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的梦想不被待见:网易云上市破发,用户和原创音乐人等不起了

徐晓倩
2021-12-02 21:08:22
来源: 时代财经
八年过去了,丁磊还是那个怀揣着音乐梦想的企业家,但是网易云音乐已经过了那个只谈梦想的年代。

视觉中国 网易云音乐.jpg图源:视觉中国

经历聆讯、紧急暂停、重启后,12月2日上午,网易云音乐终于在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开盘后,网易云音乐开启下跌模式,收盘跌2.49%,报199.90港元,总值约为415.31亿港元。

在上市发言中,丁磊引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句话勉励员工,并表示“好好吃一顿饭,忘记上市这件事”。

时间回到2014年,网易云音乐在北京召开了盛大发布会,丁磊同样富有情怀地表达了自己对音乐的执着:“年轻时候的理想就是开一家唱片公司,理想破灭了,现在就做一个音乐产品吧。”

八年过去了,丁磊还是那个怀揣着音乐梦想的企业家,但是网易云音乐已经过了那个只谈梦想的年代。

云村往事,难以复制的音乐社交

在外界看来,网易进入在线音乐赛道动作颇慢。彼时,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天天动听等音乐平台占据了80%的市场,网易云音乐想要从中破局,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当时,主流的音乐平台依然停留在播放列表和搜索歌曲的播放路径上,网易云音乐则开创性地推出了“歌单”模式,用算法将歌单个性化地推荐给用户。其中,还有丁磊亲自参与设计模仿黑胶唱片的UI播放页面,为初代用户带来了耳目一新的使用体验。

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的诞生也为音乐人创作圈子带来过惊喜。2016年,网易云音乐以独立方式运营,并发起“石头计划”,着力扶持独立音乐人,掀起了音乐界UGC创作风。

李欢欢是最早一批在网易云音乐发布歌曲的原创音乐人,他也把同样的作品打包发布到腾讯音乐,看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在网易云音乐平台收获上千条的评论,在腾讯音乐只有寥寥几条的评论;网易云音乐的粉丝数量迈过1万大关,QQ音乐的粉丝数只有1000余人。

“两大平台的基因属性不同,网易云音乐恰好聚集了一群原创音乐爱好者,还有网易云的推荐机制,能让小众音乐被更多人听见。”李欢欢说道。

业余音乐人陈野在网易云陆续发布过几首作品,作品没有走红是预料之内,但是他更看重网易云音乐创作的氛围。“比起当时腾讯系音乐面向广泛大众群体,网易云音乐更像是小众音乐人的社区,蛰伏了一批逐渐崭露头角的音乐人。”

截至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入驻独立音乐人超30万,是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人在线孵化器。据本次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上有6000万首歌曲,其中有100万首是独立音乐人贡献的。

早期用户乔琪也是在推送歌单中挖到了小众民谣圈子,一首首冷门曲目被他收藏进歌单。“这是在周杰伦、蔡依林之外另一番天地,你能感受到完全不同的曲风和创作态度。”

评论区是网易云早期生态的另一张王牌,乔琪经常把评论区当成树洞,流淌在评论区里的是一群陌生人的故事,他能从中感受到似曾相识的经历和共鸣。例如歌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在网易云音乐评论超过130万,页面上满是云村听众失望、痛苦的生活分享,形成了互相取暖、寻找共鸣的音乐社区文化。

也许是另辟蹊径的产品设计为网易云音乐争取了生存空间,多位网易云音乐的长期用户向时代财经表示,网易云音乐沉淀的社区文化是难以复制的。2015年,网易云用户数量突破1亿,2016年7月用户达到2亿;网易云音乐也不再是不被对手重视的冷门、小众音乐产品。

变灰的歌单,失意的网易云

在版权大战没有一触即发时,网易云音乐还是李梦的唯一选择。

2015年,“版权令”发布,在版权为王的音乐市场上,网易云音乐平台的大量歌曲被下架,用户的歌单一片片地变灰,其中最大的事件是周杰伦的独家版权被腾讯音乐买断,当越来越多知名歌手、韩流音乐从网易云音乐撤退后,李梦第一次下载了QQ音乐作为补充。

后续各大音乐平台不断抬高听歌门槛,只有付费会员才能开启更多的听歌权限,不愿意花两份钱的李梦选择了购买QQ音乐会员,网易云音乐从第一选择变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在网易云能听到的歌在QQ音乐都能听到,但是在QQ音乐能听到的歌在网易云不一定能听到。”李梦向时代财经说道。

在残酷的音乐版权面前,情怀和回忆败下阵来,丁磊个人账号动态下,每一条都充斥着用户对平台版权的渴望。招股书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累计拥有付费会员2752万,而腾讯音乐坐拥超过7000万会员。

“版权问题也给从事翻唱音乐人的二次创作带来了限制,那些没有版权的歌曲,即便是翻唱作品也不能在平台上传。”网易云认证音乐人李慧向时代财经说道。

另一方面,腾讯生态有着天生优势,依托腾讯视频的影视剧、综艺曲目通常会落地腾讯音乐,腾讯视频《创造营》《明日之子》等综艺每年向腾讯音乐输送新鲜的创作曲目,2019年基于现象级网剧《陈情令》推出的单价20元的数字专辑售出了167万张。

无论是音乐版权,还是粉丝经济触发的爆发式购买,网易云始终处于较为被动的竞争状态。

长期被版权问题压制的网易云音乐,路在何方?也是在2015年之后,网易云采取了多元化的盈利模式,云村加入了LOOK直播、播客以及K歌等多个非音乐为主的在线音乐服务。不少用户觉得网易云音乐的界面变得复杂了,失去了早期简洁流畅的页面。

但是网易云音乐更新的玩法和社区文化也在持续不断地吸引年轻群体,目前网易云音乐超9成活跃用户年龄在29岁以下,2020年新增用户中60%是00后。

网易云音乐成就了抖音?

前段时间,《漠河舞厅》在抖音走红,用户被张德全老人和音乐创作人柳爽刷屏,但令人尴尬的事实是,这首歌的首发平台实际是在网易云音乐。

这不是网易云音乐首次成全短视频,陈野还记得无数在抖音翻红的歌曲都曾是网易云音乐里小众圈层的狂欢,除了《漠河舞厅》,还有《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你的答案》《我曾》等等。

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出“解除独家版权令”,这是网易云音乐等候多年的喜讯,加快收复曾经失地d的计划被提上议程。目前,网易云已经与环球、索尼及华纳全球达成了直签协议,还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风华求实达成音乐版权方面的合作。

不过,这不意味着网易云能坐稳音乐市场老二的位置。网易云音乐上市之后,需要直面的压力不仅来自多年的对手腾讯音乐,也有后起之秀抖音的冲击。

字节跳动正在紧锣密鼓地布局着音乐版图。今年4月,字节跳动已成立音乐事业部,其音乐业务版图包括负责国内音乐业务的抖音音乐、中国音乐业务拓展部门以及负责国外的海外音乐部门。摩登天空与抖音达成合作,双方将从音乐版权、音乐内容联合孵化等多个维度展开深度合作。上个月,抖音内部的架构调整再次印证了这一猜测,字节跳动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

相比网易云音乐,字节跳动的优势在于大规模的用户基数和更简单的UGC创作,并且能凭借短视频内容创作持续制造爆款,且已经成为华语流行音乐宣发的前线阵地。

丁磊曾直面回答了短视频带来的影响——“音乐和短视频最大的不同是,短视频只能消费一次,音乐值得重复消费。优质的音乐内容会让人有很强的共鸣和沉浸感”,并对短视频入局音乐行业表示欢迎。

网易云音乐另一个无法避开的问题是持续的亏损,这也是丁磊音乐梦最现实的一面。网易云音乐2018-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和-29.51亿元,已三年连续亏损,今年上半年亏损幅度虽有收窄,但也达到了5亿元。

资本市场从来不谈音乐梦想,网易云音乐能否像八年前一样杀出一条血路?这取决于如何向投资者讲述一个财富神话。

(以上受访者皆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深圳开发商降价走量:86折再现楼市,买房人从容入市
我,外企高管投身中医创业,从另一个视角与生活和解
透过基因发现人类进化之谜!研究人类起源的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开发商抢收“黄金周”:全员上岗加足7天班,有楼盘预计接待超千组客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