态和风险。经常有很多想入局的网友来向他询问私人影院的前景,但他多数都会劝退。

“私人影院的风口早已不在了。”李君说。

困于版权

众多从业者匆忙离开背后,是行业规范化带来的连锁反应。

2018年,广电总局出台《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将私人影院定调为“点播影院”,成为传统影院和商业院线的补充,正式纳入监管;随之,有关私人影院的版权放映、影片数量、点播技术以及相关运营、场所等规范陆续明确。

针对私人影院的运营标准包括:必须像传统影院一样申请放映许可证,有关版权、放映设备以及计费标准,都必须合规;私人影院播映的影片需要取得著作权人许可授权,经营数据需要上传报备,纳入电影销售收入统计。

私人影院资深业内人士张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传统院线一部电影上映后,影院与制作片方会根据最终票房进行比例分成,私人影院的营业收入也需要类似如此,拆分一定比例进行分账。

政策还在进一步趋严。2019年5月,国家电影局推动《关于开展点播影院、点播院线试点工作》,将北京、上海、湖南、湖北、江苏、广东、四川等7个省(市)定位首批试点区域,试点工作暂定为12个月。

一开始,多数私人影院从业者并不排斥规范化。“当时,感觉有政策和标准引导,看到行业未来发展的曙光。”李君表示,比起模糊不定的行业走向,私人影院行业发展需要规范。

VCG111330487747.jpg

(图源:视觉中国)

但随着成本与版权束缚逐渐增加,私人影院从业者开始难以负担。

“想要开一家达标的私人影院,最优的选择是加盟有版权的行业品牌。但前期成本要近百万元,包含一系列装修、达标过检设备以及版权费用。这还不包括后续门店租金、人工等诸多支出,版权也需要不断更新收费。”李君说道。

其中,版权是最大的因素制约。李君说,没有版权无法拿到放映经营许可证,而版权又需要不断扩充,不然就没有新的影片更新。为了节约成本,有些私人影院就拿最低标准的500部影片,不管放映的质量好坏。 

未来在哪?

日趋严格的标准与规范,究其原因是私人影院多年发展的乱象。 

“私人影院在早期的发展高峰期时,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现象。”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私人影院经营场所环境参差不齐、违规播放盗版片源,因此私人影院也常被斥责为盗版、媚俗、色情的温床。

“很多并不具备住宿标准和要求的私人影院,甚至衍生住宿服务,逐渐背离‘私人影院’原有的功能。”向凯说道。

此外,多数私人影院不具备版权意识与能力,播放片源的正规性更是无从考量。在向凯看来,很长时间里,私人影院作为传统院线的补充,版权方面的问题一直很难解决。“必须解决盗版问题,才能真正步入正轨。”

已有多家私人影院因违规播映被罚。2021年6月,北京法院公开原告爱奇艺诉被告广州市有戏餐饮有限公司,侵害包括《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王牌逗王牌》等影片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法院判定爱奇艺获赔40万元;此前2017年9月,爱奇艺告暴风旗下的BFC超感影音体验中心因私自播放其多部电影,成功获得赔偿52万余元。

眼下,私人影院还面临着其他新兴娱乐行业与消费项目的冲击。

“如今,家庭影院设备完善,密室逃脱、剧本杀、露营等同样新奇的线下娱乐火热,私人影院的生存空间更小了。”李君说道。

时代周报记者在一家深圳私人影院观影发现,除了影片点播服务,门店还上线了剧本杀项目,推出首批剧本杀公测体验名额,提前玩剧本杀可以赠送免费观影时限。

私人影院寻找“副业”并不是新鲜事。“大家都在找新的出路,分担风险,就像很多私人影院,也会承接求婚业务,或者提供一些桌游娱乐服务。”朱灿说道。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90302_34f72214b1ec47fa86363c3b88f4af91.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eg

(私人影院求婚现场 图源:网络)

李君认为,私人影院单纯通过影片放映去赚钱,已不是长久之计。“未来,私人影院应该成为一个泛娱乐化的消费场景,有各种各样的增值业务,赚的是空间的钱。”李君说。

(应受访者要求,陈芝、朱灿、李君、张超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迪士尼飘了?CEO称没有中国市场也能成功,二季度净利润下滑48%
华莱:安化文旅新地标!“天下茶道”5月试运营
“五一档”电影票房仅2.9亿元,网剧扎堆接盘背后,谁是赢家?
电广传媒2021业绩创近年新高 “文旅+投资”战略加速落地,成长韧性凸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