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上市:打鸡血的丁磊,400亿港元的音乐梦

涂梦莹
2021-12-02 17:33:58
来源: 时代周报
强敌环伺网易云音乐

今天(12月2日),网易云音乐(09899.HK)登陆港交所,丁磊异常兴奋,像打了“鸡血”。

9点30分,他先是和两个“AI丁磊”共同敲钟;10点,又在网易云音乐app里转发一条鬼畜视频动态,搞起了抽奖。

WechatIMG6971.jpeg

(丁磊转发的mlog截图)

11点,丁磊发布公开信《相信音乐的力量》,感叹21年的音乐梦想。

丁磊是网易创始人,是最早的一批互联网创业者。这已是他第四次上市敲钟,从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到网易有道在纽交所上市、网易回归港交所IPO,然后是此次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

丁磊敲钟经验丰富,理应驾轻就熟、风轻云淡,但这一次表现尤显激动。

在上市致辞中,他一连用了四首歌形容四次敲钟的心境。“如果要用四首歌来表达,我觉得第一首,应该是李宗盛的《领悟》,痛过之后,才有收获;第二首,是信乐团的《海阔天空》,放手有道,去纵情搏;第三首,是王杰的《回家》,回国上市,相见恨晚;今天的第四首,我想是Gala的《追梦赤子心》,向前跑,才有无限可能。”丁磊说。

WechatIMG6973.jpeg

(AI丁磊敲钟现场 图源:网络)

上市首日,网易云音乐的股价表现并不给力。开盘报价205港元/股,但随后一路走低,网易云音乐最终报收199.9港元/股,跌2.49%,总市值415.31亿港元。

三个丁磊“元敲钟”

此次网易云音乐敲钟,玩起了最新的“元宇宙”的梗。

除了在杭州总部举行小规模线下仪式,丁磊还带着2000年29岁的“AI丁磊”和2021年50岁的“AI丁磊”,同步在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了一场线上敲钟仪式。

三个“丁磊”身着黑色西装,一同佩戴网易云音乐徽章,同步完成了一场跨越21年的敲钟仪式,而观礼的嘉宾则通过操控自己的“数字分身”在虚拟世界中见证网易云音乐上市。

WechatIMG6972.jpeg

(AI丁磊敲钟现场 图源:网络)

丁磊钟爱音乐,他曾在早年坦言,“年轻时候的理想就是开一家唱片公司,理想破灭了,所以就做一个音乐产品。”

丁磊是网易云音乐最早的一批注册用户。他在网易云音乐账号粉丝99999+,分享动态999+。

他也是网易云音乐的深度用户,每隔几天就会在网易云音乐上分享音乐动态并配上文案解说。就在敲钟当天接近10点左右,丁磊动态还更新了一条村民上市版《好运来》的魔性MLOG。

WechatIMG6975.jpeg

丁磊在分享中自称是云村村长,并直言网易云音乐从几个人的热爱到几亿人一起热爱,非常感慨。事实上,他的每一条动态,都有许多网易云音乐用户评论互动。

在丁磊发布的公开信中,他也毫不掩饰对音乐产品的畅想。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网易云音乐面临诸多挑战,前景不容乐观。

社区活跃,却不赚钱

2013年4月,网易云音乐上线发布,定位于“移动音乐社区”新形态,以音乐为核心,专注于发现与分享音乐动态。如今,网易云音乐已逐渐发展成极具社交属性的音乐社区。

成立8年间,网易云音乐完成4轮融资,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阿里巴巴、SMG、中金公司、芒果文创基金、百度、索尼音乐娱乐等都曾是网易云音乐的融资方。

网易云音乐打造的音乐社交圈,抓住了新一代年轻人的音乐需求。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MAU(月活)从1.05亿攀升至1.81亿,三年复合增长率为31%,增速位居行业第一;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MAU已达1.84亿。

在网易云音乐的活跃用户中,90后与00后用户占比89%,这些快速增长的年龄段群体占在线音乐娱乐市场近50%。

“网易云音乐最大的优势在于大量的用户参与感,很多人听音乐的同时,看评论与评论里的故事,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丁磊也在公开信里写道:“依托广大用户澎湃的创造力,网易云音乐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社区。几亿人的情绪、情感,在这里有了依托之地。”

网易云音乐还在不断完善社交生态,强化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上线8.5版本,“关注”升级为一级入口,“云圈”新增群聊功能,更重视社区关系链接内容互动。

“现实世界瞬息万变,一个平台也许很快会被另一个平台取代。但我们相信,一个靠情感连接起来的‘村落’,很难被复制或者取代。”丁磊在公开信中畅想道。

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云村村民”甚至戏谑自己是“精神股东”。

遗憾的是,高黏度、深度连接的用户,却依然没有解决网易云音乐的亏损问题。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分别营收从11.48亿元提升至48.96亿元;三年经调整净亏损超过50亿元;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经调整净亏损为5亿元。

版权走不通,原创来填坑

高昂的内容成本是亏损的罪魁祸首。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内容服务成本从19.70亿元升至47.89亿元,在营收中平均占比超过130%。截至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内容服务成本已达27.6亿元。

“预计未来三年还将持续亏损”。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中坦言,音乐厂牌(唱片公司)合作者及其他内容合作者支付的授权费占成本的大部分,之后预计还将会增加。

多年以来,网易云音乐都困于版权竞争。

2020年,丁磊在一次网易财报电话会上透露,即便愿意花钱购买,网易云音乐也不一定拿得到版权。

“网易云音乐碰到的版权短板问题,是有些公司垄断了版权交易,不进行转售。”丁磊直言。

VCG11420498668.jpg

(图源:视觉中国)

在这背后,自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史上最严版权令”起,音乐版权成为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竞争利器,各大在线音乐平台开始走上斥巨资获取独家版权的道路。

2016年7月,腾讯音乐将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收入囊中,顺利获得大量市场份额;随后,腾讯音乐继续取得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等公司的独家版权,集齐全球三大唱片公司。

与此同时,已整合虾米音乐、天天动听的阿里音乐,也紧接着与滚石、华研、相信音乐、寰亚等建立独家合作关系;网易云音乐则在2017年与日本最大娱乐集团爱贝克斯进行版权合作,并与音乐服务公司Kobalt Music签署协议,获得60余万首的音乐版权。 

硝烟弥漫的版权争夺中,以虾米音乐为主的阿里音乐逐渐退出,而起步较晚的网易云音乐也明显落后。 

版权无疑曾是网易云音乐的“硬伤”,不过丁磊似乎还是找了自洽的说法。“世界上有上亿首歌曲,如果只是守着几张专辑、几百首歌,相当于大航海时代之后依然固守本土,星际时代之后依然固守地球。谈不上对错,但总归是种遗憾。”丁磊在公开信中如此写道。

实际上,更多是迫于版权压力,网易云音乐选择大力推进原创音乐人战略。“近些年,网易云音乐先后发布了许多音乐人扶持政策,以此巩固平台原创版权能力的优势。”江瀚认为。

2020年1月,网易云音乐升级版的“云梯计划2020”正式公布,宣布将进一步加大流量和收益激励力度,原创激励金提升至全年超过1亿元。

截至2021年6月,网易云音乐的原创音乐注册人数超30万,UGC歌单总数达28亿,其月活跃用户中生产内容的用户占比约为27%。

尽管如此,原创对市场份额的贡献依然微薄。招股书透露,按2020年的收入计算,腾讯音乐占据市场份额的72.8%,网易云仅占20.5%。而2020年,腾讯音乐集团(TME.NYSE)收入已经高达291.5亿元,净利润为41.6亿元。

随着“去独家”的后版权时代来临,网易云音乐也正在积极解决版权问题。

VCG111346039965.jpg

(图源:视觉中国)

近期,网易云音乐与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达成版权合作,包括谢霆锋、容祖儿、Twins、新裤子等艺人及乐队的歌曲重新上架;此前,网易云音乐已与华纳音乐集团达成协议,拿到全球三大唱片集团的直接数字分销合约。

获取版权并非十分顺遂。今年10月,有消息透露,网易云音乐正拟向国家相关监管部门举报投诉韩国SM公司,因其坚持独家版权模式,并拒绝开放音乐版权授权事宜。

强敌环伺,如何做好声音的生意?

网易云音乐还在面临更大的生存与竞争压力。

一直以来,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为两大部分,一方面是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另一方面是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其中主要来源是直播业务。

2020年,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6.23亿元,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的收入为22.73亿元,占比分别为53.6%、46.4%。2021年前三季度,上述两项收入相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分别为24.4亿元、26.7亿元;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为2752万。

但与腾讯音乐相比,网易云音乐明显存在着不小差距。

根据财报,2021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已达到7120万,环比净增长为500万。同期,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为28.9亿元,来自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的收入达49.2亿元。

部分泛娱乐平台还在企图瓜分在线音乐市场 

2021年9月,有报道爆料称,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将推出一款国内音乐APP,名称暂定为“飞乐”;更早在2018年,快手内部就有独立的音乐部门,随后也多次与QQ音乐、酷狗音乐等平台合作。

2021年,快手先后推出K歌App“回森”以及在线音乐App“小森唱”。

11月30日,有音乐版权公司创始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以字节跳动与快手目前的平台影响力,与版权公司谈判,获取音乐版权并不难。“字节跳动海外版的音乐平台早已上线运营,国内的还在内测,包括抖音平台自己的音乐宣发平台,也在内测。”

强敌环伺,网易云音乐不得不加快多元化的泛娱乐版图构建。

自2017年起,网易云音乐在平台上线短视频功能,逐渐升级为Mlog;2018年,网易云音乐推出Look直播;随之,网易云音乐又先后推出专注K歌的独立APP“音街”以及社交App“心遇”。

“在线音乐平台提供的服务大多类似,基本上围绕音乐的系列衍生服务,如直播、电台、UGC、在线K歌等,但如何探索盈利模式依旧存在较大压力。”11月26日,前网易某事业部运营负责人李昂(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压力之下,网易云音乐还在思考新的方向。

今年10月,网易云音乐在上海落地旗下首家酒吧,并有意将其打造为“云村”用户线下交流场所。除举行派对聚会外,该酒吧还将举办现场音乐演出。近期,有相关报道,网易云音乐正在申请注册“音乐元宇宙”商标。

在李昂看来,独家版权问题的调控,给了网易云音乐更多的希望,但是也仅仅是基本盘。未来,网易云音乐可以积极发展和参与相关的产业及周边,扩大品牌的影响。

“从内容角度来说,网易云音乐和各类舞台剧、短视频创作群体等都有合作机会;从异业合作来说,各类线下新消费餐饮或者书店、娱乐业态,网易云音乐都可以探索一些新的商业合作模式。”李昂说道。

丁磊对网易云音乐的未来已有规划。他在公开信中说道,“我们想经营的,不只是音乐的生意,更是声音的生意。音乐、播客、直播、K歌、有声剧场、电台……内容的形态,会相当丰富。场景和体验,也会相当丰富。你可以尽情在这个声音的宇宙里,寻找自己情绪的栖息地,构筑自己灵魂的安放之所。”

不过,要做好这笔围绕声音的生意,还要甩开强势的竞争对手,显然并不容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豆神教育超8亿元出售资产未遂,做新东方直播“高仿号”,卖课还卖学习机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下巨款跑路,幕后实控人多次激进创业“烂尾”
避孕套厂商转行卖气球!行业暴利不再,国际巨头销售额下降40%
伤感了!后街男孩变大叔,曾是全球青少年偶像,这些中文歌都有他们的影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