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银行行长空缺近半年,近六成贷款投给78个亿元级大户

黄宇昆
2021-07-28 10:33:14
来源: 创业圈
房地产和建筑业是海南银行贷款流向的主要行业,占比达31%。

|记者 黄宇昆 

近日,海南银行召开了2020年度股东大会,董事长朱德镭在会上再次谈到上市计划,并表示在“十四五”期间,希望在增资扩股、上市融资等工作中得到各股东单位一如既往地支持,进一步巩固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作为海南省唯一省级法人商业银行,该行去年的发展如何呢? 

年报显示,海南银行的业绩稳中有升,2020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2.63亿元、3.85亿元,同比增长33.57%79.63%。与其他省级法人银行相比,海南银行的盈利能力远远落伍了。 

成立初期,海南银行总资产仅100亿元左右,截至2020年末,其资产总额达到730.85亿元,5年时间增加了6倍。但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同业负债占比处于行业中较高水平,截至2020年末该行同业负债规模196.44亿元,占总负债的28.88%。 

房地产业和建筑业是海南银行贷款流向的主要行业,占比高达31%,该行贷款三分天下有其一。2020年末,该行房地产贷款金额达到57.92亿元,同比增加8.2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4.82%;建筑业的贷款金额更是近乎翻倍,由2019年的7.15亿元提升至2020年的13.31亿元。 

今年 2 月,经该行第二届董事会第七次通讯会议审议,选举朱德镭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并免去朱德镭行长职务。时至今日,几乎半年时间过去了,该行行长职位仍然空缺。《创业圈》记者尝试联系海南银行新上任的董事会秘书李勇,并向海南银行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职工薪酬大增三成,贷款减值损失几乎翻番

 海南银行受益于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使得其营业收入近年来增长较快。2017-2020年,该行营业收入分别为7.31亿元、9.68亿元、9.83亿元和12.63亿元,增幅分别32.42%1.54%33.57%2019年增长幅度较小主要系当年该行大幅压缩信托计划等高收益非标债权资产投资。 

财报显示,海南银行的营业支出较高。2020年,该行资产负债表显示其职工薪酬为3.38亿元,同比增长30.7%,几乎与该行当年净利润相当,而该行员工数量的增长幅度仅为6%。 

此外,2020年,该行贷款减值损失达到2.83亿元,同比激增95.52%,近乎翻倍。 

2015年合并成立的省级城商行江西银行,2020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2.85亿元和19.05亿元,总资产也达到4586.93亿元,海南银行被远远抛在后面。即便是在海南本地,海南银行与当地一些农商行相比,资产规模和营收等方面也存在一定差距。 

随着海南银行业务的持续扩张,随之而来的便是其资本充足水平开始承压,2018年末-2020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79%14.37%11.5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61%13.19%10.36%,呈逐年下滑的趋势。2020年末,我国商业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4.7%,海南银行远远低于这个标准。 

另外,海南银行的同业业务规模仍处于较高水平,以此快速做大资产规模。截至2020年末,该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为48.58亿元,同比增长33.13%,应收款项类投资为53.94亿元,同比增长185.7%,两者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14.03%,同业负债(含同业存单)规模达到196.44亿元,占总负债的28.88%。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银行关联授信规模较大。东方金诚发布的评级报告中指出,截至2020年末,该行全部关联方授信余额合计38.77亿元,占期末资本净额的69.18%,已经远远超过监管50%的要求。 

今年129日,海航集团公告称,该集团收到海南省高院发出的《通知书》,主要内容为:相关债权人因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申请法院对我集团破产重整。海南银行作为债权人之一,法院已裁定受理该行对海航集团的重整申请。评级报告对此亦表示,海航集团作为该行股东和关联授信客户,其破产重整或将对该行资产质量造成一定程度负面影响。 

房地产贷款屡创新高,近六成贷款投给78个大户 

提到海南,就不得不提及其房地产业。海南银行成立时间不长,客户存款主要以对公客户为主,储蓄客户基础较为薄弱,公司贷款占比达到74.19%。 

一直以来,房地产业都是海南银行贷款的主要流向。2016-2020年,该行房地产业的贷款占比分别为42.77%24.95%33.86%29.23%24.82%,虽然从占比上看近年来有所降低,但仅是因为贷款基数大幅提高,其房地产业贷款金额并没有减少,反而是呈逐年上升的态势。2020年末,该行的房地产业贷款达到57.92亿元,同比增加8.23亿元,借款主体以当地中型房地产开发商为主。 

上述评级报告称,海南银行大额贷款占比较高,截至2020年末,该行单户贷款规模1.00亿元以上大额客户共计78户,贷款余额合计187.76亿元,占全部贷款总额的57.46%。同期末,该行单一贷款客户集中度达到12.49%,已经连续两年超监管指标要求。 

海南银行前期不良贷款基数较小,但随着业务逐步展开,近年来不良贷款规模开始上升。2019年以来,该行部分房地产客户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再加上2020年新冠疫情的影响,截至2020年末,该行不良贷款达到4.07亿元,同比大增89.3%,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也由2019年末的0.98%升至2020年末的1.29%。值得注意的是,该行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占比达到55.01%,仅这一项就占了不良贷款的一半之多。 

上述评级报告对此表示,未来随着海南银行信贷业务快速拓展,以及海航集团破产重整推进,预计该行不良贷款率、关注类贷款占比等指标均将面临一定上升压力。 

1998年,海南唯一一家本地商业银行海南发展银行被央行下令关闭,此后十余年海南再未有农村金融体系外的本地法人银行。2015年海南银行开业,标志着海南银行业跨进了一个新阶段。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海南银行,股东阵容可谓豪华,由海南鹿回头旅业投资有限公司(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交通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海马财务有限公司、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海航国际旅游岛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海南港航控股有限公司等共12家股东共计出资40.8亿元发起设立。 

20205月,国铁集团下属子公司中国铁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铁投资”)与该行正式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在存款、异地分支机构设置、贷款客户拓展等多方面工作提供支持。同年6月,中铁投资接手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信”)持有该行12%的股份,跃居成为该行二股东。此前,上海华信持有该行的股权因债务纠纷而被冻结。 

今年2月,同为二股东的海马财务也拟向中铁投资出售7%的海南银行股权,转让成功后,中铁投资的持股比例将达到19%,超过海南鹿回头旅业投资有限公司17%的持股比例,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但截至目前并无转让最新进展。 

海南银行首任董事长王年生,曾担任海南省政府办公厅金融工作处处长,海南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在领导海南银行5年后,王年生于今年1月调任海南省联社理事长,彼时,行长朱德镭升任董事长。 

625日,在该行召开的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朱德镭再次将上市计划提上议程。此前,在去年举办的该行成立5周年大会上,他也公开表示将力争三年时间实现境外资本市场上市。 

上市计划又摆在了海南银行面前,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将成为海南省第一家上市银行。如今,海南自贸港建设全面推进,朱德镭能否把握好政策红利,率领该行弥补海南省没有上市银行的遗憾,值得关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