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开学首月,学生被迫在校赶作业:“还没写完,老师就把答案讲了”

梁施婷
2021-09-26 16:36:18
来源: 时代周报
不知道为什么,二年级比一年级容易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二年级的学习比一年级容易多了!”小学二年级学生小磊跑回家告诉妈妈。

小磊的妈妈知道为什么。她向时代周报的记者表示,”双减”政策下,新学期开学后,孩子的作业量明显减少,功课基本都是在课堂上完成。

刚过去的中秋假期,摆脱了作业的小磊过上了在家打游戏,出门和小伙伴骑自行车的生活。如无意外,接下来的国庆长假,小磊和妈妈将有一次期待已久的出游。

“双减”政策下的第一个新学期,小磊找回了童年久违的快乐。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2日,在接受检测的16万所义务教育学校中,98.2%的学校出台了作业管理办法,在64.3%的学校中,绝大部分学生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

共青团组织的调查也显示,“双减”政策实施之后,72.7%受访家长表示教育焦虑有所缓解。但仍有87.0%的受访家长对孩子教育存在焦虑。

“双减”政策下,有学校老师为了让学生在学校完成作业,主动压缩写作业的时间;有家长不满意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质量;也有学生在丰富多样的课后服务里如鱼得水。

VCG210ca5aee7b.jpg

“双减”后的新生活

对于一直没有参加课外辅导的小磊而言,取消课后作业意味着玩的时间更多了。小磊就读的是民办小学,5+2课后服务(即每周开展5天,每天2个小时的课后服务)还没有开展,所以下午4点半放学之后就是小磊的自由时间,回家后的小磊可以先休息一会,再看看书、看半小时电视。

而在一年前,上一年级的小磊每天下午放学后,起码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完成作业。

“以前回到家,语数两科都需要完成《黄冈小状元》练习册,英语则需要在app上练习发音。再加上预习课程的时间,总共需要一小时左右做完作业。”小磊的母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她看来,对于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这样的课业负担确实比较重。

“双减”政策实施后,小磊有了更多的课余时间做学习以外的事情。

刚上初中的灏仔也觉得,新学期的作业压力也没有特别的大,初中新生活比小学也有趣得多。

 “以前六年级要用两个小时写作业,现在大概要用两个半小时吧。”下午6点放学之后,灏仔就无缝衔接到校外的托管班。托管老师会监督灏仔完成作业,有时也会组织一些听写和小测。

过去的中秋节假期,灏仔只用了3个小时就把作业写完。接下来的国庆节假期,灏仔打算做完作业之后,慢慢看时下中学生之间最流行的一套小说。在灏仔房间的书柜里,就摆放着一整套这个系列的书。

在课余时间,灏仔还接触到了各种新奇的社团活动,“上初中后,有很多社团活动可以参加。例如,美术、编程,还有日语。”灏仔最想学编程,可是社团已经满员了,他最终选择了美术。按照学校的规定,每天最后一节课的40分钟大课间,正是学生的社团时间。

VCG211314979458.jpg

灏仔有条件做点别的事了

要说灏仔对新的学习生活还有什么不适应,那就是每天早上得6点钟起床,比六年级的时候提早了1个小时。“早上6点起床,6点40分就要到学校,接着就有两个早读,一直到7点50分上课。”说到这里,灏仔忍不住憨憨地一笑,从手机屏幕上看了看自己的黑眼圈。

功课不够,培训来凑

“双减”政策的出台无疑是对过去高速、高压学习的一次刹车。只不过,有人是软着陆,也有人是一次急停。急停之后,惯性还存在于家长和学生的身上。

在北京西城区上六年级的晨晨开学之后就有些手忙脚乱:“为什么自己都还没写完作业,老师就要急着公布作业答案?”

VCG21gic6333483.jpg晨晨晨的妈妈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以前是学校留作业让孩子回家写,但“双减”之后,老师开始要求学生在学校完成作业,这样的要求打乱了孩子的学习节奏: “其实在学校里没有那么多时间写作业,毕竟主要是上课。所以孩子就得抓紧写,有时没来得及写完,老师就开始订正答案了。”

晨晨的妈妈表示,自己的孩子抱怨很难适应这样的变化:“到高年级了,孩子对自己的学习也有一些想法,觉得我都还没有写完,老师就把答案讲了,这个不太好。”

此外,新学期开学后,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也没能满足晨晨的母亲的需求。“感觉学校的托管也是让孩子写作业、看书,没有什么太好的内容,所以没有报名。”于是,下午放学后的时间,晨晨的母亲想方设法用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去填补空缺。

“双减”政策要求,学科类的校外培训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晨晨的母亲只好把数学、英语的培训放在周中,晚上回家再做额外的练习题,而周末则是体育锻炼,艺术方面的培训也被提上下阶段的日程。

这就像一个恒等式,一方减负但总有另一方补上。“一半时间学习,一半时间玩”,这是母亲对晨晨的课后时间最低限度的要求。

升学仍有压力

晨晨的母亲认为,六年级上学期是孩子小升初最关键的阶段,在这个节骨眼上,还需要考虑衔接的问题,让孩子再提前学一些知识。

此前,这种“抢跑”的做法在家长当中十分普遍,但在新的“双减”规定之下已经不被允许。教育部在8月份印发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材料管理办法(试行)》中指出,线上与线下、学科类与非学科类培训材料均不得出现超标超前教学。

双减实施前,晨晨在参加的课外英语班和数学班中已经提前学习了六年级上的内容,“基本上正常学习没有太大的问题,现在真正的压力在于参加各种的竞赛”。晨晨的母亲表示,学科类竞赛才是未来升学的关键“战场。”

VCG111221086546.jpg

准备进入“面试现场”的小升初学生

升学的压力,刚上初三的郭静也有所体会。刚过去的中秋假期,郭静带着学校发的14张卷子回家,每科2-4张。由于身在毕业班,郭静的中秋只有两天假,但每科的试卷比平时周末翻了一倍。两天假期,郭静花了一天半写试卷上,剩下的半天跟家人吃了顿团圆饭。

升上初三后,郭静的学业压力倍增。晚自习8点下课,回家后做作业到11点,入睡时间往往已是零点过后。“我们班还是比较好的,晚自习老师不占课,但别的班老师经常占课,所以别的班同学都是凌晨才做完作业。”郭静认为,目前自己在功课上花的时间,远远超过合理的要求。

根据此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初中家庭书面作业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个别学生经努力仍完不成书面作业的,也应按时就寝。

但郭静觉得,这14张卷子的重量仿佛又是理所当然。“现在到了初三,学习是应该更抓紧一点。”即便现在早上5点左右就要起床,郭静也没有喊累。

郭静听说这次的国庆节学校只放4天假期,“不知道这次又会布置多少的卷子,但肯定不少。”郭静说。

秋季开学即将满月,在“双减”的大潮流下,有学生和家长乐见其变,开始享受新政带来的快乐,但那些不甘就此放手的仍然选择在越来越狭小的空间里奋力一搏。

这个国庆长假,注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包租公”潘石屹也很愁:教培大客户退租,双减冲击SOHO中国
教育“贵族化”?中产鸡娃不停,住家家教月入3万,要求“见过世面”
3900亿职业教育成新风口,但六成职校生不愿当蓝领!本科学历贬值?
行稳致远,进而有为,汇添富“一司一省一高校”投资者教育活动在徐州启动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