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套现1.5亿,金发拉比大股东频繁减持,股价腰斩,跨界医美不香了?

杜苏敏
2021-07-30 17:32:13
来源: 时代周报
对跨界医美的上市公司,资本市场的热情正在降温

受四川攀枝花出台生育补贴政策利好消息影响,母婴用品企业金发拉比(002762.SZ)股价连续两天走高。7月30日,金发拉比盘中接近涨停,最终报收11.90元/股,涨6.34%,总市值42.13亿元。

在此之前,金发拉比股价已连续多个交易日下跌,较今年最高点几近“腰斩”。

与此同时,金发拉比大股东减持动作不断。7月27日,金发拉比公告称,大股东之一林若文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自本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发布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141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4%),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08.05万股(合计减持股份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

以当天收盘价10.86元/股估算,林若文此次减持金额约2.38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林浩亮和林若文夫妇二人分别持有公司股份30.29%、27.95%,为金发拉比控股股东、实控人。目前,林浩亮担任公司董事长,林若文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兼首席设计师。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林浩亮和林若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林浩茂(林浩亮兄弟)密集实施减持计划,合计套现金额超过1.5亿元。

“公司发布的大股东减持预披露公告是合法合规的,不存在违规行为。截至目前,大股东在本轮减持计划中并未实际减持公司股份,大股东会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根据其资金需求合理安排减持。”金发拉比证券部相关人士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在发布此次减持预披露公告前,披露了大股东解除质押的公告,2020年12月31日大股东林浩亮和林若文夫妇合计持有本公司股票的质押率为44.08%,到目前为止,这一数字已降至13%,大股东正是通过合规合法减持的方式,逐步降低质押风险,确保股权稳定。”

3年5轮减持套现1.5亿元

1996年8月,林浩亮和林若文夫妇二人共同创办了金发妇幼用品制造厂,即金发拉比前身。在母婴赛道上发展多年后,2015年6月,金发拉比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成为国内第一家登陆A股的母婴用品企业。

2018年6月12日,金发拉比首次发布《公司控股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下称“减持计划”)。公告显示,林若文与林浩亮拟在6个月内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1222.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

2019年1月7日,金发拉比发布减持计划实施完成的公告,林若文在减持计划期间内未减持公司股份,林浩茂最终减持数量为356.02万股,按对应交易均价计算,套现约2003.7万元。

时隔仅两天,2019年1月9日,金发拉比再发公告,称收到林若文和林浩茂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拟减持不超过71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最终,林浩茂减持103.4万股,对应市值约610.27万元。

e3b5bce32c2afc7cce8e3f475ae9d103.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8月-2021年6月,林若文及林浩茂又陆续完成了三轮减持,对应市值分别为1808.08万元、2328.04万元及8256.18万元。

在第五轮减持中,据金发拉比在今年6月15日发布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计划实施完成的公告》,林若文除了在2020年12月以均价5.09元减持部分股份之外,其余均集中在5月11日到5月13日3个交易日减持,均价最低为17.21元,最高达18.58元。此举也被外界质疑为高位套现。

3年时间里,林若文、林浩亮及其一致行动人林浩茂已累计套现金额超过1.5亿元。

而在过去半年里,金发拉比副总经理孙豫也有减持计划。5月27日,金发拉比发布公告称,孙豫计划未来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5.96万股,减持股份不超过公司总股本0.1581%。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7月6日,孙豫以13.2元的均价减持5万股,套现约66万元。

资本市场降温

今年4月,金发拉比连发多个公告,宣布进军医美领域。

4月1日,金发拉比发布公告称,将以2.38亿元自有资金受让广东韩妃医院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韩妃投资”)的36.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溢价逾50倍,2.38亿元的资金接近金发拉比近四年利润的总和。

除收购韩妃投资,金发拉比还计划通过参与设立医美产业基金,加快在医美业务领域布局。公告显示,该基金规模为3亿元,其中第一期基金规模1亿元。

自此,金发拉比股价犹如坐上火箭,一个月内陆续拿下10个涨停板。

然而,自5月19日宣布公司与深圳嘉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黄招标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投资设立的共青城嘉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成注册登记后,金发拉比在医美业务的布局上并无更多动作。

根据金发拉比4月30日发布的2021年一季报,预计2021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00万-2700万元,同比增长71.77%-157.66%。对于净利增长的原因,金发拉比在业绩预告的说明中并未提到医美相关业务。

上述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金发拉比在投资韩妃之后,双方积极推进业务协作,实现相互引流、协同发展。此外,成立的医美产业基金也一直在积极寻找和考察优质的医美标的,作为项目储备。

VCG211110051728.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包括地产、母婴、医药等领域在内的20余家上市公司纷纷宣布跨界进军医美产业,刮起“跨界医美风”。然而,这些企业多数是通过收购、重组中下游的医美机构的方式切入医美赛道,而并未布局技术壁垒高、议价能力强的上游。

医美行业固然暴利,现实却是上游吃肉,中下游喝汤。据信达证券的研报分析,医美上游生产厂商产品入市具备严格流程,拥有产业链25%-30%产值,竞争格局及盈利水平好于其他环节;医美机构拥有定价自主权,占据产业链60%左右产值,但因高昂获客成本及运营成本,盈利模型跑通前,连锁化率难以提升,格局分散。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美行业市场分析》也曾提到,受制于巨额的营销费用,医美机构盈利水平举步不前,业内盈利机构占比不足30%。

对跨界医美的上市公司,资本市场的热情正在降温。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6月下旬后,金发拉比、奥园美谷(000615.SZ)、朗姿股份(002612.SZ)、特一药业(002728.SZ)等上市公司股价不断回落,6月15日至今,股价已分别下跌20.5%、28%、15.5%、12.6%。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当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大家逐渐会从相对盲目地一拥而上,回归到去比较自身产业的内在能力,"这才是当前市场的发展方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湾区饼家的新故事:老师傅传授技术,广式糕点借电商销全球
智能手机大洗牌背后: 中国代工厂十年间从手工组装转向智能制造
中小投资者福音!股东和债权角色扭曲,监管层“发红牌”进一步清理对赌协议
老字号是最成功的新品牌:跨界数码品牌、联名博物馆,五芳斋们在天猫变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