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电潮”推高中国煤炭需求,印尼、俄罗斯、蒙古三大出口国谁能赢得青睐?

刘沐轩
2021-09-28 18:47:42
来源: 时代周报
远水解得了近渴吗?

近期,为应对供电紧张局面,国内多地相继拉闸限电,关于“东北限电”的话题也频频登上热搜。

9月27日,吉林省政府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表示要在释放自产煤企业产能的同时,抓紧推进对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采计划,作为保供电、保供暖、保民生、保生产的重要措施。

实际上,除东北地区外,包括宁夏、云南、广西、河南、重庆、浙江、安徽、内蒙古等省份(自治区、直辖市)近期也陆续发布了相关的限电通知。而造成全国多地拉闸限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煤炭的供应不足。

长期以来,中国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和进口国。在2016年国务院下发《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后,国内煤炭的新增产能受限,进口煤炭总量逐年增加。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进口国家。

3.jpg


(图源:中国煤炭市场网)

2020年,中国煤炭总产量达到38.4亿吨,总进口量接近3亿吨。在调整了煤炭进口结构后,2021年上半年,中国的前三大煤炭进口来源国分别为印尼、俄罗斯和蒙古。

印尼:最大的煤炭进口国

作为全球第一大煤炭出口国,印尼2020年的煤炭出口总量高达4.07亿吨。

而中国也正是印尼煤炭的最大买家,2020年全年进口印尼煤总量达到1.41亿吨,占比为46.37%。2021年1-5月份,印尼煤在中国煤炭进口中的占比已进一步提升至61.17%。

由于印尼的地理区位优势,低成本海运和运距短使得印尼的煤炭资源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有较强的竞争优势,运往广东的印尼煤价格甚至比国内煤炭还要便宜100元/吨。

根据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2021年的统计,印尼煤炭储量约为388.4亿吨,预计仍能维持至少60年的开采。尽管该国62%的煤炭储量都是热值不高的褐煤,但由于其低灰、低硫的特性,燃烧后对大气污染物小,经常被作为发电厂的燃煤。

因此,印尼也是世界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动力煤通常指用作动力原料的煤炭,一般狭义上指用于火力发电的煤碳),中国要缓解国内煤炭供应紧张问题,扩大印尼煤炭的进口似乎是一条可行的解决路径。

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尼近期正在收紧煤炭出口,印尼煤价也呈上涨的态势。

4.png


国内广州港的煤炭采购价格。(图源:中国煤炭网)

随着印尼国内煤炭需求的回升,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阿里芬在今年8月4日签署了一项禁令,限制国内34家公司出口煤炭。

对此,印尼煤矿协会理事长西纳迪亚指出,这34家公司在2021年1月至7月,没有按照与印尼国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履行煤炭供货义务,而是选择优先将煤炭出口到海外,利用价格差异提高外汇收入。

据《国际日报报道,预计未来三个月印尼煤炭出口将会下降,缺口约在1000万吨。

不仅如此,印尼近期的暴雨等恶劣天气和新冠肺炎疫情也影响到煤炭的生产。在煤炭主要产区的苏门答腊省和加里曼丹省,当地疫情仍未得到较好控制,矿工感染新冠病毒的现象时有发生。尤其在德尔塔毒株肆虐以来,许多矿区由于担心发生集体感染事件,有停产封锁的风险。这些情况也降低了印尼煤炭的预期产量,导致价格水涨船高。

俄罗斯和蒙古:积极拓展煤炭出口渠道

作为中国煤炭进口来源的第二和第三大国家,俄罗斯和蒙古近年来致力于扩大出口,但在高效运输方面还需时间进行提升。

俄罗斯的煤炭储量仅次于美国,排名全球第二。但因其国内需求较小,俄罗斯的煤炭生产主要面向国际市场。

据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统计,截至2020年1月1日,俄罗斯的煤炭总储量为2754亿吨,总储量中有一半以上是褐煤。2020年,俄罗斯的煤炭出口总量为1.93亿吨,同比增长1.7%,是全球第三大煤炭出口国。中国也是俄罗斯煤炭的最大买家,2020年俄罗斯向中国出口了2938万吨煤炭。

宏观经济预测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赫鲁斯塔列娃分析认为,面对中国近年来飙升的煤炭需求,俄罗斯的煤炭企业正跃跃欲试,该国有多个大型煤炭矿床都准备开始向中国供应煤炭。但这一业务的顺利开展,需要先解决一大阻碍——运输。

目前,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煤炭的主要路线是从远东地区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走海运到天津港,而铁路运输线路还有待建设和改造。截至2020年底,俄罗斯政府已经启动投资对贝加尔湖-阿穆尔河和西伯利亚大铁路网进行了现代化改造,使其更适合煤炭运输出口。

2.png俄罗斯Elga coal公司。(图源:Elga coal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福建国航远洋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已与俄罗斯煤炭供应商Elga Coal签署协议,成立合资企业向中国市场出口煤炭。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Elga Coal在中国市场有很大的野心——它的目标是在2023年向中国出口3000万吨煤炭,这将使俄罗斯对中国的煤炭出口总量翻一番。

与此同时,蒙古国对中国的煤炭出口也在稳步增加,但该国需确保稳定的出口量。

自2020年9月以来,蒙古取代澳大利亚成为中国最大的炼焦煤供应国。炼焦煤在冶金、煤化工等重工业部门和电力、煤气等行业都有着巨大的需求。

据蒙古国海关总署(MCGA)的统计,2020年蒙古向中国出口煤炭2721万吨,其中炼焦煤占比超过8成。

尽管近期受到蒙古疫情影响,导致蒙煤出口中国受阻,但从长期来看,蒙古出口中国煤炭数量将稳步增加。

今年7月,中蒙两国确定了双方将加强矿能、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等领域的合作。蒙古政府表示,将逐步改善铁路运输与洗煤厂等基础设施,希望以此巩固其作为中国第一大炼焦煤进口来源国的地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脊柱类耗材国采结果出炉!多款产品降幅60%-70%,国产厂商有望逆袭
日元贬值超25%,以美元计价GDP总量或退回30年前,抄底日元资产的时机已到?
人民币破7,美元理财收益仍偏低,专家:博美元升值理财收益需关注汇率风险
英镑贬值拖累李嘉诚,遭遇沽空力量,身家蒸发近100亿,紧急出手回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