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都”梦碎:虚拟货币监管加码,挖矿行业消失倒计时?

郭子硕
2021-05-31 17:33:33
来源: 时代周报
矿主透露“闲置机器越来越多”

“挖矿”正处生死时刻,币圈风声鹤唳。

继内蒙古严令叫停虚拟货币“挖矿”后,有“矿都”之称的四川迎来政策转折点。

“用电走国网的‘矿场’,很多都停工了。”5月29日,身在四川成都的“矿主”王磊(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两天前,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下称“四川能监办”)一纸摸底通知,拉开“矿都”整顿“挖矿”的大幕。

通知称,为充分了解四川虚拟货币“挖矿”相关情况,四川能监办决定组织召开调研座谈会。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将出席该次座谈会,并分别汇报各自供区内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以及关停虚拟货币“挖矿”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

“现在只是摸底四川虚拟货币‘挖矿’相关情况,还没有进展到研讨措施的阶段。”5月28日,一名接近四川能监办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尽管如此,币圈早已“噤若寒蝉”。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明确指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监管部门对‘挖矿’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内蒙古出台最严禁‘挖’令之后,四川跟进是迟早的事。”一名币圈资深人士对“矿都”摸底并有意叫停“挖矿”并不感到意外。

近年,四川、云南等地因水电资源丰富,电价低廉吸引不少“矿场”入驻。

多名矿主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四川水力资源丰富,有大量的弃水电。“‘挖矿’耗电量大,为了省成本,我们接入的往往是弃水电。”一名“矿主”说。

“此前,四川也多次提出虚拟货币相关监管政策,但实质影响不大。这次不一样,金融委定调了。”5月29日,四川另一名“矿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内蒙古新规出台后,多名“矿主”认为四川弃水电较为环保,有政策缓冲空间,“但没想到摸底调研来得这么快”。

“挖矿”遭遇重创

中国市场是比特币的重镇。虚拟货币数据提供商Messari在《亚洲加密货币格局》报告中提到,中国控制着比特币65%的哈希速率(衡量挖矿算力的指标),远高于美国(7.24%)、俄罗斯(6.9%)等国。

中国“挖矿”耗电量亦居全球首位。数据显示,中国比特币矿工的总体用电量占全球60%。“碳中和”背景之下,叫停“挖矿”渐成共识。“挖矿”业一片萧肃,悲观情绪在币圈蔓延。

一名四川“矿工”李平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政策不断收紧,预计‘挖矿’行业损失难以估算。”四川是“李平们”托管“矿机”的首选地,目前大型联合挖矿平台关闭,散户入场只能自行购买矿机,自找矿场,“闲置的矿机越来越多”。联合“挖矿”,是指平台提供矿场机位、供电能力和运维服务,客户投入矿机和电费,双方共同经营挖矿的方式。

莱比特矿池(BTC.TOP)创始人江卓尔声称“联合挖矿是挖矿的最优选择”。江卓尔认为,因矿场统一管理、风险共担,联合挖矿大大降低了大部分挖矿人亏损的可能性。

监管趋严,联合“挖矿”平台偃旗息鼓。火币联合挖矿平台、滚石联合挖矿平台、币印联合挖矿平台等均停止运作。一站式实体矿机挖矿平台火星云矿,于5月26日中午发布消息称:为配合近期相关部门监管精神,促进挖矿行业合规发展,火星云矿将于北京时间5月26日20:00起屏蔽大陆境内IP的访问。

“联合挖矿并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参与联合挖矿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联合挖矿需要收取托管服务,“托管费经常会调整”。此外,用户退出联合挖矿,平台都还要收取矿机残值18%-30%服务费。

 image.png

这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联合挖矿协议显示,当出现停电、断网、自然灾害、国内政策等“不可抗力”事件时,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全部或部分义务的,免除其全部或部分的责任,另一方当事人不得对此要求损害赔偿。这意味着,联合挖矿平台提供托管场地跟电、网络后,一旦出现任何风险,平台承担的风险有限,用户大多只能自行“埋单”。

从严监管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但人们对虚拟货币交易和“挖矿”的热情却从未消减。

“虚拟货币交易现在不能交易,那就先屯着。‘挖矿’比什么都没有要强。”一名矿工态度坚决。他正使用装配1070ti显卡的电脑“挖矿”,以29MH/s的算力算,一天能“挖”0.00111ETH(以太坊)。电脑耗电约需400w,一天耗电9.6度,成本约为6.5元。

即使政策前景已经明朗,每天依然仍有怀揣暴富梦想的“小白”入场。

时代周报潜入多个“挖矿交流群”,每天有新入群者请教大神去哪儿找矿场,询问矿机购买信息。

“现在是政策调整期,‘挖矿’的人不敢大声喘气,但我觉得反而是最好时机。现在转手的矿机多,矿场托管价格也会很好谈。”5月28日,一名“挖矿”不到两周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新人往往会踩很多雷,仅是矿场电价、矿机算力就有很多学问。矿机算力低,产出能力难以达到回报预期。而算力高的矿机却价格高昂,动辄十几万元。”李平介绍称,监管趋严,“挖矿”已不再适合新手入场。

今年2月,内蒙古率先提出将全面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5月25日,内蒙古出台《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明确打击和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内容。

经初步统计,截至今年4月底,内蒙古关停清退35家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每年可节约用电52亿度,相当于近160万吨标准煤的发电量。

多名业内人士预测,在内蒙古和四川之后,各地都将跟进。禁止虚拟货币交易和“挖矿”已是大势所趋。“大量矿场已经开始出海,主要地点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国。”一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

地方监管变迁

四川是我国水力资源最为富集的地区之一,水电发展加速。另一方面却是——配套的工业和消纳情况不佳,四川大量清洁水电因无法输送出去、用不了只能白白弃掉。

国家能源局4月29日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全国水电装机容量约3.71亿千瓦(其中抽水蓄能3179万千瓦)。水电发电量排名前五位的省份依次为四川(516亿千瓦时)、云南(431亿千瓦时)、湖北(222亿千瓦时)、贵州(157亿千瓦时)和湖南(108亿千瓦时),这些省份合计水电发电量占全国水电发电量的73.2%。

虚拟货币市场行情见涨,“挖矿”热潮爆发,“矿主们”瞄向水电充沛的四川。不过,早前,四川不少“矿场”使用的都是小水电站直供电。直供电量的价格由发电企业与用户协商确定,并执行国家规定的输配电价。

为促进富余水电消纳,2019年四川便提出以电力体制改革为重点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建设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当年7月,四川省多个部门联合发布《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确定在甘孜、攀枝花、雅安、乐山、凉山、阿坝等六个市州开展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试点。

 src=http___news.mydrivers.com_img_20171123_81581a9966dc491e948e5976adc4e230.jpg&refer=http___news.mydrivers.jpeg

上述举措被视为可有效促进水电消纳。政策优惠之下,部分矿场的用电开始接入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

实际上,地方政府对虚拟货币“挖矿”的态度也存有暧昧,一度摇摆。这一情形在甘孜州就可见一斑。

2019年1月,甘孜州政府下发《关于甘孜州矿场清理整顿不再新增的通知》,指出要利用当前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落的时机,引导有关矿企退出;要求各县(市)不再接受新的挖矿企业的开办,控制增量。

2021年1月29日,甘孜州政府又印发《甘孜州州级工业集中区评定办法(试行)》和《甘孜州工业集中区建设指南》的通知。

文件指出,“十四五”时期,甘孜州将统筹推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在水电消纳示范区重点引进以区块链、大数据等绿色高载能企业,引导比特币“挖矿”逐渐转型为分布式云计算中心,逐步打造集数据生产、汇聚、处理、交易、应用于一体的数字经济全产业链。

在金融委定调之前的4月14日,甘孜州还召开全州区块链产业发展座谈会。

座谈会指出,甘孜州区块链产业发展优势得天独厚,发展势头强劲、潜力巨大、环境优越,并称区块链产业是一项符合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定位、符合绿色高质量发展要求的新兴产业,对促进甘孜州水电消纳园区建设,弥补受疫情影响带来的经济损失有着重要意义。

虚拟货币“挖矿”所带来的经济拉动作用,或许有限。

有媒体5月30日报道,内蒙古一家挖矿企业2020年全年的税收仅25万元,但月均耗电量却高达2500万度。今年前4个月纳税仅9万元,但月均耗电量高达4500万度,折算能耗约为1.5万吨标准煤。耗能之大,远超一般传统企业。

“因政策生变,接入水电消纳园区的矿场全部停工,部分矿主又重新使用直供电。”一名在四川拥有矿场的矿主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挖矿”是为了交易,而虚拟货币交易具有金融风险是社会共识。“挖矿”面临金融和环保双重监管,不能只从消纳水电单一角度出发。“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更为重要的考虑,‘挖矿’行业在国内消失或许只是时间问题。”一名资深业内人士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兑付危机一年后,四川信托实控人刘沧龙遭刑拘 ,250亿元窟窿谁来填?
“燕郊首富”栽了!涉短线交易,“殡葬第一股”实控人李福成被立案调查
币圈大V集体被封,比特币再度大跌,加密货币迎来强监管时代
全球房价飙涨7.3%,恐慌性抢购开启,房地产泡沫又来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