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21亿元!中兴通讯原工会主席获刑28年,非法集资案情细节曝光

杨玲玲
2021-04-29 10:39:38
来源: 时代周报
何雪梅曾担任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和秘书长

“她在公司内部特别高调,喜欢秀恩爱,秀有钱,秀小孩有多优秀。”时隔4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000063.SZ,下称“中兴通讯”)前员工魏扬(化名)回忆起公司原工会主席何雪梅,依然印象深刻。

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让何雪梅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该裁定书披露了何雪梅当年集资诈骗案的相关细节:利用职务之便,使用大量私人账户接收、转移集资款,将所募集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房地产、买卖股票等,累计募集资金21.19亿元,未退还资金8.99亿元。

“这个没有给公司当前的生产经营活动带来影响,因为它已经是2017年的一个历史事件,已经过去了。”4月26日,中兴通讯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更多细节则不再回应。

魏扬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这场风波在中兴通讯内部曾引起不小震荡,也有高层领导牵连其中。

4月26日,中兴通讯前员工李尧(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是2017年7月入职,入职前,何雪梅刚刚被查,当时公司内部已经不让讨论这个事情,只知道最后公司兜底,垫付了所有没有退还给员工的钱。

刑事裁定书中也提到:“银行转账流水、委托书、债权转让通知书等证实,案发后中兴通讯已对受害人的未清退资金进行了全部垫付。”关于垫付资金的相关详情,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并未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4月27日,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如果发布理财产品信息等行为都是何雪梅的个人行为,中兴通讯对此毫不知情,那么垫付未清退资金更多可能是出于“息事宁人”。

VCG111279925492.jpg图源:视觉中国

性格高调张狂

“何雪梅在社交平台上很活跃,喜欢秀美照,发表言论。”魏扬回忆何雪梅时,语气里充满调侃,“她可能有个御用摄影师,每天换不同的华丽服装在公司大堂或者酒店等地方拍照,其中很多中式旗袍还挺有富态范儿。”

在魏扬的印象中,何雪梅经常举办一些线下活动,给自己立“公益人士”“重庆大学杰出校友”“深爱丈夫的妻子”的人设。

事发前,何雪梅曾担任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和秘书长,以公司公益基金会的名义开展“救助云南抗战老兵”“资助贫困失学儿童”等长期性公益项目;并以个人名义在母校重庆大学设立何雪梅奖教(学)金。

有员工在网上发帖称,自己曾在何雪梅组织的帮助老兵活动中捐款1000元,随后何雪梅便给自己发邮件,称有爱心的自己获得了她的理财产品投资权。

魏扬不喜欢“性格高调张狂”的何雪梅,更不理解为什么很多员工会成为她的忠实粉丝。

何雪梅的实名认证微博“何雪梅的世界”有29万粉丝,不过,最新的更博记录要追溯到2017年7月2日,彼时她转发了一条热点新闻,并评论“风华正茂正当年!”。

让魏扬比较疑惑的是,中兴通讯这样一家低调的公司,怎么能容忍何雪梅这号人物在内部畅行无阻。“难道就没有人去管管她吗?”

“眼见她起高楼,眼见她宴宾客,眼见她楼塌了。”魏扬感叹。

承诺10%收益率

2015年年初,何雪梅通过其微信公众号、“何粉俱乐部”、易秀个人微博、微信群、QQ群等途径发布集资信息,在中兴通讯工会全资控股的益和天成的“中兴E家”电子商务平台上分26期向众多投资人募集资金。

何雪梅发布的理财产品信息承诺,在保证本金的前提下,给予年化收益10%的回报,但没有告知理财产品的具体投资方向和标的。

“当时承诺10%左右的收益率并不低,前期进入的人也都赚了钱,对她抱有感激心态。”魏扬称。

在募资过程中,何雪梅也会告诉员工,自己的合作伙伴很厉害,高调宣扬自己的人脉、人品和资产。

“中兴E家”电子商务平台的系统管理员回忆,“如果员工有兴趣,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登记个人资料及金额后,再按照平台上提供的银行账户存入相应的款项。”

“我买的时候,公司内部已经非常火爆,也有点类似饥饿营销,我当时都没有名额买,是加在别人的名额里才买了一点。”魏扬表示,“何雪梅面向整个集团售卖理财产品。具体多少人购买不好说,但其实很多员工都参与了此事。理财到期后,大家也得到了相应的收益。”

后来,因理财亏损和转移资金导致难以归还集资款,何雪梅便虚构理财业绩继续募集资金,并以新募集资金归还到期集资款本息。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员工表达过质疑。何雪梅告诉质疑员工,购买理财产品自愿,买了不要问东问西,她没时间回答。她甚至因此大发雷霆,谩骂这些员工是小人之心,威胁要向上级反映开除他们。

直到2017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在例行审计中发现问题。2017年6月21日,中兴通讯委托法务报案,侦查机关于7月11日以“何雪梅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立案侦查。

VCG111159668956.jpg图源:视觉中国

获刑28年

出生于1970年的何雪梅,1991年毕业于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1997年进入中兴通讯,2000年开始担任工会主席。工会下属有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中兴宜和和益和天成,何雪梅担任上述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

“我不用任何其他董事同意,也不需要董事会决议,就可以直接决定调拨中兴宜和公司的资金。”何雪梅在案发后的供述中提到,从2015年1月到2017年4月,一共收到四五千名员工的投资款大概13亿元,已经还了4亿元,还有9个多亿没有退还员工。

裁判文书显示,针对集资诈骗,中兴通讯汇总了9082条出资者的信息。出资参与人员除中兴通讯员工外,还有中兴通讯控股公司、参股公司、关联公司、外部合作单位人员、外部人员等。

事情败露后,何雪梅于2017年7月11日进入医院抢救,其称自服了氯硝安定50片,治疗出院后,又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

让人意外的是,经常秀恩爱的何雪梅,在接受审计时已经与丈夫离婚。“我和何雪梅于2017年6月20日协议离婚,财产中两套深圳的房子和一部车归我,两个孩子归我,罗湖的一套房子、成都、燕郊各一套房子和所有债务归她。”何雪梅前夫称,何雪梅在公司内部搞理财,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

在社交平台上,何雪梅的粉丝也注意到“她把之前儿子女儿老公的照片全部删除了”。而2017年1月,何雪梅还在接受专访时谈论与丈夫携手走过30年,“爱他的稳重温柔”。

何雪梅投案后在供述中提到,个人已经没有能力来处理(未退还的资金),应该由中兴通讯来负责。

事件最后,中兴通讯的确垫付了所有未清退的资金。魏扬身边“被套”的同事告诉她:“后来理财的本金都拿回来了。”

何雪梅因集资诈骗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等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28年,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何雪梅集资诈骗案,对包括中兴通讯在内的许多公司无疑是一个警示。

在宋一欣律师看来,公司经营管理者在员工范围内进行集资这件事,一定要谨慎,集资是一种金融行为,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否则很容易陷入非法集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暴利时代终结?8万家非法医美机构迎最强监管,黑中介、假货都要集中整治
白酒股掀跌停潮,板块资金出逃逾77亿,长期仍有较好配置价值
A股上涨推力或近尾声,北向资金净流入一周缩减300多亿,周期股券商看法不一
资金紧缺违规转贷!供应商疑似幽灵公司!华依科技把IPO当融资烧钱?
扫码分享