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作词人控诉被侵权:爆款歌曲年版税271元,称写歌不如捡废品

涂梦莹
2021-06-25 15:44:52
来源: 时代周报
天下苦版权久矣

知名音乐人、词曲创作人吴向飞控诉环球音乐版权管理集团(下简称“环球版权”)侵占其个人作品版权多年的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目前公布的第一批歌总共12首,涉及的问题主要是环球版权并没有我2008—2021年的授权,但依旧授权诸多平台使用。一边长年向使用方收钱,另一边不向我支付对应版税。”6月23日,吴向飞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吴向飞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后续还将会有一批歌曲公布,但版权公司的侵权表现与第一批不同,是合约到期后,环球依旧以版权拥有者身份对外授权收款,且不向吴向飞支付版税。“包括马自达广告歌曲、电影《爸爸去哪儿》的插曲等。”吴向飞表示。

吴向飞创作过《开往春天的地铁》《路一直都在》《惯性冬眠》《桐花》等众多知名作品,与包括罗大佑、陈奕迅、萧亚轩、杨宗纬、孙楠、钟欣桐等知名歌手都曾合作过。在华语乐坛履历中,吴向飞多次斩获最佳填词人的奖项,是国内一线资深音乐人。

在吴向飞发出质疑后,环球版权首次向他提供的版税报表显示,他为陈奕迅写的《路一直都在》,一年收入只有271元,平均每月22.58元。

53ee0333ly1gr9k03yio6j23402c01kz.jpeg

“我的脑海只有一句话,写歌,真不如捡废品。”吴向飞对此忿忿不平。

6月23日,吴向飞在微博更新了最新进展,称已与和环球版权中国区负责人做了简单交流,就本次事情的严重性做了告知。“环球必须为自己的傲慢,以及非法授权导致的大规模侵权,付出代价。”同日,吴向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北京环球称会将事件汇报给环球音乐亚太总部,并讨论解决方式。

屏幕快照 2021-06-25 上午11.16.27.png

但吴向飞一己之力显得薄弱。据公开资料显示,作为音乐行业巨头,环球音乐(UMG)是全球音乐(音像制品制作,出版,发行)集团之一,旗下环球音乐版权管理集团(UMPG)作为全球音乐版权管理商,总部位于洛杉矶,在42个国家/地区设有52个办事处。

一直以来,各大版权方与包括腾讯、网易云音乐等多家音乐平台合作,并将相关音乐作品曲库授权。然而,由于版权来源不清晰、各方利益模糊以及授权渠道不畅通,滋生了诸多灰色地带。

“版权公司躺赚是不争事实,独家授权、和音乐平台的合作模式都是版权公司大幅盈利的机会。行业规则中,创作人、版权公司、音乐平台之间,还没有透明、多维、统一的标准。”

6月22日,鲸平台智库专家,君焰文化传媒项目总监董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6月22日—24日,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联系环球版权、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环球版权、腾讯音乐截至发稿前暂未回复;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讨论进一步的解决方案,未来将积极推动版权授权方确认相关作品版权归属等情况。

业内人士:创作人处于行业底层

在国内音乐产业的产业链条中,各大版权方是版权生态的服务者,也是在版权乱象中游走灰色地带的利益收割者。 

“在音乐行业中,上游是音乐创作人,是整个产业的的源头,他们是音乐内容的输出方,同时也是整个音乐产业最底层,最不被重视的人。”6月21日,苏咖音乐创始人苏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音乐创作人懂创作但是不懂商业操作,需要处于中游的相关版权方起到中间人角色,对音乐作品进行代理或运营。

版权方则需要寻找下游销售渠道,也就是各大音乐平台或者是其他音乐作品使用方,通过向使用方提供音乐版权服务,获取音乐版权收入。

“对于大多数音乐创作人而言,很多音乐作品被版权方转授权或转让给了谁,发表还是不发表,可能都不知道。”苏杭表示,另一方面,很多音乐平台虽然表面上是有版权才能使用,但其实版权来自谁的授权,上游权利证明真与假,平台也无法真正去审核。音乐创作者更无法知道具体情况。

“各个环节都存在模糊的地方,很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杭表示。

就此次版权争议,吴向飞判断,作为版权方的环球应该是签署了一个整体担保书给所有平台。“大致意思就是,环球拥有这些歌的著作权,并加盖环球公章。而我的这些歌,就在环球提供给平台的目录里。”吴向飞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吴向飞看来,版权公司原本应照顾各方利益,起到良好沟通作用。但实际上,版权公司却一边以版权为筹码,不断抬高版权使用费,造成用户听歌成本增加,同时践踏词音乐创作人的正当权利。

在一首音乐作品中,音乐版权属于词作者、曲作者、表演者以及录音制作者,作为版权公司的环球,应在正常获取全部授权的情况下,才可以向使用方收取版权费,并在规定合约的条件下,将版权费用分配给音乐创作各方。

但吴向飞表示:“环球版权拿不出我授权环球2008—2021年间代为管理词曲作品的授权书,但依然授权他人使用我的作品。”

版权公司:版税支出相差195倍

事实上,版权公司还存在更多灰色操作。

6月22日,国内音乐发行公司内部人士张立方(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环球通过从使用方中获取版权费,并根据协议规定,将版权费按照比例分给版权所有者。

“如果不是一次性的版权买卖,一般音乐作品创作者和版权方会签订协议,在代理和分销方面,会根据音乐作品版权的使用情况,产生一定具体的分成比例。”张立方表示。

在此次事件中,吴向飞表示,在与腾讯单独沟通后,仅腾讯一家给出的应支付版税,比环球版权提供的多家版税总和还要多。

以陈奕迅的《路一直都在》为例,2015年,环球版权提供支付的版税仅为44元/年,每月3.6元;但每年向作者分配两到三次版税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就同一作品,所提供的一次版税就达到8591元。

“也就是说,同一年分配,同一音乐作品《路一直都在》的环球版税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版税相差了195倍。”吴向飞说道。

在苏杭提供的一份版税报表中,一首音乐作品在某音乐平台上的版税,包含了关于广告收入、基本包月收入、高级包月收入、单曲订购收入等多种收入分成统计。“每个季度,平台都会给我们抄送一份版税收益,但真伪性无法甄别,我曾经就收到过两份同样月份但却不同费用的版税收益。”苏杭说道。

也就是说,版权公司呈现给创作者和使用方之间的信息并不一致,也不公开透明。

对于环球公司的上述做法,张立方认为,如果版权公司和音乐创作各方没有签代理权,或者任何合同条款,过错方已十分明显,这便是版权公司游走灰色地带的操作。

吴向飞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音乐平台需要词曲版权时,第一顺位会找版权公司购买,但是由于不同创作者签订的合约期限不同,相关平台使用方付费买到的,很可能是即将到期的词曲权利。

“除此之外,版权公司向平台使用方授权音乐作品时,为少分钱故意填错创作者姓名、通过瞒报使用方信息偷拿创作者版税。”吴向飞表示。

版权公司通过上述方式让创作者拿少了版税,而使用方为版权付出的成本却依然高昂。

2015年,“最严版权令”颁布后,各大音乐平台开启版权争夺战。以公开数据看,2018年,腾讯音乐为拿到环球音乐独家版权,曾付出3.5亿美元外加1亿美元股权的代价;而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三年累计购买版权的内容服务成本就达到96亿元。

VCG41545864461.jpg

(图源:视觉中国)

律师:新《著作权法》有法可依

就数字音乐领域来说,版权保护仍处于探索初期。

2005年5月,国内第一部网络著作权行政管理规章《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正式实施,主要涉及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的行政法律责任承担;2006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施行,旨在保护创作权利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但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发布时间尚早,很多原有的版权保护体系跟不上数字音乐版权保护的实际需要。2013年3月,国务院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进行修订;2020年6月,《著作权法》也进行了最新的第三次修订。

“新《著作权法》新增了更严格的标准和要求,特别是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6月23日,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颜绅律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表示,根据新《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

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苏杭认为,新《著作权法》对音乐版权保护有良性推动。“但在此基础上,每一个音乐创作者自身都应该有版权意识,关心版权问题,多花一点时间去学习版权相关的知识,同时音乐产业每一个链条的从业者也应该重视版权。只有大家互相尊重彼此的权益,音乐行业才会良性健康的发展下去。”

6月22日,易观互娱行业中心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内的音乐平台,应该更多地关注词曲作者的权益,在购买版权时多加考虑和审查,更重要的是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应积极配合,降低词曲作者的投诉成本。

“只有积极保护词曲作者权益,才能更好地激发创作,创作更多优秀的原创音乐,对整个行业有长期的促进。”廖旭华表示。

“如果是现在这种风气,有才华的人谁会写歌?”在采访的最后,吴向飞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思尔芯冲刺科创板 募资建设数字芯片验证平台
电商助农开启“金秋消费季”,拼多多首推长三角河蟹分级标准
喜马拉雅上的乡村主播:为村民办人生第一场音乐会
踩准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风口 魔方互动获5000万Pre-A轮融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