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量解禁无损万亿市值,曾毓群的宁德时代新能源帝国是怎样建成的?

苑川
2021-06-11 16:25:57
来源: 创业圈资本圈

文|资本研究员苑川 编辑|习昂

在主持人问话的间隙,他时不时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看下信息再放回去,似乎并不介意让台下的名流感到被轻慢;回答问话也不像马云那样金句频出,常让听众觉得不够过瘾。

初看上去他显得随意与不拘礼节,形貌朴实又像个传统企业的车间主任。只是他在讲话中不时蹦出的英文单词似乎才在气势上为他稍稍扳回一局。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这是今年4月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参加母校上海交大校庆一个论坛时的场景,彼时各种名誉已经朝他纷至沓来。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时隔不长后他的名声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就在一个月前的五一假期,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数据显示,曾毓群以345亿美元身家超过李嘉诚,成为香港首富。而市场担心的6月10日巨量限售股解禁也没有遏制宁德时代股价上涨,此时其市值已站稳万亿大关。直到跟李嘉诚这个公认的财富标杆相比,外界似乎才认真审视起曾毓群。像一头猛然闯进瓷器店的大象,普通人的认知框架里还没来得及给曾毓群腾出地方。宁德人怎么成了香港首富?一个卖电池的也这么有钱?

而在新能源汽车及电池行业从业者眼中,曾毓群早就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作为一个上世纪的60后,曾毓群与王传福、董明珠都有类似的早期经历,即都是先在国企呆了不长时间就辞职下海。曾毓群是先在东莞新科磁电厂干了10年,然后与当时的上司陈棠华等创办ATL,2011年再创办宁德时代。正是有了前期这段沉淀与历练,宁德时代才能借着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大潮很快崛起。

宁德时代的乘势而起,得益于曾毓群科学家与实干家兼备的特质。作为一个科学家,他能在实验室连续埋头钻研多日,好像从哪儿偷来的时间,一天能干28个小时;作为一个实干家,他靠着出色的产品与技术征服了宝马、特斯拉等挑剔的跨国客户。

在曾毓群身上有两套时间系统,一是如常人一样的日常生活时间,一是属于他个人的意识时间。他的意识时间完全沉浸在电池的隐秘世界。他像一个魔法师,引导锂离子穿过电解液的汪洋大海,在正极和负极材料间充电、放电,给现实世界提供有别于化石能源的新动力。

初出江湖:ATL小试身手

每个人都是故事的讲述者,透过不同叙述方法的镜头,我们得以观察故事的主人以及故事背后的时空。而这个镜头总是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细细打磨。

曾毓群的故事是以学霸模式开始讲述的。1968年出生在福建宁德农村的曾毓群,中学考试一般都是班里的前五名。1985年18岁的曾毓群考入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毕业后曾毓群进入国企,他不愿意像大多数人一样过小日子,一路跌跌撞撞最后掉入坟墓。他选择了从国企辞职,南下东莞打工。大约与此相隔不久的1990年,离开国企的董明珠加入了格力;而王传福此时刚硕士毕业,留在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工作。

曾毓群选择到东莞新科磁电厂这家外企打工,幸运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贵人——伯克利大学毕业的华侨陈棠华。陈作为他的上司,将曾毓群从组长、车间主任提拔到技术科长,31岁他就成为新科最年轻的技术总监。陈棠华还几次派曾毓群去美国留学,让他接触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电池技术。

1999年曾毓群再次面临人生抉择。他在新科的两位上司梁少康和陈棠华邀请他参与创办新能源科技公司,这就是后来业界知名的ATL。在上海交大那次论坛上,曾毓群透露了当时参与创办ATL的心情:“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创业,感觉挺好玩的。之前在新科10年,每天面对的都是硬盘这个产品,有些厌烦了。”

“在企业和在家都审美疲劳,我只能选择换企业。”曾毓群如此调侃他的初次创业。回望过往,1999年是很多企业家创业的年份。就在这一年,马云创立阿里巴巴;刘强东在中关村租柜台开始打拼;董明珠已经升为格力副总,主持区域制销售模式改革。而日后的劲敌王传福成立比亚迪已有4年,并在欧美成立分公司。

创业之初他选择锂电池作为发力突破口。他们三人咬牙花100多万美元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锂电池专利授权。按配方做出第一块锂电池,但第二次充放电后电池发生膨胀变形,甚至爆炸。但贝尔专利人不负责任,被授权的20多家企业都无法解决问题。曾毓群内心的绝望可以想见,但他明白,如果没有经历包括怀疑和悲伤在内的艰辛,那就是在剥夺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曾毓群把自己关在实验室整整两个星期,把从美国带回的100多页电解液手册反复琢磨。重新修改配方后,终于解决了电池鼓包问题,市场空间由此打开。

2003年,曾毓群开发出异形聚合物电池,一举赢得苹果1800万台订单,双方开始长达15年的合作。ATL也由此驶入快车道,在蓝牙电池、手提电脑锂电池等方面成为世界第一。

“在ATL学到了很多方法,很重要的一条是学会试错。”多年后曾毓群如此总结这段历程。他坦言,那时还没学过电池,生产出的东西卖给谁都靠自己摸索。意识到电池技术方面不足的他又在华南理工读了硕士,2006年在中科院物理所拿到博士学位。

强势崛起:宁德时代一马当先

很多人直到今天都觉得宁德时代是突然冒出来的,不理解其何以突然崛起。实际上,宁德时代(CATL)正是靠着新能源科技(ATL)母体的滋养逐步成长壮大的。

2008年,ATL管理层决定在内部成立动力电池团队,曾毓群和黄世霖推动了这个决策。黄世霖是如今宁德时代副董事长,当时是ATL研发副总。2011年时新能源客车市场已经形成规模,但由于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不能生产动力电池,而ATL是日本TDK集团控股的外资企业。两人决定将动力电池业务从ATL完全独立出去,成立一家新公司。

2011年,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宁德正式成立。最初,ATL的子公司宁德新能源持有宁德时代15%股权,后来日本TDK集团战略调整,2015年10月宁德新能源将所持宁德时代15%股权转让给宁波联创。ATL和CATL成为完全独立的两家公司。2015年底,宁德时代改名为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表明宁德时代进入规范化发展的新阶段。

而在宁德时代成立之初,在车载动力电池市场方面仍然首先需要打开局面。宁德时代采取同ATL时期同样的策略,即首先在龙头客户取得突破。这次与宁德时代合作的是宝马,当然其要求也非常苛刻,宝马方面提出的技术要求就有800多页,而且要求进行电池模拟整车状态下的测试,其中一台进口测试设备就3000多万元。尽管宝马这款车只是试水之作,且实际销量一般,但在曾毓群看来,宝马的认可就是打开市场的关键一步。

很快,客户蜂拥而至,几年之内宁德时代与北汽、上汽、长安、吉利等十余家国内车企建立了合作关系。2015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累计销售额超50亿元,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位居第三。2017年,宁德时代更是以11.84GWh的出货量超过松下,位列全球第一。

短短七年时间,何以宁德时代能快速超车,从日韩动力电池巨头的围剿中胜出?业内资深人士指出,首先得益于ATL强大的技术与研发人才的长期积累。ATL虽然主要是消费电子电池为主,但在动力电池方面已有一定技术储备,而CATL的动力电池研发班底更是主要来自于ATL。而且ATL与CATL在产业工人方面可以形成互补,在2017年底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策传言导致动力电池行业开工率大降,而当年底却是消费类电池旺季,如此就可以在人工方面互补降低成本。

另一方面,毋庸讳言宁德时代享受到了国内对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红利,同时对国外动力电池企业施行的市场禁入政策,一定程度上扶持了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企业的壮大。趁着这个庇护期,独角兽宁德时代2018年短短24天在创业板成功过会,6月份实现上市,创下了A股上市速度最快纪录。

相比之下,一度领先的比亚迪由于采取了封闭的电池供应体系,错过了新能源汽车大发展的一波浪潮。加之宁德时代专攻动力电池,掌握了众多汽车厂商动力电池方面的大数据,其超过比亚迪就不意外了。

就曾毓群和王传福两人相比,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对《创业圈》分析,曾毓群是一个想要建立能源帝国的管理者,比较强势,其管理团队是围绕之前的同事和同学为班底组建,管理层圈子比较国际化;王传福的老部下与当下需求有一定差距,所以比亚迪经历过一轮从垂直到开放竞争的转型。

当然,比亚迪在汽车整车市场自有其优势,动力电池研发方面随着该板块分拆上市也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

真假危机:天花板何时出现?

自从宁德时代火速上市后,其连连飙升的股价一再抬升了外界对新能源板块的估值。以5月18日收盘价369元计,其相较上市当日收盘价36.2元上涨了10倍多。仅今年4月,宁德时代股价就上涨了17%,而今年1月宁德时代股价更一度涨到424元,市值达9800亿元。

宁德时代如此迅猛的发展速度在让人侧目的同时,也引发了部分市场人士“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担忧。宁德时代这种势头还能持续多久?动力电池市场是否面临发展的拐点?

一方面,宁德时代发展势头不减。在装机量等指标方面,宁德时代2020年再以25%的市场份额连续四年拿下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今年一季度,其装机量同比增长320%至15.1GWh,市占率从去年全年的25%再扩大到31.5%,最大竞争对手LG化学和松下市占率分别降至20.5%及16.7%。而其一季度财报显示,宁德时代营收及净利持续大幅增长。

为了拓宽护城河,宁德时代多次大手笔扩产,以应对不断增长的整车企业动力电池需求。在去年底宣布290亿元扩产计划后,今年2月宁德时代又宣布多个扩产计划,计划投资金额达395亿元。据统计,宁德时代今年一季度动力电池扩产规模就达216GWh,为国内行业之最。

宁德时代还谋求通过上下游产业链投资来巩固自身地位。去年8月宁德时代宣布191亿元投资上下游优质上市公司,先后入股先导智能、加拿大锂矿等产业链公司。同时在自动驾驶领域投资赢彻科技,在汽车芯片领域投资地平线。今年4月发布财报之际再次宣布投资不超过190亿元对境内外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

就宁德时代持续大手笔投资,有业内人士向《创业圈》分析,大规模上下游投资主要是宁德时代现金流特别好,上游卡住货款下游收预付款。借助设备、矿、材料和芯片投资,宁德时代正在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体系,这是比较有前瞻性的。

不利的信号是,随着电池价格走低,宁德时代近年来主要产品毛利率和净利持续下滑。在刚过去的4月份,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动力电池装机量为3.82GWh,市场占比45.5%,这一占比是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近年来的新低。而且过去3个月,宁德时代在中国市场装机量占比一直在下滑,从2月份的55.1%降到4月份的50%以下。宁德时代市场下滑的背后,是多家二线电池企业拿下部分主流车企订单,抢了市场份额。此外,宁德时代在国内占据动力电池市场半壁江山,但在海外占比只有10%。

罗马哲学家塞内卡说过,成长是缓慢的,但衰败是急剧的。有人据此提出“塞内卡悬崖”的概念,大意是大型机构依照一种歪斜的S型曲线成长,到达巅峰后会急剧崩溃。曾毓群自然比谁都明白,他驾驶的宁德时代这艘船正行驶在充满暗礁的急流险滩上。但面对沈南鹏的提问,他表示,自己只是搭台让车企唱戏的,是笨人,焦虑的是那些聪明人。技术路线的选择显然也是决定企业未来生死的按钮。曾毓群认为,随着人们里程焦虑的缓解,磷酸铁锂份额会逐渐上升。但未来仍可能有新的材料体系出现。

持股24.53%,香港首富,团队中多个亿万富翁:这些外在的标签可能会使曾毓群短暂兴奋,但不会是推动其奋力前行的主要动力。作为第四次能源革命故事的讲述者,曾毓群正徐徐打开动力电池正负极世界的时间画卷,就像一个老兵拆解他的来复枪。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宁德时代股东大会手机封膜防偷拍, 曾毓群称:传统造车能否胜出,问号很大
超越李嘉诚成香港首富,曾毓群及其背后的九千亿新能源帝国,与车企“暗战”不断
两会提案:宁德时代曾毓群提议加快工程机械和重卡电动化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