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奖翻倍、连续加班20天也情愿,这个行业让年轻人挤破了头

石恩泽
2021-07-22 16:33:18
来源: 时代周报
比起90后的努力追赶,不少70后和80后选择彻底躺平

随着奈飞官宣进军游戏,“流量红利的尽头是游戏”这一逻辑已席卷全球。

7月15日,美国视频流媒体巨头奈飞宣布于明年在自家平台上推出游戏业务,并挖角了在游戏行业拥有30年经前脸书高管迈克·维尔杜。奈飞此举引起整个游戏界高度关注。

众所周知,奈飞此前为重塑视频产业的格局,破釜沉舟地“烧钱”10年。据其2020年财报显示,奈飞终于实现正向自由现金流,账面已累积19亿美元。而这也意味拥有更多“弹药”的奈飞,有强大的实力可以进军新的产业——游戏。

不仅大洋彼岸的奈飞,中国一众互联网大厂也在2021年加速对游戏产业的布局。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第一季度,游戏行业就有200起投资事件。其中,据企业信息查询服务平台统计,腾讯今年一季度就完成了对31个游戏项目的投资,相当于平均每3天投出一个项目。

在资本疯狂涌入赛道的当下,游戏被不少人看成是继视频之后,能够大规模传播内容的新载体。因此也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才开始进入游戏行业,并试图通过“万物皆可游戏化”的逻辑对各行各业进行变革。

1.jpg(图片来源:pexels)

游戏行业有钱有梦想

年轻人对市场的风向尤为敏感,比起十年前趋之若鹜的金融业,当下毕业生最期待的,就是互联网大厂的游戏部门。

从部分大厂2020年财报来看,游戏已是绝对的主力业务。例如:腾讯控股(0700.HK)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6%至156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32.4%。而网易(NTES.NASDAQ)游戏收入达546.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高达74%。可见,游戏业务已经成为互联网大厂收入的重要来源。

腾讯手游部门一位员工王刚(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游戏未来发展前景比较好,年终奖也相应较多,别的部门可能年终奖发4-6个月的工资,而游戏部门在效益好的情况下,年终奖能发到8-12个月的工资。”因此,他周围不少同事都想挤入游戏部门。

2.jpg

据offershow平台里签约腾讯的毕业生爆料,腾讯游戏策划的年薪大约在32万元上下。(图片来源:offershow截图)

王刚本人此前为了进入腾讯游戏部门也费了一番功夫,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参加了4次内部招聘,才终于从其他部门换到了大热的英雄联盟手游部门。“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到了游戏部门后,无论是在工资还是能力提升上,我都找到了存在的意义。”王刚表示,因为英雄联盟从高中开始就一直伴随着他自己的成长。在王刚心里,进入腾讯游戏部门,不仅把童年时代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还在某种程度上让自己找到了工作的意义。

有类似想法的不仅王刚。李强(化名)作为一名网易游戏策划部门的员工,也在采访中表示,近些年游戏行业在赚钱效应上表现出色,给越来越多不愿做大厂“螺丝钉”的人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

“选择游戏行业,不仅每天都可以跟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工作,还能在塑造游戏世界观的时候创造性地输入自己的想法。”李强表示,在这样的工作中,即便有时需要连续加班20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他也能继续坚守在这一行业。

在王刚和李强看来,从事游戏行业的人,必须要热爱游戏,若一味追求金钱而进入这个行业,不仅呆不久,还会十分痛苦。“做游戏的团队,基本上每天从早到晚连吃饭的时间都在聊游戏,缺乏兴趣的人在如此高浓度的游戏氛围中,是根本无法融入的。”王刚说。

不少大厂的游戏团队在招聘时甚至会将热爱玩游戏作为加分项。

2016年从英国帝国理工商学院毕业的徐璐(化名)曾因为对游戏缺乏兴趣而被这个行业拒之门外。徐璐清楚地记得,当初腾讯游戏策划部门到自己所在的学校招聘时,面试官直接问了她一个问题:“你最近在打什么游戏,对这款游戏有什么看法?”由于徐璐并不热衷游戏,对这个问题只能无言以对。

“因为不喜欢玩游戏而没有能进入腾讯,感觉错过了‘一个亿’”。徐璐感叹道。

有人焦虑有人佛系

若说因为不玩游戏而没有进入大厂是一种遗憾,那因为不玩游戏导致在B站看不懂弹幕,跟别人交流缺少话题,则可能会产生一种被数字时代抛下的恐慌。

据《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5亿,同比增长3.7%。其中,移动游戏用户规模达6.54亿,同比增长4.84%。

3.jpg

(图片来源:pexels)

赵梅(化名)作为一名90后,理应是第一代“互联网原住民”,但现在她发现自己原先的优越性感已荡然无存,还担心即将被95后和00后的“移动互联网原住民”拍死在沙滩上。

赵梅是一名新媒体编辑,日常工作需要关注时下的热点,每当热搜和视频弹幕上面出现看不懂的游戏用语,都会让她感到焦虑。一个让她压力重重的现象是,大量点击量高的稿件中,都存在这类新潮的用语。

像是“yyds(永远的神)”“xswl(笑死我了)”“afk(暂时离开)”等都是新一代的网络词汇,而这些新词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采用了拼音或英语字母的混搭缩写。不少资深游戏玩家表示,打游戏的时候,采用字母缩写沟通更方便快捷,而新的网络词汇也就应运而生。

“我不爱打游戏,所以现在每天睡前都要打开B站,看几个有弹幕的视频,不然我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语言,后续写的东西也越来越没人看了。”赵梅坦言,她从来没想过,不打游戏这件事情,竟然能影响到日常工作。

比起90后的努力追赶,不少70后和80后则有不同选择。

从事金融行业的吴斌(化名)是80后的一员,大学时曾痴迷于PC端游戏。但进入社会后,在沉重的工作压力下,早年的游戏兴趣和技能一起都彻底荒废了。

“我现在有了家庭,又在公司担任部门领导,已经没有精力去打游戏了。虽然日常在工作交流中,有时会听(看)不懂年轻一辈的汇报内容,但因为我是领导,下属也都还算给面子,愿意给我科普。就是我老记不住。”吴斌有点无奈地说道。

“有一次在部门年度总结的时候,我想用一个时下最新潮的词来结尾,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在大家尴尬的目光中草草收场。那时候心里就会生出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吴斌补充道。

70后全职家庭主妇黄丽(化名)的心态则非常佛系,她对于不懂网络新词这样的状况并不太担心。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潮流,小朋友之间的共同语言,我权当听一听,没觉得有特别需要学习的必要。我和孩子之间不会只沟通游戏方面,还有很多其他美好的东西可以聊。”黄丽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网红明星疯狂带货的植物肉,是未来风尚还是资本游戏?
从游戏出海到文化出海,《原神》做对了什么?
中手游股价叠创新高,四交易日累升18%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