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白银马拉松参赛者口述:附近村民开着摩托车,一个一个往下救

郭梓昊 陈佳慧
2021-05-23 14:44:27
来源: 时代周报
参赛者“口吐白沫、失去意识”

5月22日上午,甘肃白银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

目前,搜救工作已告一段落,172名参赛者中,21人死亡,8人受伤。伤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5月23日上午,甘肃省委、省政府牵头成立的失联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表示,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调查。

张旭晨说:“在此,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承办单位白银市体育局,执行单位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对方均表示“我这边不方便回答,找宣传部门,现在都由那边做统一的回复”。 

黄河石林景区酒店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们对这件事很惋惜,山上又刮风又下冰雹,现在住在我们这的参赛选手都安全回来酒店了,情绪都不是很好。”

“没有意识,口吐白沫”

5月22日,由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办的“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在黄河石林景区举行。比赛共分为健康跑、21公里越野赛、百公里越野赛三个组别。

其中,百公里越野赛难度最大、对专业性要求最高,几乎没有业余选手参加。在超过1万名报名选手中,只有172名参加百公里越野赛。

参赛选手高爽(网名“流落南方”)表示,百公里越野完赛需要20小时,基本上不会有小白参加。此次参赛的大多为成熟选手,都具备自救能力。

4.jpg受访者提供的赛道现场

据官方通报,22日当天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

第一次参加黄河石林越野跑的参赛选手菲菲(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下午1点的时候,开始下大雨、刮大风,感觉随时都能把人给吹走。”据她回忆,起步枪刚响起时,天气有点不太对劲了,但周围大家都在跑,自己也就一直跟着。

高爽事后发文回忆,事故发生在补给点2至补给点3之间。“这一段是最难的赛道,8公里距离,爬升1000米。山是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很多段都非常陡,选手们需要手脚并用往上爬。”

参赛选手李梁(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在从补给点1跑向补给点2的过程中,感觉“越往后风雨越大,拍在身上,就像针刺一样”。

22日中午12点40分,当李梁到达补给点2时,现场已经有救护车在场了,cp2站点的屋子里有2、3个志愿者,给李梁和其它参赛者冲了泡面、拿了保暖毯。

“有点后怕,当时大家都在说着准备退赛。”李梁回忆,当时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带着雨衣,想去冲击本次越野赛的终点,“也不知道那个老哥现在怎么样了,至今没有消息。”

越野赛途中刮起了七到八级风,裹挟着雨点像子弹一样打到选手脸上,选手“站都站不住,眼睛也睁不开,温度很低,身上全湿,大批人躺在地上失温失去行动能力,有六七个口吐白沫”。高爽回忆道,他自己也“十根手指都没有知觉,把手指放嘴里含了半天,也没知觉,感觉舌头都已经是冰凉的了”。下山时,高爽已处于失温的临界点,失温症状已经出来了。

高爽表示,即便是成熟选手,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没有及时叫停比赛,接下来的结果就是连征兆都没有突然倒下”。

据李梁介绍,他去年参与了上一届的黄河石林越野跑:“当时顺利跑完全程,状态也感觉良好。完全没有想到今年会发生这种事。”

不仅如此,因为补给点2过于陡峭,“连摩托车都上不去”,所以补给点3不提供任何补给。“这意味着,即便到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饮水,热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体,更无处可休息。”高爽回忆。

从参赛选手拍摄的现场画面看,有人倒地口吐白沫、有人躺在地下意识模糊,还有的摔破了腿。

2.jpg

参赛者提供的视频截图

据参赛选手回忆道,当时“严重无法移动”、“风太大,保温毯全部被吹烂”、“有几个人已经没有意识,口吐白沫”。

有人开始求救,“我们在山沟里,女队员失温严重不能动,请求救援”、“快去山上救人吧!太多失温迷路的人了”、“大家围起来,背朝外,保温毯披在身上,或者保温毯贴着肉,把衣服穿在保温毯外面,保持平稳呼吸。”

救援困难

参赛选手菲菲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途倒下失去意识的参赛者,就没办法救助了”。

由于只报名了21公里赛程,菲菲并没有跑完赛事全程,在结束颁奖后就回到了酒店。下午2点的时候,菲菲看见官方群内有个女孩子称自己遇到了极端情况,“现在身体僵硬动弹不了,感觉整个人失温了,越来越严重。”

在这条求助消息发出后,已经下山的参赛者们一起集结到赛道终点,参与救援工作。菲菲回忆,由于某段山路崎岖狭窄,救援车辆难以进入,当地几位村民只能开着摩托车,把伤者一个个运下来。

随着时间推移,太阳下山、气温降低,救援难度开始增大。

“比赛开始前天晚上,官方还开了技术会,但很多人没注意听,越野跑的过程中连GPS都没打开。救援队伍追踪不到位置,到后面大雾四起,信号也丢失了。”菲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能救到的,基本都是清醒的、且存有体力能自己能慢慢下山的参赛者,“中途那些失去意识的,就已经没办法。”

“问题出在天气上”

“太惨烈了,我参加了一百多场比赛,今天是最惨烈的一场。”一位参赛选手退赛后说。

有业内人士透露:这次遇难的一半都是圈内的高手,中国超马圈的领军人物梁晶也在比赛中不幸遇难。

高爽也认为:“问题出在天气上,极端天气。甚至21号这天的天气预报,都没有预报出来第二天的这种极端天气。”

高爽回忆,22号比赛日,阳光甚好,坐摆渡车去起点之前甚至还有一丝暖意。而下摆渡车时天色转阴,随即起风,风力有四五级的样子,体感温度瞬间降低。9时,比赛正式开始,风力有增无减。越往上爬,风越大、雨越大、温度越低,体感温度更低。

菲菲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两天都是大太阳,天气预报也没显示有风雨。我们大部分人跑马拉松当天穿的都是背心短袖,还带上了防晒。没人料到知道老天爷变脸变得那么快。”

3.jpg

救援人员均穿着保暖大衣

“赛事方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极端天气很难掌控,但赛事方提前做好应对极端天气的预案是非常重要。这次的事故没有看到主办方做了预案准备,沿途的保障做的很不够,中途没有庇护所,也没有因为天气太差组织劝退。”户外爱好者胡滨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23日上午,黄河石林大景区发布公告称,景区于23日起紧急闭园,开园时间另行通知。

“一说又要掉泪了”

据高爽事后回忆,多数参赛者死亡或因失温。

胡滨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失温,是指人体热量流失大于热量补给,从而造成人体核心区温度降低,并产生寒颤、心肺功能衰竭等症状,甚至最终造成死亡的病症。

“核心区是指包括大脑、心肺等核心生命器官,而不是四肢和体表皮肤。手指头、脚趾头长冻疮之类的伤害并不是失温。”

在户外运动中,失温的主要原因在是低温与湿度的双重作用下,将参赛者至于实际的超低温状态下。

在特定情况下,0度甚至10度以上,“冻死一个人绝不是天方夜谭”。

具体而言,如果气温较低且湿度大于60%,空气湿度每增加1个百分点,体感温度下降大约0.2℃。

下雨时,空气相对湿度至少是在80%以上,如果外界温度是3℃,相对湿度是85%,那么这种环境下体感温度大致是零下2℃左右。如果加上起风,体感温度还会降低。

“这也是不少北方人冬季来到南方反而觉着更冷的原因。”胡滨强调,从风寒效应来看,如果外界温度在-5℃的时候,风力达到六级,也就是50公里每小时左右的风速,体感温度会骤然下降到-15℃。

据高爽透露的现场情况,当时的风力在七、八级,且夹杂着暴雨、冰雹,参赛者的体感温度骤降。

胡滨表示,如果遇到失温,应该想办法将失温症患者与低温、高湿、大风等因素隔绝开来,安置的时候注意不让患者直接躺在冰冷的地上。

且需脱下患者透湿的贴身衣物、做好头部的防寒保暖工作,可以用温热的水袋放在患者身体核心区域如颈动脉、大腿根部、腋窝等部位帮助恢复体温。切记不可用热水袋去温暖四肢,这样做会加速主躯干部位的温暖血液流向四肢,带走热量,从而使得核心部位的热量加速散发。

据参赛者们拍摄的现场视频来看,多数失温参赛者已经失去意识、躺在地上。剩余参赛者们大多也被失温症状困扰,无力移动晕倒者的身体。

这种看着同伴生命不断流失的情况,高爽表示:“不说了,一想到就要掉眼泪。”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跨界白酒后又卖零食,“烤鸭第一股”全聚德结束三年连亏,等来的却是跌停
股价应声跌停,归母净利润下滑超90%!昔日PE大佬九鼎投资,正被房地产拖累
聚焦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首批70家龙头和专精特企业聚集雄安中关村园区
“吉利公子”入主ST澄星首份完整年报出炉 业绩亏损逾六千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