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鬼追打李逵!北京无印良品状告日本無印良品,再审申请被驳回

周嘉宝
2021-07-14 21:22:36
来源: 时代财经
日本無印良品的床单不能使用“无印良品”商标。

你买到的无印良品可能不是那个来自日本的無印良品。

VCG111338742639.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13日,天眼查发布了一则关于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等与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北京朝阳第三分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的民事裁定书。裁判结果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北京棉田纺织(简称“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无印良品”)的再审申请。

“李鬼追打李逵”“一如乔丹鞋店”“这样我算是分清楚了,只能购买MUJI商标的无印良品,而不是什么Natural mills”消息一出,议论纷纷。同时,也有网友认为:“商场如战场,起诉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你的产品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随着裁定结果的出炉,这则一度被调侃为“山寨告正版”的闹剧迎来阶段性的结局。

北京“无印良品”告日本“無印良品”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称,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和无印良品朝阳第三分公司在店面招牌及商品的包装袋、交易文书中使用了与棉田公司“无印良品”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对其注册的第24类“被子、毛巾”等“无印良品”的商标构成侵权,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要求发表声明消除影响,及赔偿损失300万元。

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和无印良品朝阳第三分公司是日本“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在中国的子公司。

该案件一审判决书显示,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提出的诉求并未得到法院的支持。北京市朝阳人民法院认为涉案“无印良品”商标与被控侵权的“無印良品”商标仅在“无”字上存在字体繁简的区别,两者属于近似商标。

无印良品上海公司、无印良品朝阳第三分公司在门店招牌、购物小票及包装袋上使用涉案商标,系在销售服务过程中的商标使用行为,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相同或类似,不构成对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再次上诉请求二审,经审理,二审也维持一审原判。此后,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再度上诉希望再审,直至近日,再审请求被驳回。

正牌曾被判赔偿62万元

为什么棉田公司与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在这一诉讼上锲而不舍?

时代财经发现,双方关于商标纷争由来已久,这不是棉田公司第一次状告日本“無印良品”。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棉田公司还曾胜诉。

资料显示,日本“無印良品”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画"1999年就在中国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多类"無印良品"商标,但却未申请第24类“纺织品、床上用品、毛巾相关”商标。

2000年,海南南华实业注册了该类别无印良品商标。2004年该商标转让给了北京棉田公司,2011年,北京无印良品公司获得了独家授权。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曾多次对商标提出异议,但数次被驳回,直到2009年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对此提起诉讼,经过了一审二审,最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做出最终判决,维持原判,北京棉田公司胜诉。

十分戏剧性的是,北京棉田公司反手控告了日本“無印良品”,称其侵犯了棉田公司用在纺织品的"无印良品"商标权。2017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了北京棉田公司胜诉,日本无印良品公司所使用的“无印良品”商标侵害了北京棉田的商标权,需赔偿其62万元人民币。

自此,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停止使用含有"MUJI"文字的企业名称,而日本無印良品则在布、毛巾、床罩等尚品类别部分商品上不再使用“無印良品"商标。

商标被抢注,多个国际品牌陷入被动

时代财经注意到,涉案注册号为“1561046”和“7494239”无印良品24类商标,包括棉织品、毛巾、被子、织物、纺织品手帕等,专用权期限至2031年7月20日。

在北京无印良品公司于天猫平台开设的“无印良品旗舰店”中,有不少消费者会对产品提出“是否为正品”的疑问。有买家回复:“买来才发现不是日本的那个品牌。”更有消费者直接质疑“这不是山寨吗?产品真的做得好,弄一个自己的品牌不好吗,要抢注别人的商标。”

实际上,棉田公司还在不断申请“无印良品”商标。天眼查显示,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申请的“无印良品”同名商标还有多个,最新申请日期为2020年11月5日,该商标国际分类为24类布料床单。

截屏2021-07-14 下午9.09.18.png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时代财经就棉田公司是否会再次维权上诉等问题,联系其代理律所北京市京泽律师事务所,该律所拒绝了采访请求。

同时,时代财经发现中国市场“山寨”成风,国际品牌和中国公司因为商标而对簿公堂的案例屡见不鲜,运动服饰品牌New Balance、美国潮牌Supreme,轻奢品牌Micheal Kors等都曾陷入“山寨”风波。甚至很多国际品牌都曾在这上面吃过苦头。例如New Balance曾被广州新百伦告上法庭,被判赔偿500万元。

北京市君泽君(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曾飞对时代财经说:“如果国际商标在进入中国市场前,已被中国其他企业成功注册,这会让国际品牌的局面很被动。”

曾飞指出,在此情况下,国际品牌需要证明自己的商标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有在先使用和一定的影响力或者知名度,或者能够举证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在对方抢注商标的五年内,国际品牌可以提出撤销或无效商标申请;如果能证明对方是恶意抢注,那么就不受五年期限的限制。但曾飞也强调,“驰名商标”的举证比较复杂,举证难度较大。

另外,对于国际品牌的商标来说,只要是能判定为“驰名商标”,就可以获得主营业务分类以外跨类保护的特权。同时,他指出“驰名商标”仅限“被动保护”和“个案认定”。

也就是说“驰名商标”必须要品牌方通过自主举证,并且只针对个案,“即使你的商标在某一案件中被认定为为驰名商标,但是在另外的案件中也可能不会被认定为驰名商标。”

那么,如果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到“合法山寨”产品,是否能够进行相应维权?曾飞对此表示,如果商家没有涉及虚假宣传等情况,误导消费者以另一品牌预期而购买,那么消费者很难进行维权。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品牌方要通过各种手段突出自身品牌特征与来源,以免让消费者因为商标问题对品牌认知产生混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贵州贵酒”起诉“上海贵酒”侵权,一审获赔100万元!
老大告老四!宁德时代回应起诉中航锂电:涉嫌侵权电池搭载在数万辆车上
陈奕迅作词人控诉被侵权:爆款歌曲年版税271元,称写歌不如捡废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