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整治风暴中的短视频创作者:收法院传票,原来兼职月入10万,现在每月掉粉过万

徐丹
2021-04-29 20:21:37
来源: 时代财经
对短视频使用长视频图片、片段进行二次创作是否属于合理利用的判断标准是:二次创作作品是否构成对原作品的“实质性替代”。

WechatIMG1190.pn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关于短视频平台搬运传播影视类剧集的版权战争愈演愈烈。

本月,多家影视行业协议、长视频平台、影视公司和多位演员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允许不得使用影视作品侵权创作。

4月28日,国家电影局发文,明确表示“针对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的打击力度。

WechatIMG1186.jpeg图片来源:国家电影局官网

“影视剪辑类作品占据着抖音内容生态的半边天。”一位抖音影视类创作者对时代财经表示。据悉,抖音是这类创作者分布最多,也是受版权保护行动影响最大的平台之一。

在时代财经采访的抖音创作者中,由于影视剪辑类内容制作成本低、易出爆款,有人仅通过兼职就实现了月入10万,月入过万在行业内更是稀松平常。但在越来越严厉的版权政策下,很多影视类账号陆续收到了限流通知、侵权通知,甚至法院传票。

目前,创作者只能剪辑有宣发需求,以及与抖音官方有版权合作的影视剧集。由于这类内容资源有限,创作者作品的播放量和账号粉丝量都在下滑。对于新来者而言,影视剪辑类内容已经不是一扇敞开的财富大门。

“X分钟看电影”并非抖音主流,剧透有更简单的方式

此次维权行动和电影局的发声主要针对“X分钟看电影”系列,即通过解说的方式呈现一部电影的完整情节,比如抖音账号“硬糖物语”会连续发三个时长2分钟左右的视频,看完便能了解整部电影剧情。

但时代财经注意到,这类视频并非抖音主流,因为制作难度大、视频时间长,有创作者在直播中明确劝诫新入行者不要做影视解读,因为“难做且很难快速吸粉。”在以15s短视频为主流的抖音中,用户注意力有限,“剧透”也有更简单直接的方式。

例如,不少账号会直接“搬运”热门剧的部分剧情,配上很少的剪辑和背景音乐,时长在1分钟以内。

“小恐龙(追剧吧)”最近便在持续更新《长歌行》和《山河令》片段,标题都以剧中情节解说来吸引人,比如“小白兔与狼侍卫终于撒糖了,这也太甜了”“阿隼再次向长歌表达心愿,不料却中箭受伤。”

还有账号会直接“搬运”整集电视剧。创作者“林艺影视”便在持续更新老版《水浒传》,一个视频发一集内容,除挑选主要剧情,将原本40分钟的电视剧精简缩短到10分钟外,不做任何加工。目前该账号有118.3w粉丝,其账号简介为“高清原剪,现高清老版水浒,每日4-6更,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WechatIMG1187.png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对于观众来说,以上内容对原片有很强的替代性。一位喜欢在抖音追电视剧的人告诉时代财经,他追剧就是因为“其他视频平台要会员才能看,抖音免费并且情节精简,追起来很方便。”

不过,抖音创作者“涨涨影视”告诉时代财经,抖音官方也在打击这类有剧透的作品,“我们剪辑的原则是,不能和原视频有大幅度重叠,自己要有不同的思路和观点,或者混剪。”

“不同思路和观点”指的是配上和主线情节无关,但很吸睛的标题。比如“涨涨影视”关于电视剧《杨贵妃秘史》的视频标题有“大哥用激将法送绿帽子,没想到激到自己”“家婆嫉妒儿媳美貌,竟然用家法施压”等。

WechatIMG1188.png图片来源:涨涨影视

“剪辑的基本要求是清晰度高、内容丰富饱满、有议论的槽点、有共鸣。拿社会热点或者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做主要标题效果会很好,比如婆媳关系、重男轻女、学生强吻同桌之类。”

类似视频制作成本低、容易出爆款,时代财经采访的多位创作者都是兼职在做,并且收入不菲。

晓黎本身是编导专业,从2019年底开始接触短视频剪辑,最开始剪辑一些经典的港片段落,“比如剪《精武门》,把里面打日本人的段落剪在一起,播放量就大增,还会涨粉。”其账号在2019年发布的类似视频就获得了近40万的点赞量。半年后,晓黎的账号便有了一定基础的粉丝量,如今粉丝数量已经接近200万。

粉丝数量达到一定量级,便可以加入抖音的营销推广任务接单平台“星图计划”,有推广需求的影视剧(多数为网剧、网络电影)会将版权和素材给到创作者,按播放量付费,一般1万点击量可拿到2000元。星图计划以及和其他平台的宣传合作是视频创作者收入的主要来源,此外还有视频会在下方推广第三方链接,在主页“商品橱窗”中带货等。

目前晓黎一个月收入在5~6万,最高可以达到十几万。粉丝数量不同的账号,收入差距也会比较大。一位有60万左右粉丝的兼职创作者表示,目前一个月收入大约为1万元。“我属于比较懒的人,如果更新勤快一点收入不止这个数。”

晓黎透露,一般“看完电影+剪视频”需要3个小时,“这是在有自己观点和思路的情况下,如果直接搬运,就非常快。”固定成本方面,晓黎为剪视频买了新的电脑、租了房子,此外便无其他投入。他表示,成本因人而异,最耗费的还是时间和脑力成本。

为了扩充收入来源,一些创作者会收费教学,其通常在主页介绍中写上“带徒”,并附上微信号。时代财经添加一位“带徒”账号后了解到,一位徒弟收费498元,教学内容包括视频下载、剪辑软件使用、剪辑思路等等,“一对一保姆式教学,包教会,一台手机就可以干平一切”。

“现在只能剪有官方合作的网剧,1个月掉了1万粉”

时代财经采访了解到,从整体内容质量看,影视类短视频良莠不齐,同质化程度很高,其所用素材大多不是通过官方渠道获取,甚至有人打包素材在淘宝出售。

时代财经花费26元,通过一家名为“美猴王素材资源库”的卖家买了一套剪辑素材包,内附多个原始影视素材和已经剪辑好的作品。此外,素材卖家群中有人表示,自己的剪辑素材都来自爱看影视、迅雷等平台。也有创作者表示,自己很多视频都是把快手热门视频直接搬运到抖音,不过现在平台在打击这些搬运作品,播放量并不高。

也正是因为如此,版权整顿对创作者造成了较大的冲击。“很多电视剧类内容被封禁了一个月,甚至三个月,还有收到侵权通知和法院传票的。”短视频创作者“暗夜剪影”告诉时代财经,最近两个月内,超过80%做(影视)剪辑的,都陆续收到了官方限流通知,申诉也不会通过。

不过,在“暗夜剪影”看来,全面封禁并不合理:“之前那些视频平台、片方、商家需要视频剪辑来为他们的电视、电影引流,都是他们找上门,现在抖音流量大了,用户停留的时间久了,触及到他们的利益,就开始卸磨杀驴。”

晓黎也认为,他所剪辑的影视内容并不涉及剧透,只是用了原视频几十秒的镜头,反而能够帮电影宣传。比如2017年《前任3:再见前任》大火,很大程度上就是源于抖音平台的“哭前任”“吃芒果”等视频片段。

“我觉得不能‘一杆子打死’,毕竟我们的视频没有剧透到一定程度,也不涉及原来电影的结构。到底什么是侵权,现在并没有具体的标准。”

有创作者在直播中为新手排雷,“国产电视剧不剪、海外电影在国内上映过的不剪、视频平台独播剧不剪、院线上映的不剪。”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所有版权剧和版权电影都已经无法再使用,有些创作者还要将以前可能侵权的作品隐藏,现在只能使用星图计划里的素材。

晓黎最近发布的作品包括《特警本色》《小女霓裳》等,都是2021年发布的网剧和网络电影,由于其质量并不高,很难吸粉丝,这使得其账号1个月就掉了1万左右粉丝。“长此以往,我们和有宣发需求的电影都会两败俱伤。

晓黎提到,除星图计划外,有些账号会从其他平台获取版权合作,但也都是以对方付宣发费用的形式,视频创作者几乎不会自己花钱买版权,“谁没事干‘贴米’买版权?”

积累了一定数量粉丝的创作者短时间内还能生存,但留给新来者的机会十分渺茫。“新账号没有广告找上来,剪什么都是有版权的,怎么起号?怎么涨粉?”晓黎表示,如果版权一直限制得很紧,他只有选择尝试真人出镜等新的方式,或者干脆不做。

长短视频之争暗藏,侵权认定尚无清淅界限

有行业分析指出,声势浩大的版权保护背后,也暗藏着长短视频平台之争。

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明争暗战已不是新鲜事,此前腾讯在游戏直播内容方面一直压制抖音,其内部也在力推短视频业务,自然不愿看到自家流量落入竞争对手平台。

此外,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构建内容平台本就需要斥以巨资,影视剧版权费用动辄上亿。根据公开披露数据,2020全年,爱奇艺内容成本高达209亿元,腾讯视频内容成本高达582亿元。

对于这次版权保卫战,网络舆论褒贬不一。有网友对侵权声明表示不满,在上述国家电影局官方声明的微博下方,首条评论是“那些又臭又长的电视剧谁有耐心看完啊?不看剪辑看什么?归根结底还是要提高电视剧的质量。”

在具体侵权判定上,影视剧集的二次创作如何界定?上海申伦律所夏海龙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著作权法》对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和合理使用情形均有明确规定,但是二者之间的界限却是一个司法实践问题,不同主体对法律概念的具体理解也存在差异,因此只能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形由法官具体认定,法律没有办法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

但根据已有的相关判例来看,对短视频使用长视频图片、片段进行二次创作是否属于合理利用的判断标准是:二次创作作品是否构成对原作品的“实质性替代”。

“‘实质性替代’是指观众在观看了二次创作的作品后,会对原作品的主要内容有较完整的了解,以致于观众不会再去观看原作品。但对实质性替代的判定也是因案而异、因人而异,无法确定量化的标准。”夏海龙说。

对于侵权后处罚,夏海龙表示,侵犯著作权可能面临民事赔偿、行政处罚甚至刑事责任。民事赔偿中,除了赔偿著作权人的损失和维权费用外,还有可能被判处承担惩罚性赔偿义务;如果侵权行为同时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有可能被相关执法机构除以非法经营额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若涉嫌触犯侵犯著作权罪,则最高可能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夏海龙认为,法律对二创行为本身并未有额外的限制,但是二创行为毕竟是以他人的作品为基础、在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要求二创作者事先征得他人同意、支付一定报酬的要求并不过分。

“著作权维权周期、成本较高也是二创著作权问题的重要原因,但维权难度不应成为侵权正当化的借口,广大二创作者不应沉溺于短期利益,自律、克制才是确保行业健康发展的长远之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南方视频丨高考,一个都不能少
侵权行为与视频长短无关,版权保护既是保护“一创”,也是在保护“二创”源头
深交所问询:现金短债比仅0.29,泰达如何偿债?
人人视频又被下架,版权问题屡次阻碍“转正”之路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