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掀抢人大战:加薪、限制加班,还送健身福利

马欢
2021-07-06 16:30:09
来源: 时代周报
加钱也不够哦

2019年,华尔街的投行们还在考虑如何削减员工年终奖。2021年,他们已经在为挽留年轻人不断加钱了。

据美国媒体报道,近期包括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巴克莱银行在内的多家华尔街顶级投行都在考虑增加薪酬,以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公司。

在普通人的想象中,华尔街投行的工作光鲜亮丽,在那里的年轻人也拥有着比其他同龄人更高的薪酬和待遇。然而,表面风光背后,是无止尽的加班和繁琐工作。

本来已经无穷无尽的工作,加上市场交易量增加,以及长期远距离办公的折磨,让不少年轻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并因此心生退意。

也正因此,各大投资银行开始花费心思提供加薪、带薪假,并限制加班的福利政策,以免年轻人心生不满跳槽转行。

加薪又加假

弗里希尔在纽约的一家招聘公司工作,她的客户主要是华尔街投行。她表示,从来没有收到过如此多来自投行的招聘需求。

“我的工作量很大,手机24小时开着,每天都有投行找我要人”,弗里希尔说,“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马上就有竞争公司来抢人了。”

当下的华尔街,迫切需要年轻的初级银行家和分析师来处理大量交易工作。

WechatIMG2112.jpeg

7月2日,花旗银行宣布,将第一年分析师的基本工资提高到每年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5万元)。据了解,巴克莱、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等投行也纷纷为该级别的银行家匹配了同等薪酬。

在此之前,这个职位在华尔街的标准工资为一年8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55万元)。 

薪酬专家表示,几家大投行的加薪,会迫使其他银行采取相同措施,否则可能会失去人才。 “争夺年轻人才的竞争相当激烈,”华尔街薪酬咨询公司 Johnson Associates的董事总经理艾伦·约翰逊说, “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将会把基本工资调高到10万美元。”

巴克莱还调整了部分工作政策,以保护年轻员工的心理健康。该行表示,除非出现无法避免的情况,否则分析师和初级经理不应在周五晚上9点到周日早上9点之间工作。另外,巴克莱还承诺,给年轻员工提供一年2次每次为期5天的带薪假期,并建议年轻人休假时完全抛开工作。

瑞信和富国银行表示,将向一些初级员工发放一次性奖金;华利安(Houlihan Lokey)为员工提供费用全包的带薪假期;杰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 Inc)则提供了一系列的健身福利。

其他华尔街的银行也已宣布,将为年轻的初级银行家加薪、提供额外的一次性奖金和带薪假期,还将在工作地点提供健身器材和设备,以缓解疫情之下的工作压力。

WechatIMG2115.jpeg

除了招募新鲜血液,华尔街还迫切希望留住现有员工。汇丰银行正加紧晋升部分员工,同时提高年轻交易人员的固定薪资。瑞士信贷和富国银行还额外发放了2万美元奖金给部分年轻员工。

为了减轻现有员工的工作负担,摩根大通已经表示,将在投行部门额外招聘近200名基层人员。汇丰也承诺招募大量初级银行家,以分摊分析师们的工作量。

根据专业人士社群平台领英(LinkedIn)的统计资料,目前华尔街初级银行家职缺数为1342位。

Odyssey人才招募合伙公司执行合伙人说:“我们从未见过市场对年轻银行家的需求多到这个地步,2008年(金融风暴)前都没见到。”

年轻人为啥不爱华尔街了

尽管华尔街求贤若渴,但其对年轻人的的吸引力显然大不如以前了。

2021年3月,一份关于高盛投行新员工工作状态的内部调查报告在美国引发热议。

这份调查报告显示,受调查对象是高盛投行部的初级分析师,大部分是刚毕业第一年、刚进入职场的新人,他们承担了投行业务中最基础、最繁杂的工作。

这份调查报告主要涉及的调查问题有工作时长、职场环境、上级领导管理、工作满意度、身心健康等维度。 

WechatIMG2113.jpeg

年轻人们在报告中控诉称,他们在华尔街过着要钱不要命的痛苦生活。

首先是工作时长。这些分析师初入职场第一年,一周工作时长达到100小时,平均每天睡5个小时,凌晨3点才能睡觉。高强度工作让他们的心理状态和身体状态都直线下滑,还影响到了他们和家人、朋友的关系。

接受调查的13名分析师表示,如果当前的工作强度维持下去,大部分人都撑不过半年就会离开高盛。 

除此之外,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他们遭受过工作场所的虐待、并曾经考虑过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这种虐待主要是言语和工作强度上的,包括不切实际的截止期限、在开会的时候被忽视、没有存在感等等。

甚至有分析师说,自己以前在寄养儿童机构待过,但高盛的环境比那里要糟糕得多。还有分析师说自己到高盛时并没指望能朝九晚五,但是实际获得的是早上九点上班、凌晨五点下班。

WechatIMG2114.jpeg

对于这份报告,高盛公司回应说:“投行的工作量在过去一段时间攀升到历史高位,因为市场波动需要更为主动的投资管理。”

高盛CEO 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表示,疫情加上市场波动让公司所有人都压力很大。所罗门也承诺,会多招些新人以减少工作量,并保证员工的休息时间。

一些匿名的现任或前任华尔街员工表示,他们理解这些新人的压力,并且建议如果新人们受不了这种强度,可以辞职转行,找一个工资没这么高,但相对轻松一些的工作。

华尔街年轻人们的不满,也凸显了全美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的用工困境。美国的雇主们现在不仅难以招到新员工,也很难留住现有的员工。今年4月,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雇主有930万个未招到人的空缺职位,这使得职位空缺率达到创纪录的6%。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上海游戏公司抢人大战:应届生年薪开到60万,游戏从业者迎来黄金时代?
券商大厂化!华林推“部落制”,跟游戏公司抢人,腾讯网易同意吗?
谁来拯救培训贷烂账?华尔街英语破产之后,部分学员仍要还贷款直到2028年
恒泰长财年内IPO保荐业务开张,马太效应凸显,中小券商面临内外双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