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茅台”沉浮记:皇台酒业摘帽不到半年再亏损,控制权之争又起波澜

黄嘉祥 尹一帆
2021-04-29 12:24:57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夜回到解放前

1842537397.jpg

盛达集团入主仅2年、“摘帽”不及半年,“西北茅台”皇台酒业(000995.SZ)再次步入业绩下行通道。

4月28日,皇台酒业发布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约为1.02亿元,同比增长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348万元,同比下降50.91%。

2020年净利润遭“腰斩”之后,2021年一季度再度陷入亏损。一季报显示,皇台酒业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约430万元。

皇台酒业复兴之路困难重重。自2000年上市以来,公司曾四度“戴帽”,控股权五度更迭。在2019年5月被暂停上市之前的一个月,甘肃省大型民企盛达集团入主上市公司,之后采取了一系列挽救举措,令皇台酒业2019年得以扭亏“摘帽”,并于2020年12月16日恢复上市,但如今又陷入亏损困境。

祸不单行。因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持有的公司股权面临被司法拍卖的风险,皇台酒业还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隐忧。为了防止公司被恶意收购,皇台酒业最近通过了《修订公司章程议案》,不过该议案涉嫌违反《公司法》《证券法》而遭到深交所问询。直至4月28日,皇台酒业决定取消对《公司章程》的修订。

针对皇台酒业控制权及净利润大幅下滑相关事宜,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皇台酒业和盛达集团,但始终无人接听。

颓势未减

2020年年报显示,除了低档白酒实现增长之外,皇台酒业的其他产品收入均出现下降。

具体来看,2020年,皇台酒业中档白酒营业收入为5582.28万元,同比下降10.32%,占总营收的55.7%;低档白酒营业收入为3247.69万元,同比增长18.85%,葡萄酒营业收入为765.55万元,同比下降15.53%。

分区域来看,皇台酒业省内市场增长乏力,省外市场被持续挤压。

年报显示,2020年,皇台酒业在甘肃省内实现营收6104.63万元,占总营收的60.03%,同比增长4.29%;甘肃省外实现营收3917.01万元,占总营收的38.52%,同比下降2.32%。

皇台酒业省内经销商数量也有所减少。年报显示,2019年年末,皇台酒业在甘肃省武威市和甘肃省(除武威市)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8个、48个。截至2020年年末,其数量分别为1个、59个,共计减少6个。

皇台酒业在年报中表示,在销售体系建设方面,公司实现省级市场全面招商,协销+直销+线上营销模式初具雏形。在2020年度,公司完成了省内重点地、县级市场招商,兰州市场招商稳中有升,省外新疆、宁夏、陕西部分地区招商成果显著。针对疫情对线下营销造成的重击,公司创新线下+线上营销模式,设立网销公司全面开展线上营销业务。

皇台酒业不断拓展市场,销售费用也随之激增。

年报显示,2020年,皇台酒业销售费用为1499.83万元,同比增长52.52%。皇台酒业解释称,主要是职工薪酬、业务宣传和市场促销三项费用大幅增加。具体来看,工资为561.13万元,同比增长73.90%,主要是销售人员增加,工资提升;业务宣传费295.55万元,同比增长57.91%;市场促销费为358.52万元,同比增长190.58%。

2021年一季度,皇台酒业业绩持续恶化,录得亏损约430万元。

这并非皇台酒业首次亏损。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多次出现业绩亏损的情况,直至盛达集团2019年入主后,通过债务转移、资产注入、管理团队调整的一系列措施,才一度让皇台酒业有重新焕发新机的迹象。当年,皇台酒业实现净利润6821万元,扭亏为盈,如今一夜回到解放前。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对于酒类消费的打击肯定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而皇台酒业作为区域酒企,品牌力有限,在存量市场竞争、名酒挤压的环境下,其整体渠道竞争压力较大,加上皇台酒业的品牌复苏、产品推广与市场教育等还需要时间,一系列因素导致了公司利润的下滑。

“盛达入主之后,只是阶段性帮助皇台酒业解决资金困难等问题,但皇台酒业作为区域品牌,本身体量很小,抗风险能力低,护城河也很浅,在名优白酒挤压和疫情影响下,皇台走向亏损是必然的现象。”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为了改善经营业绩,皇台酒业也开始积极求变。今年3月,皇台酒业和综合性管理咨询公司黑格咨询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合作内容就是皇台品牌复兴。

皇台酒业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在营销层面,公司要建设深耕甘肃市场,首先黑格咨询将推动皇台建设根据地市场,辅助皇台酒业在大本营(武威)构建市场壁垒,实现小区域,全价位,高占有策略;同时,以甘肃为中心市场辐射西北市场,开拓全国,提炼打造一套适合皇台酒业发展的营销模式。

不过,在当下一线白酒品牌和甘肃龙头酒企金徽酒(603919.SH)的双重挤压下,皇台酒业开拓省内外市场并非易事,拓展市场的成效仍有待观察。

控制权之争再添变数

在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皇台酒业控制权风波再起。

4月20日,皇台酒业发布诉讼公告称,上海厚丰及其控股股东新疆润信通,曾向中融信托贷款4.1亿元,但是这笔贷款并未及时偿还。据法院一审判决显示,新疆润信通被要求在判决后偿还1.55亿元本金和罚息,且上海厚丰所持有的皇台酒业3477万股股份也可以拍卖以偿还欠款。

目前,上海厚丰持有皇台酒业股份比例为19.60%,而盛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西部资产合计持股19.90%,两者持股比例仅相差0.3%。

上海厚丰持有的股权若落入他人手中,有可能导致皇台酒业控制权变更,这显然不是盛达集团作为控股股东想要看到的结果。

日前,盛达集团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盛达两年前堪称临危受命、入主连年亏损的皇台酒业,投入了大量财力、精力,还为皇台酒业提供借款,向皇台酒业采购白酒产品,或者签订团购合同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皇台扭亏为盈。如果这部分股权真的要拍卖,而且落入外人之手,这的确让人难以接受。“我们作为战略重组方,2019年就接盘了皇台酒业,肯定不希望因为股权拍卖让外人跑来插一脚。”

实际上,为了避免恶意收购,4月8日,皇台酒业董事会全票通过了《修订公司章程议案》,在修订中,出现了大量与收购相关的条款。

《修订公司章程议案》显示,皇台酒业要求股东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3%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个自然日内,该股东应向董事会作出书面报告。

此外,在发生恶意收购的情况下,被解职的董事将获得5倍年薪的赔偿金;收购行为给公司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公司其他股东有权要求其赔偿因其违法收购而造成的所有经济损失(含直接和间接损失)等。

这次修订公司议程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下发了共计2850字的关注函,提出了8大方面的问题,要求皇台酒业说明修改公司章程是否符合《公司法》《证券法》等有关规定,是否存在不当限制股东行使提案权等法定权利的情形等。

在延迟回复后,皇台酒业终于在4月28日回复了关注函,但回复内容仅71字,堪称史上最简单回复函。

皇台酒业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收到关注函后高度重视,责成董事长、董事会秘书及法务部会同公司律师抓紧时间研究、核查、落实,经审慎考量后,公司决定取消对《公司章程》的修订。

皇台酒业也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虽然目前上海厚丰所持股份被六批轮候冻结,但是盛达集团及上海厚丰所持公司股权较为接近,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从创始人张景发及张氏家族,到上海厚丰和被称为“德隆系”旧部的新疆润信通,再到如今的盛达集团,上市20年来,皇台酒业经历多次易主。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股东之间的纷争不断,才导致皇台酒业这些年走下坡路,未来如何应对公司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成为皇台酒业亟待逾越的挑战。

蔡学飞表示,控制权不稳定将直接影响企业的日常经营及投入,导致市场销售信心不足,进一步带来不必要的法律风险,这也会对企业品牌产生负面影响。“盛达集团入主之后对皇台做了一些整合与提升工作,但从目前来看,效果一般,公司控制权问题属于资本层面纠纷,越早解决对皇台越有利。”蔡学飞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3个月股价暴涨360%,舍得酒业被私募大V举报,股民:他就是嫉妒
A股“最靓的仔”遭实名举报,舍得酒业股价三连跌,白酒股还香吗?
茅台股东会高卫东不再高傲:股东质疑价格双轨制滋生腐败,谁赚了中间差价?
白酒股掀跌停潮,板块资金出逃逾77亿,长期仍有较好配置价值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