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美股份大客户丢失风险高,关联交易价格异常,母公司涉财务造假遭做空

郑少娜
2021-06-11 14:51:54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郑少娜

中概股被做空机构盯上的案例屡见不鲜,不同的是,还未等到上市,盛美半导体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美股份”)就已经遭到做空机构的狙击,如今这家IPO企业还能顺利上市吗?

科创板官网显示,2020年9月30日,盛美股份首发上会获通过,目前尚未提交注册,该公司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其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招股书显示,盛美股份是一家从事半导体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半导体清洗设备、半导体电镀设备,以及先进封装湿法设备等。

距离首发过会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盛美股份为何迟迟没有提交注册?该公司的基本面情况如何?经营业绩稳定性如何?财务数据真实性又如何?

大客户稳定性差,收入波动剧烈

招股书显示,盛美股份的控股股东为ACM RESEARCH,INC.(以下简称“美国ACMR”),实际控制人为HUI WANG,该公司是一家由外资控股的企业。美国ACMR成立于1998年1月,注册地位于美国特拉华州,于2017年在美国NASDAQ股票市场上市,目前持有盛美股份91.67%的股权。

2017—2019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盛美股份的经营业绩发展势头似乎不错,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4亿元、5.5亿元和7.57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为72.75%;净利润分别为1086.06万元、9253.04万元和1.35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52.57%。

然而,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盛美股份靓丽业绩的背后却暗存隐忧,该公司产品结构单一,致使客户集中度畸高。

2017—2019年,按产品构成划分,盛美股份历年七成以上主营业务收入皆来自单片清洗设备,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27%、92.91%和74.12%。另外,报告期内,盛美股份来自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2.53亿元、5.05亿元和6.61亿元,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9.81%、91.69%和87.33%,客户集中度颇高。

由于客户集中度较高,任何大客户订单的取消、产品采购计划或对产品的验收发生加速或延迟,都可能会对盛美股份当期的营业收入造成影响。报告期各期,盛美股份每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和经营业绩持续波动,与同行可比公司【北方华创(002371.SZ)、中微公司(688012.SH)、芯源微(688037.SH)、长川科技(300604.SZ)】变动趋势存在差异。

如图表1和2所示,2017—2019年,盛美股份第一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46.34%、6.9%和13.02%,各年度的收入季节性变化波动较大。与同行相比,2019年,盛美股份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的业务收入占比依次为13.02%、26.38%、36.92%和23.67%,而同期可比公司的各季度业务收入占比均值依次为13.08%、21.66%、21.67%和43.59%,可见盛美股份的经营业绩波动情况与同行变化趋势存在差异。

图表1.png

图表2.png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盛美股份并没有与主要客户签订长期购买协议,客户存在随时减少、取消或延迟采购的可能。

招股书显示,2017年,乾景国际物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景国际”)向盛美股份的采购金额为1.38亿元,占盛美股份当年销售总额的比例高达54.6%,乾景国际由此成为盛美股份的第一大客户。然而,2018年乾景国际向盛美股份的采购金额骤减为6935.04万元,占比仅12.6%。可见,盛美股份与大客户的业务往来稳定性较差。

关联交易价格异常,母公司遭做空盛美牵涉其中

除与下游客户的业务往来存在不稳定性外,报告期内,盛美股份的部分关键零部件对上游供应商亦存在依赖,更为严重的是,盛美股份的关联采购占比畸高,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盛美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9555.33万元、2.05亿元和1.77亿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3.79%、47.05%和39.22%,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存在依赖性。

由于盛美股份自身几乎不从事零部件加工,产品使用的部分关键零部件需向供应商采购或外协加工,如Product Systems,Inc.为盛美股份“单片清洗设备”关键零部件“兆声波发生器”的唯一供应商;NINEBELL为盛美股份单片清洗设备传送系统中机器人手臂的主要供应商;Advanced Electric Co.,Inc.为盛美股份单片清洗设备中阀门的关键供应商。

可见,盛美股份的原材料采购极易受到上游供应商的掣肘,且上述关键零部件供应商皆为外资企业,在贸易摩擦中容易被发达国家技术封锁,令盛美股份的零部件断供以及生产瘫痪。

不仅如此,时代商学院进一步研究发现,盛美股份的关联采购金额同样占据较高的比重。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盛美股份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7333.38万元、16219.86万元和13914.93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2.23%、52.82%和33.52%。

2017年和2018年,盛美股份关联采购金额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持续高于50%,反映了该公司的原材料采购对关联方存在严重依赖。同时,上述巨额关联采购的定价公允性存疑。

2019年,盛美股份向参股公司盛奕半导体科技(无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奕科技”)采购过滤器、晶圆搬运台、冷却器和二氧化碳混合发生器等四类原材料。

如图表3所示,盛美股份向盛奕科技关联采购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28万元/件、33.52万元/件、83万元/件和10.8万元/件,而盛美股份向其他供应商采购上述原材料的平均单价分别为3.35万元/件、41.78万元/件、160.94万元/件和14.78万元/件。相比之下,盛美股份向盛奕科技采购这四类原材料的平均单价比其他供应商的单价分别低了61.79%、19.77%、48.43%和26.93%,差异非常明显,盛美股份存在向关联方低价采购降低成本,从而美化业绩的嫌疑。

图表3.png

此外,在盛美股份首发过会后不久,2020年10月8日,盛美股份控股股东美国ACMR被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以下简称“JCAP”)盯上,其指控称美国ACMR涉嫌虚增收入、利润以及通过关联交易隐藏成本。同时,做空报告亦指出,盛美股份通过中间商,隐藏设备的真实成本。

时代商学院查阅招股书发现,2017—2019年,盛美股份向美国ACMR采购金额分别为4726.39万元、10393.2万元和7354.82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分别为33.66%、33.84%和17.72%,占比明显偏高。若美国ACMR真如上述指控一般财务造假,那么盛美股份亦难以避嫌,其财务真实性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NINEBELL为盛美股份单片清洗设备中传送系统中机器人手臂的主要供应商,而2017年9月,美国ACMR对NINEBELL增资,取得NINEBELL的20%股权。也就是说,NINEBELL为盛美股份的关联方。

然而,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如图表4所示,在美国ACMR入股NINEBELL前后,盛美股份向NINEBELL采购机器人手臂(8腔)、机器人手臂(12腔)的价格差异率分别为-4.06%、-4.21%。也就是说,在美国ACMR入股NINEBELL后,盛美股份向NINEBELL采购主要型号的机器人手臂单价便宜了4%左右,采购成本明显降低。

图表4.png

可见,盛美股份及其母公司确实热衷于关联交易且交易价格异常,这份做空报告并非空穴来风,做空报告发布的时间在盛美股份过会后,或是其至今仍未能获批注册的重要原因。

总结

一份针对美国上市公司的做空报告,IPO企业盛美股份无奈躺枪,过会至今大半年仍未获批注册上市,热衷于关联交易的盛美股份当初是否为侥幸过会?

基于产业链角度分析,从下游销售端情况看,盛美股份的产品结构单一,7成以上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单片清洗设备产品,造成该公司对前五大客户存在严重依赖,未来其经营业绩稳定性存疑。

另外,从上游采购端看,报告期内,盛美股份关键零部件的采购受上游供应商的掣肘,且该公司对关联采购依赖度较高,关联采购的定价公允性存疑。例如,盛美股份向关联方盛奕科技、NINEBELL的采购单价均出现偏低的情况,该公司是否有意通过关联采购进而隐藏成本?保荐代表人张博文、李凌是否尽职核查?上述问题值得进一步商榷。

值此IPO之际,盛美股份的控股股东美国ACMR被做空机构JCAP指控涉嫌虚增收入、利润以及通过关联交易隐藏成本,而盛美股份亦难以避嫌,被指控通过中间商,隐藏设备的真实成本。或许受上述指控牵连,过会至今,盛美股份仍未顺利提交注册。

6月4日,就上述相关问题,时代商学院向盛美股份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参考资料】

《盛美股份招股说明书》(上会稿).科创板官网

《盛美股份第一轮、二轮问询函》.科创板官网

《科创板IPO刚过会 盛美股份母公司ACMR被做空机构指称涉嫌欺诈》.每日经济新闻

《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82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科创板官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